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城

乌克兰的遗址成了神秘边陲
人类亵渎了上帝的能量,核辐射泄漏了生物危机闻之色变的死寂
二十七年我们凭空想像死亡是一座城的回归,我们都被放生了
除了黑夜守护者,除了宽耳蝙蝠,老鹰,野狼和山猫
除了遇难者的遗骸和四季风雪埋葬的腹地,谁来聆听?
在这里咆哮如雷,在这里堆积如丛林,亲吻微生物繁衍和流域的苏醒
我们早已退场,不是隔离就是被撕裂,不时地祷告弥撒
我们的灾难冰河期。记者说我发现了一只灰熊
动物学家说这是大自然保护区,闲人免进,惟有驼鹿最温驯
它不吞噬时间物种,只留下鸟类和蝴蝶缤纷
爬虫在那里栖息仰卧死亡/复活之谜!
人类仍旧恐惧地放肆,放肆地恐惧,就像
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厂4号机组反应堆爆炸,这里那里的
绝望和孤寂是谁的野性放肆,地球滚动在我们肩上是无情荒地
我们的基因何在?美好生活就在摒弃的烛光里瓦解

那人冉冉爬起在寸草不生之地嗥叫黎明破晓,茹毛饮血的再生眼眸闪烁着温暖的
绿光,当人烟灭绝惟有他盘踞在这冷风飒飒的死亡之城,明天而言
是考古学家的濒危物种和历尽劫难的沙堆。

2 則迴響於《死亡之城

  1. 通告: 电视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