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画说金庸

我已经节制买书了,除非是先睹为快,可是看到《董培新画说金庸》的增订本我毫不犹豫就买下了,这是我难得看到喜欢而买下的画册之一。我记得之前买过几米和马荣成的画册就无下闻了,对了还有一本邮购的《爱经》,价钱不菲,纯粹是为了收藏,虽然我不是古董漫画家。

董培新我提过吧!早期岑凯伦报章最新连载的文艺小说都是董培新先生的插画,几笔勾勒的线条就画出了人物的神采。虽然那时的董培新还没有深厚的国画根基,为了讨生活也画过《波士周时威》有色作品。但我看过最多的就是我为环球出版社出版的一系列文艺创作和武侠小说的封面书皮,其中有很多依达、亦舒、古龙、卧龙生、诸葛青云的作品,我自己珍藏上官庸著作的《小鬼子传奇》系列也是董先生心血佳作。环球出版的古龙武侠小说系列是我认为最经济实惠的文化产品,虽然字体很小,纸质容易泛黄,但看起来很轻便,大部分已然成为绝版,只有旧书报社或图书馆还保留一些残破的遗漏。我自己收藏的古龙作品也仅得《绝代双骄》、《萧十一郎》和《浣花洗剑录》,也许那时候比较喜欢楚原改编的电影多过文字小说吧!我不知道原来写过很多鬼魅故事和迷离境界的张宇是董培新的太座,更不知道原来在董培新的心里早就酝酿了无数金庸武侠的绝世豪情,这才有了这本《董培新画说金庸》撒泼的淋漓尽致,堪称侠之大者的江湖。

原来金庸和董培新早就彼此欣赏,只是不同道不相为谋,我们熟悉的金庸武侠小说的插画家是云君,后期是王司马。无疑的,在这之前我最为醉心的还是云君的插画,金庸的旧版武侠小说的每一章节都附有云君古典绣像的插画,少了那几张图仿佛就少了完整的构图人物形象而显得失色,毕竟当年还没有那么多电视剧的推波助澜,除了依靠文字的功力和想象强琢浮绘。

倪匡说旧版最早的单行本才是值钱的古董,有钱也买不到,当年我在旧书摊流连忘返租借文艺侦探武侠小说,至今才保留了《侠客行》和《天龙八部》完好无缺的两套单行本,每一本书面都是云君的绘图和画页穿插其间,真的是弥留珍贵。如今金庸修润完毕终于推出了一系列完整的新版本,可我却感觉兴趣缺缺,一来是时间有限,再也没有那闲情逸致去庖丁解牛,前后对照通与不通,二来是书满为患,不知要往那里摆,可是听说有一套出版社完全以董培新的绘画为招徕,这才让我感觉心猿意马起来,是该好好仔细再看一遍和买来收藏。

是的,每个看过金庸武侠小说的读者都会像董培新那样酝酿着无数的刀光剑影和激情的江湖,最动人心魄的侠义柔肠。我看过的第一部金庸的武侠小说不是《书剑恩仇录》而是《雪山飞狐》,最精彩的描述不是胡一刀与苗人凤的生死决斗而是阿四的义勇和小胡斐的身世揭秘,有点像《罗生门》的各怀鬼胎空口说白话,却又层层叠叠深入人性的谜团,好坏都有一半。《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延续,红花众当家的出场序和神乎其技要比《书剑恩仇录》的郁结更来得畅快淋漓,然而最让人扼腕叹息的是程灵素为胡斐舍身求命,明知道七星海棠之毒无药可治,明知道胡斐的一颗心全系在袁紫衣身上,明知道花落流水自己只能当胡斐的义妹而不是红颜知己,今生今世只要胡斐把她记在心头就好,唉!

董培新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把这些萦绕在心头百转千回的情节透过笔墨丹青尽情抒发绘成巨幅连金庸看了都折服,其中有《书剑恩仇禄》的[乾隆皇西湖选妓]和《天龙八部》的[聚贤庄血战前夕]最得金庸的赞赏。我自己喜欢的情节还有韦小宝与七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大被同床快快拢地洞,东方不败初试葵花宝典无人能敌却又分心护卫杨莲亭而命丧黑木崖,杨过与小龙女也曾双剑合璧使出玉女心经击败金轮法王,当然绘画远比想象更须要肉体形骸和超凡实力,中国画的水墨渲染确实弥补了漫画的不足,至少它可以当着艺术来欣赏。

他跟蔡志忠同样拜岭南派国画家杨善深为师成了师兄弟,这才有了这本画册和画展。我买下的已经是增订本了,《射雕英雄传》的华山论剑就具有中国画的荟萃和意境,比我们一般看到的网络动画更添神采。

绘作者 董培新
  
著名画家董培新先生
  一九四二年出生于广西梧州,在广州长大。十五岁移居香港,同年随岭南派高奇峰弟子蔡大可当学徒,十六岁开始以画插图为职业,十九岁任香港仙鹤港联电影公司美术主任,是香港早期的电影美术指导,七〇年代开始创作漫画,作品有《波士周时威》、《鞋底秋》、《豪放女》等等,高峰期拥有读者达一百万,是当时香港知名的漫画家及插画家。
  一九五八年至一九九九年间作画无数,估计不少于三十万张,曾令他自诩:“一生人画三世画。”作品发表于香港大部分的报章、杂志,合作过的作家包括倪匡、亦舒、古龙、高阳、欧龙生、诸葛青云等等。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温哥华,九一年拜岭南派杨善深为师,研习中国画,以水墨淋漓泼写胸中的侠气豪情,其工笔亦有极为雅气的格调。
  〇二年、〇三年分别在温哥华UBC大学、香港大会堂举办个人画展。二〇〇五年三月,在金庸先生的首肯与鼓励下,遂开始了金庸小说的国画创作,并先后在广州、澳门、香港、温哥华举办“董培新绘金庸”画展,台北则于〇八年三月在国父纪念馆展出,二〇一〇年九月于杭州西湖博览馆展出。

原著者 金庸
  
金庸先生
  金庸,本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一九二四年生。曾任报社记者、编辑,电影公司编剧、导演等。一九五九年在香港创办《明报》机构,出版报纸、杂志及书籍,一九九三年退休。先后撰写武侠小说十五部,开创了中国当代文学新领域,广受当代读者欢迎,至今已蔚为全球华人的共同语言,并兴起海内外金学研究风气。
  曾获颁众多荣衔,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英国政府O.B.E勋衔及法国最高荣誉“艺术与文学高级骑士”勋章和“骑士勋位”荣誉勋章,剑桥大学、香港大学名誉博士,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名誉文学博士,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新加坡东亚研究所等校荣誉院士,北京大学、日本创价大学、台北清华大学、南开大学、苏州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校名誉教授,并任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学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文学院兼任教授,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等公职。
  其《金庸作品集》分由香港、广州、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四地出版,有英、法、意大利、希腊、日、韩、泰、越、印尼等多种译文。

董培新与金庸
  董培新曾经给金庸的小说画过彩色的国画,并举办过以“金庸小说”为主题的画展。他为金庸小说所作的国画被用做了2008年4月上市的大陆新修版《金庸作品集》的封面。
董培新主要是以中国水墨来描绘金庸小说中的故事和人物,同时也融合素描、写生、透视法等西洋绘画的思想,既展现文人写意的气势神韵,亦见工笔细绘、民俗意趣等多样风格,所以他自称是「中西合璧之作」。其中最大幅的两幅画作长达12 呎,分别是《书剑恩仇录》的「乾隆皇西湖选妓」、《天龙八部》的「聚贤庄血战前夕」。金庸先生对其称赞有加:董培新先生提起画笔,绘出了不少金庸小说中的场面。 那些场面是他在心里酝酿了很久很久时日的。 这数十年在心里酝酿的艺术作品,一出来果然不同凡响。著名作家倪匡对其盛赞不已:我认识的奇人不少,董仔是奇人的奇人。他天赋绘画奇人,超过40 年不间断作画,敢说世上再无第二人。 他的画流露自然之美,当然是艺坛的奇葩。

数十年的艺术酝酿 金庸
  一九五○年代,当我正在《新晚报》撰写《书剑恩仇录》时,董培新先生在罗斌先生所办的《新报》与《蓝皮书》上为武侠小说画插画。他很欣赏我的小说,我也很欣赏他的绘画,当时我们都想,如果他能为我的小说绘插画,应当是相得益彰,大家都会欢喜,我们的读者也都会欢喜。
  可惜,这件事没有能成为事实。
  罗斌先生很喜欢我的小说,他觉得我的小说很有内容和趣味,可以吸引大量读者。那时他在办一份很好的报纸:《新报》,我也在办一份很好的报纸:《明报》。这两份报纸都是新起的小型报,都卖一毛钱,在香港这小小的市场上自然发生了竞争。那时《明报》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不能成为政治上独立的知识份子所热爱的自由报纸。由于竞争的关系,罗斌先生不同意董培新给金庸的小说绘插画。
  当时给金庸小说绘插画的,主要是姜云行先生和王司马先生。姜云行先生用“云君”的笔名,他的画风细腻而生动,表现武侠小说中的动作和打斗很见功力。王司马先生的画风富于人情味,很能表现人物的情感,读者们往往为他的绘画所吸引,凝视画中的人物,神驰高山大漠,投入人物的欢乐和哀伤。
  王司马先生在风华正茂、得到万众欢迎的时候以癌症去世。云君先生也移民美洲,不再以他生动的绘画和我们相见。香港回归中国,《明报》与《新报》都换了主人。董培新先生提起画笔,绘出了不少金庸小说中的场面。那些场面是他在心里酝酿了很久很久时日的。有的他已想了几十年,有的他反反覆覆的修改,改了布局,改了人物的面容。
  长期在心里酝酿的艺术作品,一出来果然不同凡响。
  萧峰来到聚贤庄外,一场大战还没有展开,但剑拔弩张的气势已充满了画面的每一个角落;韦小宝在扬州妓院里和众女大被同眠,画面上没有猥亵和色情,读者看到了滑稽、风趣,和人物的玩闹,那正是小说所要表达的情调。画面和小说配合得非常合拍,每个观赏者从心底和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内地有许多画家曾尝试为金庸小说画插画,有的画家功力很深、构图很美,但他们都没有董培新先生的创作成功。只因为,虽然是极好的画家,但缺乏了在心中酝酿数十年的艺术培养。这数十年的酝酿、修正,使得艺术成熟了。这是自然的培养,天然的陶冶。这本册子里的每一幅画,都是董培新先生在读了金庸小说之后,在心中思考数十年或者十几年的成果。

董培新先生提起画笔,绘出了不少金庸小说中的场面。那些场面是他在心里酝酿了很久很久时日的。
  长期在心里酝酿的艺术作品,一出来果然不同凡响。
  ——金庸
  董培新先生对金庸小说嗜爱琢磨了几十年,寝馈功深,了解深刻,创作动力充沛,积蓄既久,一经宣之于笔,自然不同凡响。
  ——陈万雄(知名出版人、香港联合出版集团总裁)
  董培新的画作,无论是构图、线条、神韵,都非常具水准。
  画人物画,绝不同于画山水竹鸟,是需要百分之百的真实功夫。
  很高兴现在有个董培新,继续钻研于中国水墨人物。
  ——蔡志忠(知名漫画家,著有《老子说》、《庄子说》等百多部经典漫画)
  武侠小说多“经典场面”,都是使读者难忘的。
  金庸小说写的尤其生动,画面在读者脑袋中形成了,人物也在画面里活动了。
  于是,在画家的腹中感受到的画面更有震撼力!
  ——刘天赐(作家、媒体工作者,著有《小宝神功》)
  金庸的妙笔与董培新的丹青相遇,对于收藏家,是人生终极的另一场丰收。
  这本藏品,作家和画家都是绝不平凡的人,读金庸的小说,体会其中千仞壁立,百川汇海的意境,同时也不妨欣赏画家的演绎。
  ——陶杰(作家、媒体工作者)
  在温哥华忽然间看到董培新的画,脑中就那么的一闪,他笔下金庸武侠人物,就直像我脑海中想象的人物,他描绘的场面正如我构思中的电影镜头。
——程小东(著名影视导演、武术指导、编剧)

18 則迴響於《董培新画说金庸

  1. 謝謝分享
    不說還不知道。。。
    有些插畫,一看就知道那一幕。。。
    最喜歡阿朱和蕭峰那一幕。。。
    畫出來了那個氣勢。。。

    • 不客气!素欣也看过金庸的全部著作,最喜欢乔峰(萧峰)和阿朱的爱情吗?我也是,除了杨过和小龙女十六年的劫后重逢,最令人可悲可叹的就是阿朱之死!《董培新画说金庸》画工一流,值得珍藏。

      • 是的,中學時期掃讀金庸全部作品。
        看你這樣說來,也想買一本來收藏。

        第一本閱讀的金庸作品是射雕英雄傳
        毫無懸念,這就是我最喜愛的金庸故事和主人翁。
        因為,我看書通常都會先入為主。
        神鵰俠侶,雖然不錯。
        但是後期為了襯托楊過小龍女,把黃蓉丑化,不喜歡。
        哈哈哈
        我承認,我看書,真的很主觀。

        天龍八部,是我比較後期看的。
        之前還以為段譽是男主角,
        後來才發覺原來這本書有五個男主角那樣多
        很難不愛上萧峰和阿朱啊

        看金庸小說,劇情峰迴路轉得叫我驚訝的是笑傲江湖
        久久不能自己。。
        沒想到岳不群是陰險小人
        什麼名門、什麼正派,什麼魔教?
        界線模糊得很。

        阿朱之死,害我哭到很慘。
        看完整本書,心中還是遺憾之極。。。

        • 谢谢素欣评点。什么名门正派什么邪魔外道,只要心地导向正途就是好人,名家子弟心术不正就跟坏人无疑,这是张三丰对张翠山迎娶殷素素的教诲,无奈还是敌不过内心的谴责铸成大错害张无忌成了孤儿。无疑的令狐冲一向来最敬重师傅,无奈岳不群窥伺葵花宝典而成了名符其实的伪君子,这让令狐冲从此对江湖大失所望而放浪不羁起来!江湖更多时候只是杜撰和一派胡言,未必如传说中的人那么德高望重,金庸借其武侠小说对政治人性和权倾者的大肆鞭鞑,人物往往亦正亦邪出乎意外,当然最终也有像洪七公和郭靖那样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还有就是两代的恩怨情仇导向的曲折离奇颇令读者赞叹和大为观止。

  2. 讀了我也心動了,這馬上去找
    我最近也在節制買書,太多了,都來不及看完。但即使是節制著,仍忍不住買了好多..

    我家金庸全套是媽媽年輕時在舊書攤淘來的,從小一直很珍愛地翻。發黃的書頁,甚至都已變得脆弱,帶蟲咬過的痕跡。但對新的,或新版修飾過的,也提不起興趣。
    是啊當時很愛那些插畫,也經常因爲緊張情節而匆匆翻過,過後再慢慢細細品味。
    回去要找來看看,是誰的畫。

    • 快快,第一版售罄了,画册封套不一样,我贴上的是第一刷,再刷的是于乔峰的聚贤庄大战为主体。我还在搜寻金庸小说香港出版社的增订本修润版是否以董培新的插画为主导,旧版是云君和王司马的绘图,王司马主要还是以后期的《天龙八部》和《笑傲江湖》和《鹿鼎记》为主而连载,画作比较粗犷和讲究气魄!大陆版的有完整的一套在出售,字体比较大,适合老人家阅读,是董培新的插画封面,但不知价钱多少,十一月大众书展就去买来收藏!

      • 我去找了,董培新畫冊真的都沒有了。:(
        大概只能再靠機遇。印象中幾個月前在葛尼大衆看過,如今已經再也看不到。
        也順便去找莫言著作,曾經在架子上看過的現在也沒有了。回家問弟弟,他果然有好幾本,向他借了紅高粱,在看著。可斯兄熟悉莫言嗎?想聼聼可斯兄的意見。
         
        11月有書展嗎?期待。

      • 是啊!我去Komtar大众给可可添购,也不存了,看来只好等书展,我也很久没去商务买书了。看来金庸武侠小说的魅力还在,要不然就是很多读者都知道董培新这位漫画家和欣赏他的艺术风格。莫言的著作我早期买了很多也看了很多,最喜欢《透明的红萝卜》和《红高粱家族》,后期看得比较少,只是买了他的散文集来读。我觉得他的小说文字叙述很有魅力,评论界尊称他为魔幻写实主义作家,是完全可以与世界文学接轨的中国作家之一,故事背景充满着中国草根意味和人性主体,但文字很繁复多边,他的文学著作,也不是一口气就能看完,而是要有耐性去看才会发掘他的魅力!唯一可以跟他的风格相提并论的就是贾平凹了。

    • 我时常在书展看到《娃娃看天下》,是三毛的译文,也想买一套给女儿。可是女儿至中还是喜欢看英文漫画/故事书。我觉得喜欢看漫画者大都童心未泯,世界的纯粹和污染也尽在不言中,将来也只能在字纸堆里慢慢老去。

  3. 董培新先生的画作,从你放上来的几张,都有不同的风格,果然是非常棒的艺术家!谢谢岛主的分享。
    我尤其喜欢第一张图的意境,和有马车的那一张。我想请问下这两幅的标题吗? 谢谢。

  4. 谢谢双齐。第一张是郭靖初会黄蓉,始发觉原来她女扮男装成小乞丐,想不到她的容貌如此清丽,看呆了。关于马车那张是乔峰与阿朱在聚贤庄偶然相遇却也是一场情义两断的血腥大战,阿朱被乔峰的英雄感染了,从此芳心暗许决意随他浪荡江湖,殊不知父亲段正淳竟成了他的仇敌,而她自己也死在乔峰怀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