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咏叹调

中年必须背水一战不然郁郁寡欢
等胡
须长了又剃剃了又长心事犹未完结
镜子永远坦白情人说谎眼睛白花花
额纹深刻地诗亦抒情惘然
岁月倾吐白发星星不觉狂妄而驰
楼高三千溺水一瓢爱情软绵绵菊花瘦了也
我枕着
爱欲如鱼水之欢在床笫纠缠
妻子
贪恋红烛等待天亮泪始乾
红颜欲老太阳缓缓升起来了
昨日
围城不见发福将军请命旗下风潇潇
我是不
带一兵一卒的普通汉子呀
剑鞘始终隐藏着两袖清风
梦里厮杀敌我不分

而中年誓必忍辱
负重宿命相关
为了存活为了三餐温饱也为了修心养性



为了看见烟火为了听见潮骚也为了下一代
繁殖繁衍反反覆覆地渗透天地
浑沌
许不惑就是我一意孤行的命根子
最初的赤裸裸和最后的魂

阅读与想像的本城女子——潘碧华

认识潘碧华是在天蝎星文友会的草创时期,那时她的笔名叫化拾,以诗创作为主,很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那时期投稿《天蝎星》季刊的女作者还有灵缤儿、钟慧兰、默默、渺群傲、四帮主、育思、云简、迦晨、邱碧茵、陈雨颜、杨贵莲等,都是风华正茂,文章风格各有灵沁巧思。而潘碧华却从飘逸中书向人间烟火,读来扎实,一点也不虚浮。当我从文艺书写踏入报界辗转都门,潘碧华已然身在马大中文系浸淫于古文学的薰陶与青青子吟的逐梦当中,她与一群志趣相投的故友居住的地方就叫鸿雁楼,多么鹏程的理想啊!



从学士、硕士到博士的阅览与学术研究,文章更是精进而思考贯通,真正做到雅俗共赏的朴实无华。君不见有人写文章愈写愈虚华,文字也许出类拔萃但少了读者的共鸣。从小姨子手上传来潘老师的著作《在北大看中国》,感觉她做学问与写文章相辅相承,对儒家思想的研发更深刻了,懂得从小处看大,更懂得身历其境而附庸风雅。也许之前陆陆续续在《商余》阅读发表的专栏小品并不觉有何独到见解,但在所有文章整合之后结集成书,这才发觉潘碧华的文章底蕴是如此深厚浅显,始感受小品文之轻松幽默,处处流露本城女子的笔墨神采。

北京之大大于京城,区区一个天安门就让人精神振奋,何况还有帝皇之家八大胡同的悠然神往!我想潘碧华负笈北大不无解读文学历史的澎湃决心,就像不到黄河心不死那样的免了后顾之忧,对大多数选读中文系的学弟学妹不无挑战,但却在潘碧华的笔下开辟了新的学术之路,就像普通子民旅游中国那样找到了新的景点。当然留学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圆的梦想,所以阅读潘碧华的《在北大看中国》更显得弥足珍贵,因为不是每个学子都像潘碧华那样负有使命感。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衣食住行,但在潘碧华的眼里这些都是毕生难忘的经历,读者看了也颇有同感的发出会心微笑。

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文章课题,譬如北京加入世贸所引发的经济效益、北京2008申奥成功、非典时期的非典人生、神五神六宇航发射成功,全世界的华人无不雀跃万分,因为去到哪里,我们都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潘碧华乐不思蜀的给我们描绘了北京近几年的变化以及民生问题,在四季分野的国度给我们添了一笔沐春秋色,莫不艳羡窗外绒绒飘雪,夏季里水光滟潋的西瓜。当然还有东门西门忽而急速的买书兵团。1998年我曾参加华东豪华团旅游大江南北,最欣喜还是看到街坊摊阁无处不书香,虽然都是一些红火的热门读物,但对急于摆脱文盲的中国显然起了作用,至少可以像日本那样培养读书风气。而像我们这些别有一般的海外游子,为寻求更好的出路,真的做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优良品性。《在北大看中国》不只有潘碧华身为知识分子的自省,最难能可贵的是我们看到客观环境的许可,立场转换,机智应对,而不是一味的穷批恶斗。我想潘碧华的生活阅历更进一步提升了,并非单靠想像来写文章。

所以我喜欢这本书的厚实与温度,我想《在北大看中国》不只是纪念潘碧华的留学生涯,她的见地所思所想也将反映读者需求而有了共鸣,作品畅不畅销那是另一回事了。潘碧华应该是爽朗的本城女子,但是不是学生们仰慕的好老师我不得而知。这么多年了,鸿雁聚散,每个孜孜不倦耕耘的写作者自有一片天地,像当年阅读马大中文系的程可欣、禢素莱、郭莲花、张嫦好、黄灵燕、林春美、陈湘琳等娟娟女子都拥有各别的抱负;潘碧华也不例外,从讲师到编辑人,从写作者到博士,再从中国回到马来西亚的学术领域,智慧与才情不可同日而语,生活历练想必更从容不迫,即使选择婚姻或继续单身。也有自我的修为与风范。

重新阅读《在北大看中国》,也重新观照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人权改革,虽然从一小步慢慢跨向一大步,中国开放了是否意味着全世界或海外华人都能够抬头挺胸?我们不妨仔细阅读潘碧华笔下的民生问题去寻求答案,但思想不能闭塞,事情都是一体两面,不管是政治抑或国情,中国还是一个现代的花花世界。从北京看中国或从月球看长城,我们看到的是眼里的世界,但公道自在人心,我们的心是怎么看的呢,天灾人祸?潘碧华从自我观照而放诸海外,我这些海外华人也该想像未来的中国将是如何的一个气度,不妨沉住气来观看度过下一个世纪!

叫父亲太沉重

父子关系是中国伦理不可逾越的鸿沟,除了君臣纲常,父亲的形象总是沉甸甸重压压的藏在儿子的心里。父权委实不可忤逆,做儿子总是不能理解父亲巨大的背影所必须承受的社会道义,不像母亲一般的温柔,所以总是咬紧牙关被误解,你没听说吗?养不教,父之过。


我想也是这样。从小到大也不是没有埋怨过父亲,为什么必须严厉而粗俗的打骂我们,为什么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跟母亲口角,让家里长辈鄙视,为什么不能仁慈一点温文一点的教化我们,结果还是父权战胜一切。因为这个家有了父亲的庇护,我们才能如期无虑地坚强长大,回头再看看父亲,父亲只是一个日渐衰老的小矮人,而我也成了小女儿的父亲。

《叫父亲太沉重》,毛妹这样书写她的父亲周恩来,不是因为他是政治伟人,而是做父亲总是要面对许许多多的风雨战斗。我的女儿还小,也呼唤不出爸爸这两个字,是穷是富根本不重要,重要是她知道父亲是爱她的,甚至可以无条件的牺牲。

我知道父亲是爱我们的,虽然大多时候他必须庸庸碌碌的生活,在疾苦的人间,在叫嚣的市场上贩卖点心,在昏黄的街灯下踏着三轮车兜客至凌晨,间中还回家载我们兜风夜宵,给上学的我们多点零用钱参加课外活动,那是父亲沉默的另一面。生儿育女难道不需要背负责任。我想我到今天才算理解什么是一家之主!那是必须付出而不能期望回报的天职,惟有父亲才能挡在前头自我承担一切,虽然很多时候内心还是懦弱的。

我以为我不像父亲的执拗牛脾气,我以为我可以温和没有脾性,却原来私底下我还是继承父亲的不完善,甚至处理繁琐碎事务更显得烦躁,不能容纳更多的语气和沙子。但我也继承了父亲对儿女的宠爱与责任感,不管在多恶劣的环境下都可以存活。夜里给女儿舒背,就像小时候病榻上父亲待我那样,所以我还是感激父亲并未贫病交加而遗弃我们,在那纯朴的年代给我们一份信望和爱。

亲节,我跟父亲一样释怀,活着就好,孝不孝顺,天晓得

初生

我听到悦耳的梵音
莲花徐徐盛开的花瓣
从心感受季节微微张开的双眼
如沐浴春
风吹弹欲破
凤凰花木一般的羽翼抖落似天使
惟有
你触动我底灵魂
在窗前的
摇篮边
轻轻地拥抱
我的
贝初生的十一月

月亮盈
满室鸟语花香
从世俗拥你在怀里像母体环绕的胚胎
爱已涨潮性别明朗而你柔软的到来
这个光影书的宁静角落
时辰刚刚好叶间闪灿着晨露
在未完成
诗的扉页让玫瑰染红
月光
将成为你的宠爱
何其幸福呵

当我拥你入眠沉睡
层层叠叠与左侧轻纱的梦

小小的慕莎未
满周岁
我只能诉求菩萨赐她光华
像唐
诗宋词的点绛唇阅读倾谈
不要
华丽的宫殿
也不要
倾人的城池
我要永
远守护着她在漠然的未来
不是
岁月尝试的龙城飞将
而似人
间烟火的不散春秋
直到亭亭玉立

悯我晚年的愁怅

我仿佛听到笙
箫的韵律


那是我和菩萨前世的约定
我必然承
诺当她还在疑眸结发
她的小手勾引牵动了我历劫的红尘
当是非成败都有了定数
这才赐予我人世间的情爱眷恋
像小小的玉佩系
带着红绳
传说中酝酿的一坛身世
唤着女儿红

带孩子去看海


孩子,乖乖,爸爸带你去看海!
你的眼睛水灵灵透着光,樱桃小嘴嘟嘟的呼应着,手脚也开始有力的踢着,像撑着风帆,在海上风和日丽的航行起来。
孩子,
你才几个月大,爸爸的岁数已然有点沧桑。可是爸爸迫不及待的要告诉你:天是蓝色的,海是辽阔的,爸爸的胸膛是温暖的;你听着听着,看你眼睛就要合上,仿佛蝴蝶栖息在花朵,让爸爸嗅到了乳奶的芳香。爸爸抱着你,就在这长长的堤岸上,海风习习,有着久远的咸丰味道。你的曾祖父就是这样飘洋过海的。
我知道你还小,不懂得这些,你只是看到微点,那漆黑里的小星星,或在摇篮边,听到妈妈的细语呢喃:小宝宝,快快睡!夜已深,蝉声绵绵无尽。
妈妈说你生在小凤年,羽衣亮丽,眼睛有神,却有点斗鸡;担心皮肤太黑,长大了不能去选美。
可是爸爸一点都不担心,在爸爸眼里,
你是最妩媚的。对不起,爸爸用词不当,你是最美丽的。
你醒来,扭着小身子,伸伸懒腰,然后迷着眼睛,妩媚的笑了。你看见了什么颜色,红的、黑的、白的,你看见了什么?
红木案桌上的黑白相框,那里面有你放了的满月照片,星星的瞳眸,饱嗝的奶水沾着嘴角,头贴着被褥。那上面还亮着米黄的盐晶灯,让一家人和暖着的幸福时光。
父母
亲结婚的海报上张贴着红的白的心形,红的白的星星,还有黑色的菱角卡片,那是给你锻炼视觉和脑力激荡的专家训练,这样的你会不会看起来比较聪明。
孩子,
你一天一天的长大,爸爸也一天一天地衰老,看字都有点白花了!岁月是藏不住的,所以爸爸决定带你去看看树,看看山,也看看海。看看楼,也看看天。
虽然你看不懂海天的颜色,爸爸只是抱着你在屯地的高楼上吹吹风,你把两只手抓得紧紧的,看下去是一片沼泽的木屋区和网寮,大海站得远远的,天空贴得很近。
记得那天你被春节震天价响的鞭炮声吓得哇哇哭喊,妈妈也慌了。孩子,生命是如此慌乱的,所有的恶梦都让爸爸给你驱赶,乖乖,不要哭,你开始学习长大了。
爸爸知道
你喜欢什么,爸爸的脸不再是一团模糊的影子。你喜欢那一张垂挂的锦绣彩缎,那里绣着童话里的青蛙王子、微笑的太阳花、花蝴蝶和嗡嗡嗡的小蜜蜂。
孩子,
终于看到了绿色。你在跟谁说话呢?
看着那音
乐盒的MERRY GO ROUND,你也会笑得咔咔作响。
孩子,
妈妈不在家你会不会显得有点孤单?来,爸爸带你看海去。
天空是
蓝的,海也是蓝的,浪花是白的,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在海上。
从前爸爸读了一本黄春明写的小说《看海的日子》,读了很喜欢,也看过电影,那叫白梅的妈妈抱着孩子在海边守候,鱼船来了,苍蝇来了,妓女也来了。
那古
锥的讨海人就是孩子的爸爸。海浪无情,但妓女有情。
孩子,千万不要嘲笑那生活上比
你低贱的人,因为他们更懂得生命唏嘘。虽然我们这里也曾有过海啸,但那是天和地的谋合。
吧睡吧,孩子,海是如此的平静下来。爸爸给你捡一个大大的贝壳,在梦里也许可以听到海浪声

中国文坛这回事


为《80后的现状与未来》文坛交锋,作家韩寒杠上了评论家白烨,在中国博客网上掀开笔战,进而引起了媒体记者网友读者以及文学评论家的关注。我有幸阅读杜老弟传来的综合报道,觉得事有曲解,不妨也给马华文坛作个借镜。


韩寒、郭敬明之流的明星作家作品几乎垄断市场,被称许为现代文学青春的反叛与代表新人类成长过程显露的一种忧郁和感伤,博得年轻读者的狂热喜爱。韩寒的《三重门》、《长安乱》、《一座城池》都创下了销售成绩和口碑。郭敬明2003年出版了《梦里花落知多少》也成了热门人物。

然而在评论家白烨的眼里,他们都被视之为文学的爱好者而非纯文学作家,原因他们只是在网上发表作品,并未正式投稿报刊文学杂志,文坛只知其名不知其人,他们只是票友心态,走进市场而非走向文坛。结果引起韩寒不忿而反击,蛋就是这么扯的文章几近揶揄而粗俗,更得到网上票友的支持和起哄。他自视作品绝对纯文学,并嘲弄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在中国文字书写上是个骂人的粗话,相等于性器官吧!

我感觉新鲜好奇的是中国文坛也有这等的迂腐和偏见,但前辈与后辈的较量也太过于轻浮了点。也许前辈只是用词不当而好言相劝,但后辈虽然才华洋溢也未免太不给面子了,逼得白烨扯不下老脸关闭了博客休战。最后韩寒觉得太过火而为文自我辩白,但先前的反驳文章确实降低了自己的人格而惹来非议,在网友读者看来真的很耸动,精彩自不在话下。那些非礼的字眼真的一新耳目,尤其我们这些海外的文学爱好者都不能不拍案惊绝。

把文坛比着马桶的确新颖,每个人都用得着的文字却未必称得上文艺,文学需不需要靠边站或得到文坛的许可才称得上作家;作品畅销与文学著作能不能划上等号,确实马华文坛也存在着这么样的问题,只是我们都扯不下脸来指证,何谓经典?也许韩寒的骂战有一部分是属实,什么坛到最后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都是花圈,惟有遗下的作品和时间才能够得到印证,谁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作出最后的评估。

当然白烨绝对有资格倚老卖老作出文艺批评,只是网络作家风行已久,早就不靠前辈作家的提携,遇上像韩寒这类的孙行者,如果不是如来佛,那绝对要栽一个大筋斗。只是只是,网络作家怎么学会这么多骂人的艺术,而且可以自编自导自演,仿如唱戏一般,等着人看热闹。但确实他很有才华,不只在文坛闯出一片天,在车坛也学会飘移

《葫芦岛》 钟可斯简介




锺可斯 6字辈 天秤座 业余写作人


葫芦岛是我进驻的所在地,偶有宽旷,也有瓶颈,在梦与现实的边缘,


让我欢畅,也使我悲泣和惘然。。。。


 



恐龙的穴独善


鲸鱼的海好泅


地球爆炸的种类,诸如


我的遗骸。


        ——— 诗《单身志异》———


 



壮士有一股脑的大计


藏在左胸膛等待发迹


说不出蛮横错落的谱


我行我素我走我道谓之洒脱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也罢


只要驾驽不管车马摆道


干干净净一个斗零


学做水浒或那铁铮铮的汉子


                     ———— 诗《壮年赋》————


 



感情是一点一滴累积


爱情是一点一滴升华


从来没有的想法自由到灵魂的飘荡


像海平静下来抹香鲸的眼泪有你的


渴求和骚动


谁都没有把握为了一棵树而放弃


整个森林,只是尝试不孤单


用身体说话依偎着体温


温柔月光下念起诗来是多麽的清凉


透明


  ————— 诗《结婚志》——————


 



中年必须背水一战不然郁郁寡欢


等胡须长了又剃剃了又长心事犹未完结


镜子永远坦白情人说谎眼睛白花花


额头深刻地诗亦抒情惘然


                   ——— 诗《中年咏叹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