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青春无绝期

虽不至于风起云涌白发苍苍,但记忆犹未褪色,青春虽然断了尾巴,一颗心依旧蠢蠢欲动,鲜明如昨,喜欢看漫画的小孩学坏了吗?色情,暴力绝灭了吗?当然没有,只是避重就轻转移了视线,互联网动画成了后青春期的乐园。若你问我还看漫画吗?看哪!只是不再积极眈迷于色,而是一探究竟,就像屡被讨论尾田荣一郎原著的《海贼王》和《深夜食堂》。我对《海贼王》没有兴趣,可是却买了安倍夜郎著的《深夜食堂》(系列1-10台湾翻译本)和两册日本改编的连续剧。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把它当饮食话题,我看的却是人生境遇,在饱食之间蔓延的余味。人生最难摆脱的就是前尘往事现实跌岩,活着就有隐忧,诱惑和惊喜!有时候是逃避,有时候是别无选择,文字深度比起漫画线条更重于思考,可是蔡志忠出版的《漫画佛学思想》,《漫画禅宗思想》, 《漫画儒家思想》, 《漫画道家思想》四大画册让我在轻松阅读之余感觉到思想传递的深入浅出,博大精深,这何尝不是漫画功能的普及优势流传甚远,不管是大人小孩都获益匪浅。我之所以提起青春漫画王国,那是因为看了翟浩然书写的《 光与影的集体回忆II》,其中重点访问了香港家喻户晓的漫画家黄玉郎,马荣成和陈惠珍的崛起和陈年旧史,勾起无数漫画的翩翩色彩,像羅冠樵(1918-2012)先生创办的《儿童乐园》, 《南洋儿童》(在香港名为小朋友画报), 王泽著的《老夫子》,黄玉郎著的《小流氓》, 上官小宝著的《李小龙》,马荣成绘的《中华英雄》, 谢玲玲著的《娇滴滴》,李惠珍著的 《13点》等等。就是那个光影年代,漫画无敌的青春年代,加上卲氏的伊士曼阔银幕电影,各类流行(武侠,侦探,言情,灵异,黄色)小说,姐妹和银色画报大行其道,虽不至于废寝忘食,但也跟集体流浪的狗差不多,搜寻,觅食,打架,寻找自己的主人和地盘。

 

阅读过后才知晓原来他们的崛起和道到就在我们诞生的六十年代,不迟也不早,那时候的我们还在国小就读,懵懂而愚昧,一起身就学会漫画格斗,唐山大兄李小龙早已石破天惊,凭着双节棍和李三脚独步天下。是的,当我们还在储蓄零用钱,买零食买文具/玩具,买画报看电影,黄玉郎绘著的《小流氓》和上官小宝绘著的《李小龙》格斗漫画早已声名大噪,畅销东南亚华人市场。报摊杂志书局仰赖的顾客群就是这些漫画爱好者和烟客,学校虽然禁止携带漫画公仔书,可是学生还是偷偷携带执迷不悟。色情暴力的渲染曾经一度导致社会人士(尤其父母师长)的关注,怕孩子思想被污染,那个年代的私会党的确层出不穷,可是该学坏的孩子早就学坏了。教育的始末其实是辅导,理解和辩识,我们看见的远远不只是这些漫画的涂毒,色情或暴力,归根究底还是家庭的关爱态度,大部分中下阶层的孩子都是被放牛吃草,穷人孩子早当家。我们很早就接触到这个社会底层和草根文化,知道什么是坏人和正义感,从黑白漫画学习的就是专门打抱不平!不管是喜欢读书还是不喜欢读书,漫画几乎成了那个时代的文化水平,三教九流是我们成长的模型和样版,香港的漫画五花八门成了业余读物和消遣品。

老的阅读武侠小说(金庸,梁羽生,古龙,诸葛青云,还珠楼玉,卧龙生),看马经,蓝皮书和威威李私记。姐妹们看皇冠,姐妹,南国电影,银色世界,琼瑶,严沁,亦舒,依达,玄小佛(后期的岑凯伦),少女时装漫画《小甜甜》(日本漫畫家五十嵐優美子擔任原畫,兒童文學作家水木杏子/木田惠子為原作),《娇滴滴》, 《13点》等。而我们则讥不择食,小学看漫画《老夫子》,《超人之子》(黄玉郎著), 《小魔神》(黄玉郎著),《铁甲人》(横山光辉老师原作的GIANT ROBOT),《小傻仙》, 《小流氓》, 《小鹰王》(上官玉郎著), 《李小龙》, 《方世玉》(余建培著), 《洪熙官》(白金龙著), 《胡惠乾》(上官玉郎著), 《醉拳》(上官玉郎著), 《如来神掌》(黄玉郎著), 《包青天》(李志清著), 《天子传奇》(黄玉郎及黄易共同编剧)以及卡通教育世界的童话寓言故事,从安徒生童话到格林童话寓言到迪斯尼动画故事都有。初中延续的就只剩下王泽原著的《水虎传》,黄玉郎编绘的《龙虎门》,上官小宝原著的《李小龙》和马荣成主编的《中华英雄》,到后来自立门户推出了《风云天下》画册。据他所言灵感来自命相师董慕节的两句眉批: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只是抱撼不能为《中华英雄》伏笔作善后。这其间黄玉郎逢股灾濒临破产,因诈骗案而啷噹入狱,马荣成两次遇袭事件险些手腕被废也略有所闻,那时候整个香港漫画王朝已经沦为流水线作业,我们在海外市场也不觉受其很大影响,只是隐约感觉画作风格有变,故事也到了穷途末路,必须靠异军突起。《黑豹列传》(马荣成著),《古惑仔》(牛佬著), 《百分百感觉》(刘云杰著),相继面市,推陈出新,内容大胆细致,男欢,女爱,裸露,暴走兼而有之,漫画电影也赢得好彩头。

 

小时候确实对漫画无所不爱,翻阅,租借,收藏,买卖就像做生意周转,转个不休。当然也嗜好绘画,自个摹仿,创作,在课堂上流传,不管是插画,四格漫画,连环图,最喜欢流连旧书摊,漫画社,街边的报摊档口,书局,还有百货公司的文具部,就像妈妈买菜一样例行公事,询问最新的漫画杂志来源。可是也没想过要当一名漫画家(充其量只是做过美术员),像大马的国宝Lat成了漫画界的代表人物。小时候最喜欢画孙悟空,哪咤,二郎神,飞碟神童,铁甲人,小魔神,美国超人,蜘蛛侠,李小龙,九纹龙,石黑龙,王小虎这些漫画经典人,漫画连环图也收藏了一本又一本,可是到最后都不翼而飞。珍藏一样物品的确要费尽心机,不然就会饮恨,尤其是古董(初版漫画也是),我不记得书柜里压箱的漫画本还有这许多经过半个世纪沉沦的漫画书册,如过有也只是后期买的零星画册和绘本,像马荣成的手稿创作绘本和几米画册, 《风云天下》的珍藏合订本,日本漫画池上辽一著的《圣堂教父》, 《泪眼煞星》, 《伤追人》, 北条司著的《城市猎人》和谷实著的《去吧!稻中军团》,可惜落得有头没尾,残缺不全。我中学时期已经转移目标看通俗小说,像上官庸著的《小鬼子传奇》系列,马云著的《铁拐侠盗》系列,冯嘉著《奇侠司马洛》系列,魏力(倪匡)著的《女黑侠木兰花》都是我的精神粮食,不知不觉也提升了书写文艺的水平。除了《小鬼子传奇》系列我至今还保有大部分,其他都归还给旧书摊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小说单行本出版封面往往都是董培新的画作。

 

其实喜欢看漫画是有其性格反映和连所反应的人,就是保有了纯真不愿意长大,相信漫画的伟大远超过这个世界的想望。除了漫无目的的消遣,除了唯美艺术,我们到底在漫画里学习了什么?漫画家有话要说,我们又看懂了什么!除了粉饰,和谐,美好,除了挖掘世态炎凉,世风日下,善恶不报。从香港的男性漫画我们看到了拼搏,打不死的英雄,其实真正的蕴涵还是来自传统的武侠历史演义,像《三国演义》(罗贯中著)的桃园结义,群雄争霸或《水浒传》(施耐庵著)的官逼民反,逼上梁山或《西游记》(吴承恩著)的孙悟空大闹天空,不服,就是不服或《红楼梦》(曹雪芹著)的儿女私情,欠债的还债,欠泪的还泪,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色情和暴力自古皆有之,何止是现代人的禁忌奇观,而是教育(爱与性)未能普及,迎时赶上。每每在书展看到中国出版一整套包装精美的古典文学巨著连环图就想即刻打包回家作收藏,可是碍于家里环境局限加上白蚁侵噬还是不敢放肆大手笔买下。陶杰说华人漫画缺乏蕴涵深度,这跟知识教育也有关系,很多漫画家读书不高,只是把涂鸦当兴趣,不喜欢史地哲(历史地理哲学)如何跟外国漫画大师一争长短!我倒不是那么看的漫画天地是世界之成,适合各个阶层的人借镜,嘻笑怒骂抑或大吐口水!中国很早就有了陈乐平(1910-1992)绘著的《三毛流浪记》,绝对可以跟日本的漫畫家藤子F不二雄(1933-1996)绘著的《机器猫/小叮噹》,樱桃子(1965-)绘著的《樱桃小丸子》, 臼井仪人(1958-2009)绘著的《蜡笔小新》, 美国漫畫家查尔斯舒兹(1950-)绘著的《史努比》, 阿根廷漫畫家季諾(1964-)绘著的《娃娃看天下》, 比利時漫畫佩約Peyo(1928-1992) 绘著的《蓝色小精灵》一较高低。

 

根据陶杰所言,漫画王国始终是美国和日本的天下,漫画家的地位无可匹敌,可以跟其他小说艺术家平起平坐,被人仰慕尊崇。美国漫画为读者熟悉的就有《超人》, 《蝙蝠侠》, 《蜘蛛侠》, 《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 《绿巨人》,有着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以地球为大任,维持世界和平。在我看来,还不如日本漫画的包罗万象,部部精彩,全民投入看,听,作,像AV,随便翻翻就会欲罢不能,而且漫画,动画,电视剧三合一,这也是我止步的原因,单是手塚治虫和宫崎骏的作品就掷地有声,叫宅男疯狂不已。宫崎骏画的《龙猫》,鸟山明画的《七龙珠》, 千叶徹弥画的《好小子》,手塚治虫画的《怪医秦博士》,《名侦探柯南》,金成阳三郎/天树征丸/佐藤文也联手画作的《金田一少年记事簿》刃森尊画的《破坏王》, 细川智荣子画的《尼罗河女儿》神尾叶子著的《流星花园》,柴门文画的《爱情白皮书》,《东京爱情故事》,藤澤亨画的《麻辣教师GTO》, 寺沢大介画的《将太的寿司》, 多田熏画的《恶作剧之吻》,井上雄彦先画的《灌篮高手》, 小川悦司画的《中华小橱师》, 安达充的《Touch》,重野秀一原著的《头文字D,小畑健画的《死亡笔记》(DEATH NOTE 原作大场鸫) ,佐藤秀峰绘制的《海猿》,都曾让漫画迷赞叹,爱不释手。大叔如我再看下去只会惆怅不已,除非是写论文,做研究,日本人的沉溺,精细,执迷和钻研功夫到家,影响者众。他们认为漫画就是大人的寓言童话,也是现代人文社会的百变金钢,你总会看到你想看到和不想看的怪现像。

 

观看台湾的漫画界,除了移植日本漫画的神彩和流行风格,他们靠的就是报章杂志的定格发表,像朱德庸画的《酸溜族》和《涩女郎》,以往我喜欢皇冠的连载小说插画(尤其是专绘的琼瑶小说封套插页,对了她就是吴璧人老师)和时报,联合报文艺副刊的绘图(林崇汉为代表),那时候在报馆副刊组值班的我每每都会剪下来适时采用点缀文艺园地和副刊版面,现在当然是几米的天下,《星空》更达成了绘图说故事的意境,就像电影的剧本画面分镜 。香港电影《一路向西》胡耀辉透露说他的剧本就是用画的,比文字书写还节省工夫,真的,很多武侠就是用漫画来做分镜。除了我们熟悉的蔡志忠将漫画经典发扬光大,另一位可以跟香港的漫画家黄玉郎和马荣成比实力的就是郑问(1958-)了,他的成名作就是当年在时报周刊连载的《东周英雄传》,那时候出道的本地(大马)漫画家就很欣赏他的水墨和圆珠笔结合画作,将英雄气概渲染得天衣无缝。电影《赛德克巴莱》的成功也是有赖于邱若龙著的《雾社事件》历史漫画改编和借镜,台湾早期流行的漫画要数罗大佑在歌曲《童年》提及的叶宏甲代表作《诸葛四郎》和敖幼祥创作的《乌龙院》最为闻名响亮。

漫画家要成名不易,只能从小博大,努力拜师学艺下功夫,这其间没有捷径,惟有时间的练就。至于喜欢漫画而引起共鸣的朋友,那就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引以为傲的是什么?不管你喜欢的是宋三郎的代表作《傻侦探》, 英国泰格形象制造公司编制的《憨豆先生》抑或比利时画家埃尔热的名著《丁丁历险记》,我们看的其实是内心的渴望和无奇不有!

武俠漫畫的人生 專訪《中華英雄》、《風雲》港漫大師 馬榮成(GNN 記者 阿Lu 報導)

14 歲就投身業界,以《中華英雄》、《風雲》等漫畫作品締造香港漫畫重要里程碑的漫畫家 馬榮成,除了筆下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人物,還有以其為原著衍生的改編作品之外,過去也曾在香港藝術中心、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以及沙田城市廣場等地舉辦個人畫展,是香港漫畫家的首例,也可說是讓香港人接納漫畫作為藝術的重要人物。
除此之外,他更在香港開設有「天下出版社」,在推出自己和香港的本土作品之餘,更代理許多日本漫畫在香港發展。本次 GNN 便特地遠赴香港天下出版社,帶大家深入認識這位至今已出道三十多年的香港漫畫大師--馬榮成。

◆ 港漫大師的起步
馬榮成自小與媽媽、兩個姊姊和一個妹妹一同生活,中學二年級輟學後加入「喜報」擔任學徒,也就此踏入漫畫創作的領域。
和許多人一樣,馬榮成自小就喜歡看漫畫,除了和朋友借書之外,在理髮廳剪頭髮時也會拿著店裡的漫畫閱讀,加上剛巧有位親戚家是經營漫畫出租店,因此就有機會閱讀到更多漫畫作品。
最早期他看了很多大陸的無名漫畫,到了之後記得名字的像是《地球先鋒號》、《獅頭俠》等。「後來香港漫畫開始逐漸崛起,就看了黃玉郎的漫畫作品,甚至跟著姊姊看少女漫畫《嬌滴滴》等作品(笑)。」馬榮成回憶,開始吸引自己開始畫漫畫的契機,大概是 上官小寶的《小魔神》、《小醉仙》等作品。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自己開始跟同學畫漫畫,內容大概是描繪鄉下小子到大城市闖蕩的故事,還是用影印的方式製作,但當時並沒有給其他同學傳閱,畫完留著自己看而已。而聊到那些作品也都不知道去了哪裡時,一旁的工作人員則笑說,要是還保存到現在的話真的就是價值連城啦!
在 14 歲正適合無憂無慮地玩樂的年紀,馬榮成看見報紙上刊載著招聘漫畫學徒的徵人啟事,就毅然投稿給出版社,並以此為契機踏入了漫畫業界,在最早期也曾以「馬雲龍」作為筆名。
進入漫畫業界後,雖然以擔任助理工作為主,但在學習的心態上就有了很大的不同。「在學校念書的時候都在玩樂,雖然自己也一直在畫畫,但總覺得找不到一個學習的目標,甚至根本忘了在學校自己學到了什麼。」馬榮成說:「但是開始進入漫畫這個行業後,我發現每天都有學不完的東西,也才有種找到目標的踏實感。」
至於最初和自己一起畫漫畫的朋友,馬榮成笑說對方目前擔任天下出版社的監製,所以他們現在也還是在一起工作,可說是一起實現兒時的夢想的夥伴了!

◆ 從 15 歲出道作到成名作
1976 年,馬榮成 15 歲的那年推出《白日夢》一作正式出道。他說其實那部作品是當時公司老闆讓他參考某部美國漫畫作品所繪製的,至於是哪部作品、還有詳細內容什麼的其實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在那之後,他更陸續推出有《小鐵漢》、《魔鬼實驗》、《五兄弟》、《風流》……等作品,而其中又以《五兄弟》一作特別受到當時同行業界的推崇。他個人也表示,在推出《風流》的期間(大約為 1978 年間)時,他一邊接觸日本漫畫家松森正的作品,也是一邊提升自己畫技的關鍵時期之一。

在 1980 年後,馬榮成加入當時黃玉郎主導的「玉郎集團出版有限公司」,並推出了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的經典作品《中華英雄》。
18、19 歲即推出《中華英雄》一作,並且一路畫到 27、28 歲的馬榮成,認為那段期間是學習最好的時間,也是自己在畫技與思想上進步最多的時期。而當時便成為全港銷量最高的漫畫《中華英雄》,除了是馬榮成個人最引以為傲的作品之外,更讓他增加了不少讀者。在奠定他個人畫風的同時,也可說是在港漫的業界中成就了一個相當重要的里程碑。
「這部作品讓我獲得了許多最好的成績,也有很多有形、無形的事物,都是因為這部作品而從無到有。因此對於《中華英雄》,我感到相當地驕傲。」馬榮成說。
對於筆下的角色,馬榮成表示同一部作品中他通常會有很多喜歡的角色,因為就是要有這麼多的角色聚集在一起,才能構築出一部完整的作品。一般來說他比較喜歡自我風格強烈風格的人物,不過像是在《風雲》一作中,他同時喜歡著主角「聶風」、還有我行我素的「步驚雲」,甚至是一代宗師「無名」。
「無名擁有自己獨到的想法,為人剛直的他雖然不會是我最喜歡的個性,但整部作品若沒有他就不會成立,他的存在更是襯托出其他人的風采。」馬榮成說,同樣一部作品讓不同的角色有些衝突的呈現,才會讓劇情更顯得有張力。
或許有讀者也注意到,在馬榮成的名作《中華英雄》中的主角「華英雄」、與《風雲》中的「無名」,在設定上有著相當高的相似度,對於這令人好奇的關連性,馬榮成也特地為大家解惑。
馬榮成表示,當初在畫《中華英雄》時,因為版權等問題不能將華英雄這個角色描繪的很完整,所以在《風雲》中總算能夠給自己一個補償,透過無名這個角色,將華英雄的設定完整地呈現給大家。
至於角色的設定,馬榮成則表示自己並不會在最初就將角色設定的非常完美,是隨著故事的進行,自己才越來越了解每個角色的個性,雖然大方向不會改變,但其實就一邊畫一邊修改,讓角色說出自己的故事。

◆ 多元發展的觸角
馬榮成筆下漫畫也陸續被改編成各種不同平台的作品,最近期的《風雲》一作除了推出兵器開信刀、模型、T 恤、手表……等各式各樣的周邊,甚至是被拍成電影、電視劇及動畫作品外,還將推出網路遊戲。馬榮成表示:「作為一個漫畫家,其實我只是將自己的作品用心做好,市場上有任何的合作機會我很歡迎。至於遊戲方面我真的完~全不懂的(笑),有遊戲廠商來找我,表示他們覺得《風雲》很適合被改編為遊戲,我當然也很開心。目前我也已經看過遊戲作品,其中有很多為了對應不同市場需求而作的改編,希望大家會喜歡。」
相較於遊戲作品,對於動畫和電影方面比較了解的馬榮成表示,作品決定要改編成電影或是動畫時也覺得相當開心,他並認為透過不同媒體的感染力,讓作品可以受到更多人的喜愛。他也指出,在電影作品中,有一個名為「萬劍歸宗」的招式,是和他自己想像中的感覺一模一樣,也在看到時更是特別地興奮。
最近他也與香港的設計師 馬志雄合作,請他在《風雲》漫畫中設計了一對角色:「亦正」與「亦邪」,同時也製作了這對角色的模型。由於馬榮成原本就相當欣賞馬志雄所設計的模型,認為他的作品不但精細、也具有強烈的個人特色,再加上兩位創作者的風格不同,所以才能在同一部作品中透過人物之間落差感互相輝映。
這次的合作是馬榮成第首度嘗試和設計師合作,他個人覺得是相當有意思的模式和經驗,往後若有機會的話也希望能以更多不同的合作模式進行創作。
說回改編,在馬榮成還是個 20 多歲的青年時,也曾經有電視台將他的經歷拍攝成電視劇作品。那時還在打工的他每天都在寫稿,印象中電視台劇組多半都是來和公司溝通協調,其他只記得電視劇中用自己當作原型的漫畫家,在成名後相當目中無人:「還好我沒有這樣,要是我真的和電視劇中演得一樣的話就慘囉~(笑)。」

◆ 關於漫畫創作的二三事
馬榮成回憶在創作《中華英雄》時,受到很多金庸和古龍小說的影響,不過到了創作《風雲》的時期,就已經很少看小說,或者應該說不只是看小說,因為隨著年紀的增長,更多像是電影之類的不同作品都會影響自己的思考,也因此創作的靈感就會是來自過去的經歷和生活中的觀察。
除了香港和大陸作者之外,馬榮成也受到日本漫畫家 池上遼一、永安巧、松森正等人的影響。他認為永安巧在畫面的表達方式很棒,所傳達的氣氛也讓他很喜歡,像是《愛與誠》就是他特別欣賞的作品之一。至於池上遼則是在人物的細部描會相當出色,人物的陽剛味及帥氣的感覺都讓他非常欽佩,至於松森正的話,他則特別推崇精細的作畫風格。
馬榮成表示自己早期的創作中,受到大友克洋的影響很大,除了他精巧的細節之外,像是電影般的風格也讓他為之讚嘆。後期逐漸發展並奠定自己的作畫風格後,他認為自己在構圖和人物上特別講究精細的畫工,就是他自己的特色之一。
而對於角色的設定,馬榮成認為「感覺」和「外表」很重要,隨著自己的歷練,他發現所謂的內在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在一個人的外在長相中。而他也笑著說己常常會拿身邊的親朋好友作為範本,尤其是特別有特色的朋友們。一旁陪同接受採訪的工作人員表示:「通常老師身邊的人都只會是跑龍套的、像是被打的角色,不會是主角啦(笑)!」
目前在香港的工作室大約有 10 位助手、而在大陸則有 30 多位助手,馬榮成說香港的這幾位都是跟著他畫了二十多年的老友,而新人目前皆在大陸接受培訓。
現在習慣每天早上在所有工作開始之前,花一小時左右的時間讓自己靜心思考的馬榮成,認為這是一天之中自己最舒服的時光,因此可以在此時好好地構思作品接下來的劇情走向等。「以前我習慣在晚上想這些事情,但後來發現我越想會越睡不著(笑),因此後來發現其實在一天頭腦最清晰、自己最習慣的舒服環境中去創作是最棒的。」
由於找到了有效率的創作方式,馬榮成在構思故事和草稿階段所花費的時間相對的是小部分,講究細節的他是在之後的作畫工作上耗上較多的時間。現在一天大概能畫 3 至 4 頁的他,幾乎所有的工作都是以傳統的方式進行作畫,直到後期的作業(包括背景、特效等)才會進電腦由助手們進行處理,而他本身則是除了要修改助手的作業之外,並不會特別使用電腦進行作畫。
「我在創作的時候喜歡自己一個人,但是在作畫的時候則是喜歡和團隊們的大家一起作業。」馬榮成笑說這樣一來比較有效率,無論要找誰都可以隨傳隨到,二來則是比較熱鬧,有種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

那麼問到在三十多年的創作生涯中,是否在工作上遇到什麼樣的瓶頸,馬榮成表示這個問題以前有、現在也還是有,但因為「畫漫畫」這件事情到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專業,所以或許會有狀況不好的時候,但從來沒有畫不出來的時候。

◆ 身兼出版社老闆的創業經驗
1989 年,馬榮成離開了玉郎集團,並於同年成立了「天下出版社有限公司」,先後出版有《天下畫集》、《黑豹列傳》、《倚天屠龍記》等三部長篇作品,也藉此在香港漫畫界定下了重要的地位。
同時作為一個成功的漫畫家以及出版商,他現在會以兩種不同的角度去看一部漫畫作品:「自己本身喜歡的作品是一回事,市場的需求又是另外一回事,最近幾年我比較少有時間去看完整部作品,不過還蠻喜歡作品有《神之雫》、《詐欺遊戲》等。」
作為一個出版社老闆,馬榮成無非希望能夠盡量快點推出多一點的作品;但身為一個漫畫家的他,又希望作品能夠重質不重量。為此在這兩種想法的拉鋸之下,他將旗下的漫畫雜誌擺在「雙週刊」的定位:「我一定得取一個平衡點,雙週刊不像週刊一樣有太多的壓力,也不會像月刊一樣拖太久,我認為是個不快也不慢的最佳選擇。」
馬榮成認為,現今風靡全世界的日本漫畫著實不容小覷,不過香港漫畫所發展出來的市場也值得作為正在發展漫畫產業的國家作為參考:「香港漫畫成功的地方就在於『有特色』,就像西餐和中國菜一樣,是完全不同的料理和口味,讓人一眼就可以辨認出來。」
他認為創作者在初期當然是可以參考所有既有的作品,但是未來終歸是要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香港漫畫產業比台灣漫畫產業好一點就是,有屬於自己的風格這件事,因而「港漫」這個詞也在世界中被慣用。
要如何重視自己的風格、並且能夠將本土精神發揚光大,便是相當重要的課題。關於這點香港在黃玉郎時期以及早期的電影作品,就已經擁有相當濃烈的「香港風味」,也間接地影響並造就了現在的香港漫畫。
關於未來的計畫,馬榮成說畫漫畫是肯定不會間斷的,只是現在有打算將自己的創作產量稍稍減少。「年紀大了,希望能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去看看、去嘗試更多不一樣的事情。」他說,自己在 20 多歲的時候就開始對室內設計有點興趣,所以現在的公司也是自己有參與設計,同時未來也計畫投資在設計產業中。而他也不忘對讀者們保證:「但無論有什麼樣的計畫,畫漫畫對我來說還是非常重要,就算產量減少我還是會一直畫下去的!」
對於讀者們,他也表示自己很少有機會能和讀者面對面道謝,不過自己能夠創作至今,都是多虧了有一直支持著他的讀者們,也才能夠堅持不放棄自己想做的。
「想要從事漫畫這個行業,首先一定要是自己的興趣,雖然很辛苦,但不論哪個行業都一樣的辛苦,想要當一個漫畫家需要堅持下去的毅力。」馬榮成說:「現在有很多有號稱是漫畫家的人,但是我認為這些人的產量都不是很足夠,要如何堅持每天有新的創作提供給讀者,才能與他們保持聯繫、也才能達到一種交流。」
他同時也認為,漫畫家與畫家之所以不同,是因為若是喜歡一個畫家的作品就會買下、若是不喜歡的話就是不看或者不買;但作為一部漫畫,則是必須透過故事的發展、人物的成長,持續性地與讀者進行交談與溝通,在這之中無論是漫畫家、還是讀者,甚至是作品中的角色都會成長的。
「漫畫可以說是改變我自己一生的東西。」馬榮成混著一半認真一半玩笑似地說:「回想起來,當初我就是因為和公司簽了合約,所以不得不畫。如此一來每天都要創作,狀況不好的時期也要畫出點東西來。不過,我除了漫畫以外其他什麼事都做不好,所以完全沒想過要從事與漫畫相關以外的工作,若不是當初那只合約,或許自己也沒辦法堅持至今吧(大笑)!」

32 則迴響於《漫画青春无绝期

  1. 哇,漫畫,正!開正我個飯,哈哈。

    我是在漫畫堆中長大的。只是多鑽的是日本漫畫,其他國家的甚少。一直到現在還追隨着《海賊王》和《火影忍者》這些仍在繼續的長篇漫畫,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它們的結局。現在很多人不看漫畫,只看動漫,可是我覺得動漫不如漫畫精簡,也不如它原汁原味。你中間提到的日本漫畫,我都看過;《灌籃高手》其實是讓我真正上癮的元兇,也絕對值得收藏。我的年代是《小叮噹》不是《多拉A夢》,應該是最早看的漫畫,也因此這隻機器貓在我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

    香港漫畫少看,可能不太熟悉;但要推薦李志清的兩套金庸漫畫,《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畫的很棒。美國超人漫畫我還是覺得卡通較好,或許不會欣賞。

    • 哈,奥莉薇是日本漫画迷。我也是早期看得多,后期看得少,尤其是长篇,真的是没完没了,无绝期,比较完整的是《好小子》。我相信《海贼王》和《火影忍者》的魅力,让你如此长情。你说得对,漫画比动画简洁,不伤眼力! 《灌篮高手》到底有没有完结啊!我也是从《南洋儿童》的小叮噹看起,家里也有收藏一套《小叮噹》电视剧和卡通电影系列。你提到李志清画的《射雕英雄传》我好像有看过,只是不完整所以没有买来收藏,你一定不知道李志清早期画过《包青天》,那是他的代表作。《美国超人》我还是喜欢Christopher Reeve的电影版,他是我学生时代的偶像,他的爱情片《Somewhere In Time》(时光倒流七十年)也是经典!

      • 《好小子》的畫風和故事我也喜歡,不過有人覺得他畫的“黑黑髒髒”的。記得當初連續重複看了好幾遍,也迫不及待找了同一漫畫家的其他好小子系列來看,當中覺得《網球好小子》是另一個最棒的。

        《灌籃高手》有完結啊!全篇好像才31還是32本罷了,一下就能看完。過後聽說還有一本後傳,但我沒看過。

        • 好小子脏脏的应该是人物性格表现吧!网球小子和灌篮高手都属于球类运动漫画,算是比较受欢迎的健康漫画本,我记得早期也一部记述女子排球运动的青春火花(原作石之森章太郎)也常被人提起,也曾改编成电视剧,电影。灌篮高手我们这里有英文和马来文翻译本,有一本没一本的,也不知道出到第几册。不过这里有漫画城可以租借到早期的经典日本漫画。我想你一定也梦想过开漫画出租店吧!(笑)

          • 還真的給你猜中。和同樣熱愛漫畫的老朋友說以後要一起開一間店,我到現在都還告訴他我要開漫畫出租店。雖然他沒有馬上反對可是就一直說找不到吃,哈哈。

          • 哈,开店做生意当然要有经济做后盾,不然就会有生活压力,销售额盈利一定要足够扣除店面租金和一切费用才可以维持下去。Setup不难,有类似的连锁店经营权可以效仿。过过日子消遣不难,赚大钱就难了,都是为理想和兴趣,做人开心最重要。现在当然要努力储备资金才可以实践喔!其他就靠创意来吸引顾客了!就像网咖!

  2. 漫画一萝“狂”,那是小时候。
    之前还与侄儿们抢漫画书《名侦探柯南》,那天在台北看到小弟的孩子在看《尼罗河女儿》,小侄女还会把主人物画得微妙微翘,我也卯起劲看了起来。
    早期看三国演义,看水浒传,其实,小时候看最多还是武侠小说。
    我也喜欢蔡志忠的佛学漫画,老子,庄子说,留了他的作品,还有禅说、心经等,深入浅出,是理想的宗教开示书。

    • 是啊!可可跟我没差,都经历过漫画青春的疯狂年代。小孩子喜欢《名侦探柯南》, 《尼罗河女儿》是台湾女性的瑰宝,浪漫爱情的活水源。的确,中国古典文学四大经典和武侠小说是华人文化的精魂,怎么可能不知不看,看看漫画版也无妨,就像蔡志忠用生花妙笔来演绎佛经和儒家思想的博大精深,也是一件圆满功德!尤其适合我们这样的年龄来看,禅的意味!

          • 我想一般大读者比较满足于金田一的案情风格和办案手法,只是在某方面是有点儿童不宜,动画和电视剧,电影似乎也很受欢迎!奥莉薇,你有收藏吗?柯南有完结吗?

        • 西门说的是,柯南适合小学生的智力健康心态成长,金田一比较适合初中或高中生吧!日本漫画完全开放而无界线,它教导你好,也让你看到坏处!

  3. 唷!可斯开《漫画》谈啊?我也喜欢漫画,一直都有追看《漫画周刊》,一直到出国工作后才横心戒掉。香港漫画只看过《风云》,之前的就不是我的年代了,而《风云》雄霸后东瀛天皇就越来越夸张也不看了。西洋漫画觉得没深度不及日本漫画,而日本漫画多样化多选择,有脑残白痴搞笑的,也有深度考究脑筋的,百花齐放,可斯可有看过“沉默的艦隊”?个人满推荐你看看,而我的功夫常识也是漫画《拳儿》学来的,哈哈!

    • 哈,西门看的何止这些啊!我觉得马荣成画工很棒,很有艺术感。但显然《风云》故事不及《中华英雄》的原始意味,跟华人的处境文化有联系,遗憾是他不能埋尾!日本漫画我甘拜下风,太多经典了。如果沉迷下去我一定破产,还好文学救了我一命!
      《沉默的艦隊》是那一类的画作主题,不妨稍作介绍, (《沉默的艦隊》(日語:沈黙の艦隊;英語:The Silent Service)是日本漫画家川口開治的作品。在1988年至1996年間發表於讲谈社的《週刊Morning》。並且在1990年獲得日本第十四届讲谈社漫画赏。日美共同秘密建造了的首只核潜艇“海蝠号”,出任为舰长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精英海江田四郎,试航期间叛变逃亡,美军方下令第七及第三舰队集结南太平洋,追击“海蝠号” 。)
      原来《拳儿》是日本藤原芳秀的画作,我还以为是香港的格斗漫画呢! (日本人松田隆智对於中国武术,尤其是八极拳相当著迷,曾亲自来台学艺。松田隆智学成返国后,编写了一个《拳儿》的故事,由漫画家藤原芳秀画成漫画。)

          • 第一次接触拳儿是朋友给的漫画堆里发现的,只有前面几集而已。整本漫画已经发黄了,从中学时期到现在至少有十多年吧。

            都在我用智能手机开漫画apps,无意中找到才把它看完。有时候在漫画店会发现合集本的,就是几集弄成厚厚以大本的漫画,只是那时候没有买下来。

            21集完,是少有可以看着主角长大的故事(斜眼看着柯南…)

          • 是啊!很可笑,漫画主角还来不及长大,而读者却老了。看一套漫画书还要经历几个连环波折,看完上集还不知到下集在那里!好在互连网拯救了一切,在网海里沉溺,也在那里看新一代的崛起,漫画万岁!

  4. 柯南目前還沒完結,金田一我只看過沒收集(其實兩部都沒有),不過偵探漫畫還是比較喜歡柯南,畫風雖然幼稚,但案情推理很棒,作者頭腦應該也很好吧。

    • 谢谢奥莉薇告之。我自己很少看推理漫画,只是阅读过松本清张的翻译推理小说《砂之器》。可能我没拿来看,不然也可能会迷上柯南或金田一,我的漫画时代终究还是过去了,只是那天特地买了《蜡笔小新》的动画版来收藏,想一探究竟是否真如陶杰说的那样拥有大人的阴暗和心境而不仅仅是人小鬼大,好色!

      • 说到侦探漫画,其实日本的推理小说也是另一块宝来的。
        这里的图书馆里还有一套推理小说鼻祖— 江户川乱步的小说呢

        新年回家的时候尝试去书局找日本推理小说,却一本都没有
        连近年出名的东野圭吾的踪影都没看到。

        • 我们这里书局的推理小说分门别类但都不完整,尤其日本翻译推理小说因为市场关系而局限了销售,不过网路邮购应该可以买得到或阅读得到。这里阅读风气不是很盛,公众图书馆的通俗小说也极为有限,通常都要靠读者本身的搜寻和购买才看得到。

          江户川乱步 Edogawa Ranpo
          江户川乱步(1894—1965),原名平井太郎,生于日本三重县名张町。一九二三年在《新青年》上发表备受好评的处•女作《两分铜币》,从此开展推理小说创作。江户川乱步掌握了推理小说的本质,通晓推理小说是一种从逻辑上解开谜团的文字,是日本推理小说界当之无愧的开拓者,是日本本格派推理小说的创始人。江户川乱步可以说是个多产的作家,除了大量的推理小说之外,他还撰写了为数不少的推理研究评论文章。
          江户川乱步作品集(新星出版社)共十三卷:
          1.《两分铜币》:收录一九二三年四月发表的处女作,至一九二五年九月之间发表的本格、准本格推理短篇和极短篇共十六篇。包括处女作《两分铜币》、《一张收据》以及《致命的错误》、《二废人》、《双生儿》、《红色房间》、《日记本》、《算盘传情的故事》、《盗难》、《白日梦》、《戒指》、《梦游者之死》、《百面演员》、《一人两角》、《疑惑》,除此之外还有出道之前的习作《火绳枪》。
          2.《D坂杀人事件》:收录江户川乱步笔下唯一名探明智小五郎短篇八篇。包括《D坂杀人事件》、《心理测验》、《黑手组》、《幽灵》、《天花板上的散步者》、《何者》、《凶器》、《月亮与手套》。
          3.《人间椅子》:收录一九二五年十月至一九三一年四月之间发表的本格与变格推理短篇十五篇,包括《人间椅子》、《接吻》、《跳舞的一寸法师》、《毒草》、《蒙面的舞者》、《飞灰四起》、《火星运河》、《花押字》、《阿势登场》、《非人之恋》、《镜地狱》、《旋转木马》、《烟虫》、《带着贴画旅行的人》、《目罗博士不可思议的犯罪》。
          4.《阴兽》:收录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三四年间发表的变格推理中篇四篇。包括《阴兽》、《虫》、《鬼》、《石榴》。
          5.《帕诺拉马岛奇谈》:收录一九二六年发表的较短的长篇两篇。包括《帕诺拉马岛奇谈》与《湖畔亭事件》、
          6.《孤岛之鬼》:原文约二十二万字长篇,一九二九至一九三零年作品。
          7.《蜘蛛男》:原文约二十一万字长篇,一九二九至一九三零年作品。
          8.《魔术师》:原文约二十九万字长篇,一九三零至一九三一年作品。
          9.《黑蜥蜴》:收录较短的长篇两篇,包括一九三一至一九三二年发表的《地狱风景》、一九三四年发表的《黑蜥蜴》。
          10.《欺诈师与空气男》:收录一九五零至一九六零年发表的五篇短篇与一篇长篇。包括《欺诈师与空气男》、《堀越搜查一课课长》、《防空壕》、《断崖》、《被妻子抛弃的男人》。
          11.《怪人二十面相》:第一部少年推理长篇,原文约十三万字,一九三六年作品。
          12.《少年侦探团》:第二部少年推理长篇,原文约十二万字,一九三七年作品。
          13.《幻影城主》:收录非小说的杰作三十九篇,分为三部分,自述十六篇、评论十一篇、研究二十篇。此书名相当有来历,江户川乱步生前曾以幻影城的城主自居。

          东野圭吾(ひがしの けいご),日本推理小说家。1985年以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得奖作《放学后》出道。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之后作风逐渐超越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代表作有《放学后》《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嫌疑人X的献身》《以眨眼干杯》多部作品被搬上屏幕。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东野圭吾以48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外国作家富豪榜第5位,引发广泛关注。

          东野圭吾 作品
          ▪ 放学后
          ▪ 十一字杀人
          ▪ 魔球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沉睡的森林

          ▪ 鸟人计划
          ▪ 布鲁特斯的心脏
          ▪ 天使之耳
          ▪ 雪地杀机
          ▪ 美丽的凶器

          ▪ 同级生
          ▪ 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 怪笑小说
          ▪ 名侦探的守则
          ▪ 毒笑小说

          ▪ 恶意
          ▪ 名侦探的诅咒
          ▪ 侦探伽利略
          ▪ 秘密
          ▪ 我杀了他

          ▪ 白夜行
          ▪ 单恋
          ▪ 预知梦
          ▪ 湖边凶杀案
          ▪ 时生

          ▪ 绑架游戏
          ▪ 杀人之门
          ▪ 幻夜
          ▪ 嫌疑犯X的献身
          ▪ 使命与心的极限

          ▪ 黎明破晓的街道
          ▪ 濒死之眼
          ▪ 流星之绊
          ▪ 伽利略的苦恼
          ▪ 圣女的救赎

          ▪ 异变13秒
          ▪ 新参者
          ▪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 白银杰克
          ▪ 白金数据

          ▪ 麒麟之翼
          ▪ 再生魔术之女
          ▪ 圣女的救济
          ▪ 拂晓之街
          ▪ 梦回都灵

          • 东野圭吾的作品看了几部,而且内容都很沉重,看完一本都要花一两个星期去处理情绪。

            如果有时间再看宫部美幸,看女性作家写出来的东西跟男生不一样,挺有趣的。

          • 东野圭吾的作品我比较有印像的是被拍成电视剧和电影的沉睡的森林和白夜行,有比较浓厚的悬疑性和感情意味,很多推理小说都要边读边推敲才有兴味,不然就会落入沉闷。宫部美雪的模仿犯不知是否被改编成好莱坞电影的那部,她的作品我很少看!

            宫部美雪,又译宫部美幸,日本作家。原姓矢部,1960年12月23日出生于东京,与同样身为推理作家的绫辻行人出生于同一天。东京都立墨田川高校毕业,23岁进入法律事务所工作,白天在法律事务所当速记员,晚上就到“讲谈社”主办的小说写作研习班学习写作。研习班的负责人是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理事长山村正夫,讲师都是当时著名的作家。宫部写作范围广泛,获奖无数,作品大致被归类为推理小说、时代小说与奇幻小说三大系统。目前宫部住在下钉一带,与其他两位作家大沢在昌、京极夏彦合作官方网站“大极宫”。

            得奖事纪
            1987年 《邻人的犯罪》赢得《ALL读物》主办的推理小说新人赏
            1989年《魔术的耳语》获得日本推理悬疑小说大赏
            1992年 《龙眠》获得第45回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
            《本所深川神怪草纸》获得第13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赏
            1993年 《火车》获得第6回山本周五郎赏
            1997年 《蒲生邸事件》获第18回日本SF大赏
            1999年 《理由》获得第120回直木赏
            2001年 《模仿犯》第6回司马辽太郎奖、第52届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第55届每日出版文化奖特别奖
            2002年 最佳推理小说“日本国内篇”第一名、《周刊文春》2002年前10大推理小说杰作“日本国内”第一 名及《达芬奇》月刊“BOOK OF THE YEAR 2001”综合排行榜第一名
            2007年 《无名毒》第41回吉川英治文学赏受赏。
            2010年 日本最受欢迎作家排名第四

  5. 有一部跟《海猿》很像,就是《特殊救难队》
    海猿的主角是潜水师,而特殊救难队是潜水师精英透过严厉的选拔才能加入。

    两部作品相比,海猿的内容都在探讨人性的挣扎。
    笔墨下的人都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

    而特殊救难队则热血多了,虽然主角的设定有点像超人似的不死身;
    作者(团队)认真的取材,
    让我可以透过给人感觉不怎么样的体裁认识日本救难的专业。
    让生活在不稳定的板块上的人民,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伸出援手。
    写实的画风,从就难队员里取材得到的故事放进故事里;
    从帮助印尼建立救难队,到参与印尼海啸救援,到戏剧性的结局,
    这也是一部不能不看的漫画。

    热血沸腾的推荐

    • 谢谢杰林的引荐。日本漫画的确做到了全民教育普及效用,不只娱乐消遣,还可以学习到各种技能知识和目睹一切光怪陆离的社会现像,也难怪它会成为动漫画王国和专业漫画家的催手。杰林是日本漫画的爱好者,自己有收藏吗?

      《海猿》》(Umizaru/ウミザル)是由小森阳一取材,佐藤秀峰绘制的日本漫画作品,由小学馆出版。内容环绕任职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主人翁海上保安官仙崎大辅在工作生涯中的故事。最近看了《海猿》系列最新电影(導演羽住英一郎):《海猿之東京灣空難》!说的就是海猿仙崎大辅加入了特殊救难队而展开了空难救护队的惊险镜头和仁义之心。
      《特殊救难队》漫画是久保美津郎老师继337应援男漫画之后,于2004年推出的一部励志漫画大作。赌上自己的一切,遨游於海上拯救遇难的生命!神林兵悟就是海上保安厅特殊救难队的一员,虽然他只是个新手,虽然他平时傻傻地,但只要任务一下达,他就立刻从交不到女朋友的蠢男人转变为帅气十足的救难队员,用生命执行任务!

      • 说到收藏,又是另一回事了
        通常在马来西亚卖三块半(还是四块半了啊?我很久没有买了)的天下版和后来出现的天人版…好像是盗版来的,在新加坡书局卖的正版都要十多块新币一本,除了很花钱之外也很占位子。我家乡的漫画已经有一堆了,另外还有书籍和杂志一大堆。

        现在除了书籍之外,漫画杂志都没有买了
        加上现在可以上网看/用手机apps,漫画成了通勤时打发时间用而已。遇到好看的漫画就一直放在手机里不删掉,不时拿出来重温。

        • 我记得最后一次买风云天下是3块钱。从前它也有分正版和盗版,盗版通常只有黑白,如今看香港漫画成了过渡期,不过看喜欢的精装绘画本偶而还是会买来收藏。如果纯粹只是喜欢看,网路提供的便利的确互惠多了,而且与时并进,不怕找不到货源。收藏漫画确实是障碍(不只花钱,占据空间,还要担心白蚁侵噬),除非家里空间大,不怕妈妈,老婆,女朋友骂!哈

    • 弯弯我知道啊,就是演九把刀电影那些年陈妍希同学的那个弯弯,她是用漫画写文章(生活故事)的巧手,也出版了好几本绘集,就缺了漫画连环图和完整的故事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