丧尸症

伦敦,雾冷冷
湿透坟场,死了睡还是睡了死?
沉默是最好的答辩,格雷厄姆也不知为何
流连忘返,也许这里更接近天堂。
这里是我的墓志名,快活永远浑然忘我
脑叶开花,幽寂如水仙
再也不肯吞噬断肠的蜥蜴只留下尾巴,或许我就是
植物人,没有偷渡的时间表,只有剥落的河床
只有森林和鸟巢在安抚我的死亡。
丧失遗忘是最好的自由,自由了,自由
你有你的封锁和古堡,我们都拒绝说话与晚餐
只是阅读黑色小说无有的泛滥,淹没了
我的脸孔你的毒药
你也患上忧郁症了吗?
画好妆又卸了妆情绪低落而失去艳光
切掉乳房腺,就像男人躺在冰箱里麻醉深呼吸却偷偷摸摸
做起了恶梦(油炸自己还是裸杀生命的X-Factor)!
他的国从来就不欺世晦盗
九年前的一次远游种下了因果,错觉私下就是僵尸夜话的
秘密花园,公义人心并不存在
爱与承诺早已腐朽,黑色獠牙的撕裂
身体细胞化着万千蝙蝠飞蛾。

他失血醒来,腿毛就像缠绵的俳句,落了满地落叶相思
觉了就是菩提,不觉就了无生趣
没什么是永垂不朽或值得眷恋的狂风骤雨,只是慢悠悠地爬藤、腐烂
说话是没有意义的,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他狰狞,钟声敲响了夜雾
这是相信自己会长生不老却患上行尸综合症的男子。

2 則迴響於《丧尸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