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啊四季啊沧桑变化

你住在城里,多一刻阅读人心
少一刻便觉悟不醒,露水还冷大梦黄梁我还在爬藤
如甘蜜如蝼蚁燃烧着四季,狂风骤雨与泪滴
在悬空土壤萌芽,巍巍颤战不敢说
此生多寡还是白云苍狗,自己的路
自己走,那管落魄与血腥
娓娓偈语。 (心似温度
佛在掌中烙印,你若慈悲就不怕恶形告状
你若忏悔天地自然清明,落叶归菩提
蝴蝶美丽不怕生死,夜夜星光
迷离,七日已然落花流水,谁看透了呢! )
思想起:人生啊四季啊沧桑变化,诀别诗读来最伤心
我亦托梦给你,今宵别梦寒,像鬼魅锁骨照青灯
这城里聊斋未眠,人心魍魉,你我未见分晓早已散落史册春秋
推窗不见明月江湖而痛彻。

你就住在城里,来时去路过门不往
相见争如不见锦书最珍贵,我把你藏起藏在洞穴如破晓阳光
一丝丝地参漏花树耳语木鱼声,看袈裟扬起尘土
佛在彼岸拈花微笑,我离寺庙很近离你却很远
这里风沙撩人,色相谗言蛊惑,谁能不被倾倒?
山中无虎豺狼当道,就像局势动荡政客也有几两把戏
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了清廉和正义
天地如水银一泄千里,谁遇见了淡泊而不沮丧
不颓废,也不沉沦而选择退场
身陷炼狱是最好的试练,人性不会永远冠冕堂皇
我的似水柔情已然灯残漏尽。(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
你提着灯笼水袖嫣红:人生若只如初见
即使负了心断了肠,跟着思路迂回时空返转暗自抛洒
不必心恨谁!)

此时此刻我就住在你心里,一尘不染何尝不是了然宇宙
春风过渡鼓声轰隆最美好是生活里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人生啊四季啊沧桑变化
就像罗汉问佛祖:那个欢喜那个自在,不过是净心,融入
禅定,寂静涅磐,这就是你我的大爱!

15 則迴響於《人生啊四季啊沧桑变化

  1. 可斯,這插圖美得冒泡!
    當然,你的文筆一直超人。讓人感動又遙望莫及!
    我喜歡你寫內心感觸,總讓我彷如身陷意境感如身受。

    • 谢谢祖的细心领会。情感牵动显然不是自己完全可以掌控的,就像花落流水有情似无情,此刻心中有爱,他日也不怕离弃的茫然,总是承受着离合悲欢,这不是命运在作祟,而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坦然。祖比我皎洁明亮,所以你懂,忧伤有时,快乐亦无穷。

    • 碧贞真是好学不倦,也考倒我了,基本上我只知道禅定意味着佛家的冥想定力的修持,而瑜伽却成了现代人静气养神的修炼不二法,若要比较得心感应的说法就要参考专家的智慧解释了。
      “禅”是梵文dhyana的发音读作“禅”。可翻译成“静虑”(安静地思虑)或“思维修”(思维的修炼)。清楚地说:就是在一种在身心安静的状态下进行思考的过程。比如我们经常在书中看到有人“禅悟”出了什么。他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在深入的思索当中领悟出了什么哲理。梵文samadhi的发音读作“三昧”。可翻译成“定” 或“等持”。指的是将“心”专注一境,而达到不散乱的精神境界。清楚地说:“定”就是“心”经过训练而获得的一种“超高度”的集中状态。

      瑜伽([英语:yoga,印地语:योग),源于古印度文化,是古印度六大哲学派别中的一系,探寻「梵我一如」的道理与方法。而现代人所称的瑜伽则是主要是一系列的修身养心方法,包括调身的体位法(参考瑜伽体位集)、调息的呼吸法、调心的冥想法等,以達至身心的合一。
      第008篇:瑜伽、禅定、静功和气功间有什么异同?
      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要跳出另一个“庐山”,对自远古以来,关于瑜伽、禅定、入静、气功的渊源做一个最简单清楚的说明,以理清对禅定的认识。
      瑜伽与禅定
      人类对于“心灵力量”的追求,最早可追溯到距今7000年前,在喜马拉雅山区一位名叫希瓦的人发明的秘密瑜伽。在其著名的《中道》这本书中,希瓦简约明了用112种方法讲述了如何打开无形意识之门。以下是《中道》中几则最经典的摘录:
      1.观想你的精气像一道道的光线,沿着脊柱逐轮而上,而你里面的生气亦如此节节上升。
      2.在交媾开始之际,首先凝注性火的发端,然后继续观照,最后不留余烬。
      3.一物不思,可使有限的自我无限。
      4.掩住耳朵,收紧肛门,即入无声之声。
      5.亲爱的人啊,就在这个时刻让心灵、知觉、气息、形体、溶而为一吧。
      以上内容在今天看来真是简单得不得了!然而这却是瑜伽的初始发端。
      4500年后(公元前508年),即佛祖悟道之前,瑜伽经过无数人的努力,已经形成了许多流派,并得到空前发展。佛祖在出家之初,用了六年的时间,学习并获得了瑜伽方面的最高成就。然而他却发现,所学不能解决生死问题,于是弃而又苦行六年,希望通过自折磨的方式,获得觉悟和解脱。而佛祖为什么要去苦行呢?
      答案是当时印度很流行一种认识,认为肉体与精神是二元对立的。肉体肮脏,精神圣洁,只有对肉体折磨,才能使精神获得解脱。而这样的苦行也把许多人送上了死亡之路。比如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耆那教教主大雄的十一名弟子,有九人因断食苦行而结束了生命。
      佛祖在经过六年“日食一谷一麦,拔除全部头发和胡须,不洗头不洗澡,与墓地腐烂尸体睡在一起”的苦修后,最终一无所获,反而身体消瘦,奄奄一息,频临死亡。
      这时佛祖觉悟到苦行亦非正道,终受天报,仍在轮回,未得解脱,所以佛祖决然放弃苦行,另寻他途。
      于是佛祖到尼连禅河中洗去六年的积垢,随后接受一位牧女送给他的一碗乳粥。在体力得到恢复后,佛祖一个人走到伽耶城外一棵菩提树下,铺上柔软的吉祥草,面向东方,盘腿而坐,并发下誓言:“今若不证无上大觉,宁可粉碎此身,终生不起坐”。
      这样佛祖在菩提树下禅定七七四十九天,终于在金星升起之时(从黑暗到黎明的刹那之间)大彻大悟。这一天是十二月八日,时年35岁,因果成佛。这个无上的觉悟,经论上称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文译为“无上正等正觉”,又简称为“菩提”。
      一个最关键的内容是,佛祖悟道的过程好像很模糊,就是说佛祖到底是通过什么而悟道的呢?简洁干脆地说,任何的分析、推测、考证都毫无意义,佛祖在有生之年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即“以戒为定基,因定而生慧”。就是说在至今2500年中,“ 戒、定、慧”一直都是佛学唯一核心内容。所以佛祖是因“定”而悟道。
      那么禅定起源于何处呢?很简单,起源于古印度的瑜伽术。佛祖在苦修之前就在瑜伽上达到了最高境界。而当时瑜伽术最高深内容并没有让佛祖悟道。在苦修六年后,佛祖将瑜伽进行了创造性的发展,创造出了“佛学禅定”。
      另外要注意一点:禅定在一定的修行阶段是“共法”,而共法的原因却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首先在根源上,禅定可以认为是古瑜伽流派中的一个“大派别”。即是在佛祖悟道前,古瑜伽中已经发展出了“四禅八定”的内容,而经过佛祖的努力,让古瑜伽获得了“质”的飞跃,创造出了佛学禅定。
      而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现在被树为瑜伽标志性经典的《瑜伽经》,绝大部分内容却是借鉴佛经里关于禅定的概念而最终编撰完成的。证据是《瑜伽经》的编撰是在佛经大量出现后的两百年。最关键的是,瑜伽经中的基础理论“八支分法”(禁戒、劝戒、坐法、制气、制感、执持、静虑、三昧)几乎全部是佛经里的概念,只不过在说法上作了变形。
      所以,禅定起源于古印度的瑜伽,而流传到今天的瑜伽的却是以佛经为基础编撰的。这样在今天的瑜伽师中,有许多人虽然在禅定修行上也可以获得一定成就,但都不究竟,即都不会最终获得佛学成就。以上就是“共法”的概念。
      什么是不共法呢?不共法,在佛教各个派别上有许多种不同的说法(如,十八不共法等),但最终核心的“不共法”只有一个,即是佛祖通过禅定获得的“大彻大悟”。就是说,佛祖将禅定进行了创造性的发展,以发挥到终极的方式,觉悟到了一个其它教派修定所佐证不到的东西。什么东西呢?即是般若、实相、如来本心。从而实现了人类心智上的一次质的飞跃。
      密宗为何以瑜伽命名其修行方法呢?
      在距今1400年左右,在印度大乘佛教呈衰落趋势背景下,早在一千年前就被佛祖释迦牟尼禁止的真言咒语在佛教内部开始合理化,而且极为盛行起来。由于这些真言咒语迎合了当时正处于复苏阶段的婆罗门教和印度教中禳灾、祈福、崇祀众神等内容,所以就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了印度佛教的主流(在这一时期,正统佛学在我中华大地却开始广为弘通)。这一教派被称为密教。其修身成佛的方法是三密结合,即口诵真言咒语(语密)、手结契印(身密)和心做观想(意密)。
      在此一百年后,随着《大日经》和《金刚顶经》的出现,才正式标志密教成为一个独立思想体系的佛教派别。由于密教教理以大乘中观派和瑜伽行派的思想为理论前提,所以其修练方法就被统称为瑜伽或密宗瑜伽。密宗的修持方法,经过许多人的努力,在今天已达到了千种以上。而依照藏传佛教诸派的共同认识,可以简分成四部瑜伽:作瑜伽、行瑜伽、瑜伽、无上瑜伽。
      距今900年前,印度密教僧人阿底侠在西藏宣扬显密观行具备的教法,使密教得到进一步发展。之后其弟子仲敦巴奉四尊法(释迦牟尼、观音、救度母、不动明王),分别四密次第,由此奠定了西藏无上瑜伽弘通的基础,创建了西藏密教噶当一派。之后以此为基形成了宁玛、伽举、萨迦、觉曩、希结、觉宇、霞鲁等等门派。在距今600年前,宗喀巴以噶当派教义为基础,创建了格鲁派(又称为黄教),又下传达赖、班禅两大派系。
      总之,密教以“瑜伽”命名其修行方法,显教(密教以外的教派)则以“禅定”为其修行的方法。
      静功的渊源
      入静、守静、静坐都属于静功的范畴,而静功源自于何处呢?
      首先,关于“静功”的概念最早见于距今2500年前的《道德经》。其第十六章有:“致虚极,守静笃。而后以“守静笃”一语发展出“守静”的概念。守静的意思是“收住烦乱的心,寻找一个恬静的环境来看守它”。而守静的目的则是“归根复命”(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即是要想回归到生命的根源,就要入静;入静以后,生命就可以得到回复;生命得到回复以后,就能够体悟到宇宙的永恒法则。
      在《道德经》出现350年后,即在距今2150年左右,由陕州隐者河上公注的《老子河上公章》对“静的功用”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在这本道家奉为宝典的书中说:“人乃天下之神物,而神物喜欢安静,所以不能用各种事物烦扰它;如果人能守住一个‘静’,就会像龙那样变化长久;若守不住静,则像老虎那样短寿”。
      一百年后,另一部道家经典《太平经》又作了更进一层的神奇说明:人守“静”若久,则道自然显现,使人长生不死,与天地共存。
      那么如何获得“静”呢?
      《老君清静心经》说的很清楚:“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简单地说:人生而有欲,欲而不达,就会痛苦。道家又将“人性之欲”划分为六欲(眼、耳、鼻、舌、身、意)和三毒(贪、嗔、痴)。只有不断地遣除“三毒六欲”才能获得道家的最高境界“常清静”。获得“常清静”又有什么超神奇功效呢?就会与真道相合,也就是得道;得道后就会身腾羽化,名曰仙人。
      这种“恬憺无欲、守静成仙”的修炼方法到了距今1300年前的唐朝,由于与当时盛世帝王享乐风气不合,便开始渐趋衰落。
      与道教没落相反的是,佛教在唐朝得到了帝王的大力支持(《西游记》讲的就是唐朝皇帝大力支持和尚去西域取经的故事)得以广为弘扬。由于佛教在理论上的圆通和精致,引发了道教理论家的极大兴趣。在吸收了佛教“破除妄执、能所双亡”的理念后,道教理论家在以《老子》第一章中“玄之又玄”(“玄之又玄”的意思就是幽深而又幽深)的术语为结合点,提出了“重玄”的概念。
      那么什么是重玄呢?由重玄派代表人物玄英著的《道德经义疏》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重玄的概念:有欲的人滞于一切实有;无欲的人又滞于一切皆无。当遣除上述两种滞着时,就被称为第一个“玄”。第二个“玄”的目的是破除第一个“玄”,就是不但不滞着于“滞着”,而且又不滞着于“不滞着”。这种遣除欲望又遣出“遣出”的方法,称之为“玄之又玄”。因为二俱不滞,所以又叫“重玄”。
      什么是气功?与佛学禅定有什么联系呢?
      简单地说,1955年6月,河北唐山市成立了一个关于运用古代养生方法调解心身健康的疗养所。在为这个疗养所命名时,因为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说法,也出于要找到一个没有明显封建迷信色彩的词,所以就“无以名之,姑以名之”地命名为“唐山市气功疗养所”。这一疗养所后来也就成为了中国第一个针对气功治疗和研究的机构。
      如果为气功勉强寻找一个词源的话,还是可以找得到的。最早可追溯到距今1650年前,一位名叫许逊的道士所著《净明宗教录》里的“气功阐微”一词。而关于带有气功名字的书籍最早为1934出版的《肺痨病特殊疗法——气功疗法》。就是说,在1934年之前,在佛家、道家、儒家、资治通鉴等等古籍中,找不到关于气功的专门论述。
      气功在内容上的溯源则可以找到很多,如密教的“宝瓶气”、“炼气”、“气瑜伽”、“九节佛风”、《大安般守意经》中关于“息”(呼吸)的论述;道教中的“内气”、“真气”等等。
      而关于对气功的定义,在50年前却是格外地简单:气,代表呼吸;功,就是不断地调整呼吸姿势的练习。而目的也很简单,即“祛病强身、延年益寿、陶冶情操、启发智力”。
      总之,禅定起源于古瑜伽,但又完全超越了古瑜伽;静功源于《道德经》,其具体修持方法是自古以来由无数人完善出来的。最终,自古以来,可以通过一个方式,获得一种心灵力量的方法,操作性最强的只有佛学禅定。

  2. 感谢可斯哥递来的宝贵知识!
    瑜伽和禅定一直都是我想学的,可惜时机未到!
    所以目前我一有杂念时,晚间睡觉前只听“七轮冥想”音乐来放松自己的思维。
    我不敢说很有效,但至少对于我有一定的帮助。

    • 不客气!瑜伽是女性身心健康宝鉴,但要贯彻始终是有一定的难度,首先就是要摆脱困扰和放松心情才能有效发挥静止的功能,四肢也要有一定的柔软度才能伸缩自如。禅定无时无刻都可以发生,只要能找到一块清净之地,吞纳,呼吸,冥想,可以悟,也可以不悟,就看本身的定力(不受干扰)和智慧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