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男人三部曲之3)

有时免不了感觉心力交瘁。不为什么,这跟年纪多少有点关系。体力、精神、责任、负担、层层压力导向。但好不容易才有的历练,那一点点平衡的家庭成就,怎么舍得放弃!所以还是甘之如饴的饱含泪水和欢欣。用心用力的照顾孩子,当妈妈不在家时,学习跟女儿亲昵的相处。泡奶喂奶、呵屎呵尿、跟孩子冲凉、倦了睡了才肯安宁。那婴孩的语言就是哭笑戏耍,你累了,她还要你陪伴左侧,你就唱歌吧!

像我这样年纪的男人不是自我,就是沙文主义者,但幸福不是女人母亲独立豢养就能够撑得起的天空,更何况妻子还是职业女性,回家难道不需要洗手做羹汤。所以我必须懂得大男人就要养得起家,小男人就得驯服一点不要争什么男权至上。这世界男女根本就不可能平等,夫妻争吵到最后还是要学会宽容,男人铁汉柔情不是没有道理,而是你爱不爱这个家,爱不爱这个为你生儿育女的女人。 

我庆幸我并不早婚,也庆幸没有几个钱,可以跷起二郎腿不可一世斜睨做二世祖。我懂得抚育孩子是天职,虽然古早传说天生天养。有些人不婚不育是对的,因为他们没有心理准备要做孩子的父母。我没有想过要为孩子牺牲什么,不看电视不能旅行不能专注写作不能应酬朋友,这算哪门子的牺牲!那个长辈父母不是头发先白而儿女成群,现代人养一个孩子就受不了,有点哑然失笑。

那是必经之路啊!结婚寻求一辈子的幸福约定是多么美丽的誓言。有人幻想有人亲身体验婚姻的模式以及夫妻相处之道,只是每个人的观点不同定义也不一样,又怎么能一语概全。所以有人幸福有人不幸步上离婚之路。早期阅读张贤亮的感情历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觉得不无道理,结果不是很重要的,感情要经得起磨炼,才会深入其境而获得圆融。男人的挫败,就是失去爱的条件。不举,不能获得女人垂青,那属于母性的温柔,让男人壮阔起来。

这社会让男人活得愈来愈沉重,名誉、地位、权利、财富,反而忽略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快乐是最重要的。此一时彼一时,内心其实最脆弱,倘若本身残缺,还有人会爱他吗?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存活吗?只是有时候理性超过感性,什么都要逻辑。我是思想开放,内心传统的男人,不敢公然跟老婆表示亲热。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宝贝女儿,我可以亲了又亲,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女儿面前我是半个母亲,可以不停的给予宠爱!

 

 

 

 

 

 

(南洋商报/商余  随笔/钟可斯  28/07/2006  星期五)

 

 

 

 

 

 

 

浪漫满分

浪漫其实是一种遐想、一种氛围、一种美丽的心境。看韩剧《浪漫满屋》也许就有这种突发奇想的体验。虽然纯粹是偶像心理作祟,跟大明星同居一屋,成了斗气冤家,不知不觉感情在发酵。更重要是当你还在陶醉于玫瑰与爱情的战争中。

 

在现实生活里,浪漫是一根鱼刺,刺激着喉咙、大脑或神经。痛并快乐着,看你什么时候清醒。这才发觉浪漫并不代表幸福,而是时间的酝酿;让所有的矛盾都找到磨合的方式,让爱情契约继续兑现,找到新的平衡点。而浪漫就是回味的点点滴滴。

 

大明星其实很无聊,公子哥儿也很空虚。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爱上一纯朴的女人,一个编织美梦的网路作家。她的特质是喜欢讲冷笑话,唱《三只熊》的儿歌,默默守候一个人回家吃饭。这是韩剧通俗的浪漫,男主角多金、有情有义,女主角善良、迷糊、坚强。那海滨独立的别墅是恋人的窝巢,但那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浪漫本钱。

 

浪漫是随性的,喜欢当时的心境,那一刻成了永恒。我想韩剧就是依据这点成为卖相,反正观众就是喜欢,没有太多的公式教条和历史的压迫感。余秋雨评说中国戏剧给人的观感太过沉重了,观众看得透不过气来,不如韩剧清新。我想也是,戏剧就是娱乐嘛!《大长今》如果不是繁复为简,拍得精致趣味,谁也沉不住气往下追。

 

然而观众还是有层次之分,不喜欢浪漫谓之无聊。如果不是Rain以歌手偶像为风潮,如果不是悲剧看得太多有点麻痹,我们也很难不去视浪漫为假象。现实中的爱情都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是金钱主义、患难承担,或找不到更完美的灵魂伴侣了。只能将就结婚,不然就来不及了。别忘了浪漫是有限制的,如果不是对上眼,什么美食都可能变味。

 

上了年纪,浪漫只能化为一份温馨,还愿意为他守候,渡过后半生。不强求或许就能找到幸福。讲究浪漫之人总是有其存在的幻想,不懂得浪漫之人生活上也就少了很多趣味。浪漫主义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而彼此分享。浪漫最终的定义许是寻获幸福美满的人生,不然一切都成了泡影。

 

记人。鬼。兽 (诗赠周晓琪)




 


1.                        记人 


 


空荡荡的天底脚下


不见一个人


只见一缕轻烟袅袅飞天


时光它永不回顾                                                                  


你我前世修来的是缘是孽?


让水映照


粼粼的波光


原本活着也是一种福分


虽然只是肉体凡胎


陋石青苔


落叶般腐朽


原本万物依然绝妙 在心眼深处


如菩萨心肠


化毒药为灵芝


晦时清明


等待泥土的复活。



 


2.                       


 


我以为我停止了呼吸


我以为我披头散发学会了飘


我以为我怕破晓的亮光


我以为我被人世隔绝


原来不是


“我只是苏醒过来在墓园里亲吻着泥土和草香


亲爱的 我仍感觉一丝丝温暖 因为月光


你的悸动代替了我的黯然神伤


像生前那样轻轻为你念一首还魂诗


阅读断断续续的心跳”


你的呼吸是脆弱的 秀发如丝


我闻着清晨最美丽的雨露和玫瑰花香


在镜子里回忆青春欲逝


在黎明之前拥抱旭日的光彩


你我的信望和爱


将回到人世间。


 


3.                         


 


两口子的未来是如此陌生


这不关于爱情


而关于人类基因


我们已经远离了地球生活而跨向太空世纪


飞碟异形侵入了我们的核心


要不复制要不引爆


没有比核试更具毁灭性的


我们攀向钢骨泥筋的森林寻求荒蛮


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了


我们偏爱恐龙


到处都是可供猎杀的


飞禽走兽。


 


 


(南洋商报/南洋文艺  /钟可斯  25/02/1998 星期三)

中国音乐与刀郎

听流行音乐听腻了,现在又吹起了中国风。虽然市场上流行R&B、蓝调、摇滚、饶舌曲风,但在华丽的包装下,我们还是会听到有别与西洋乐曲的中国调,像之前周杰伦唱的《东风破》、近期的《七里香》,陶吉吉的《寂寞的季节》、林俊杰的《江南》,仿佛有很浓的水墨味道,近似浪漫的哀愁。最近不经意又听见到谭咏麟推荐起刀郎来,说他是中国最火红的歌手。

 

火红代表着最流行吧!但刀郎又是何方神圣,有点古龙的悬疑味道。中国人取的名字就是不同凡响:像崔健、窦唯、毛宁、韩晓、朴树就是,都是歌手的名称。而且两个字,显得干脆利落,歌声也很独特。如今的刀郎更是具有爆发力。据说36岁,北京人,落户新疆。长相一般,但唱起歌来并非一般歌手的假抒情、假摇滚,不信你听他唱罢《冲动的惩罚》、《2002年的第一场雪》、《北方的天空下》、《情人》。

 

《冲动的惩罚》有谭咏麟唱的广东版,就像动力火车、阿杜、迪克牛仔唱的歌类似特质。抒情、摇滚、豪迈、动感。但他一个人的声音就有他们三个人的深沉浪漫,一听就知道他是属于中国人的群众歌手,属于全世界的中国现代民谣歌手。他还唱《草原之夜》、《虹彩妹妹》之类的中国民谣。但歌听起来就很现代,不管是音乐声浪,感觉就像草原上的风鼓动澎湃起来。还有歌颂本土故乡的《新疆好》也让人动容。

 

这次我们终于发现了刀郎,虽然他的长相普通,但歌声震撼人心,你要的所谓流行也可以撑起来的实力派。当然中国流行乐坛不只一个刀郎,听过其他歌手的还有杨坤、沙宝亮、许乐、赵鹏、刘亮鹭以及二重唱组合的双方出击。虽然让我最感动喜欢的还是双方出击,他们唱的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东方歌谣:像《美丽的草原是我家》、《在那遥远的地方》、《茉莉花》、《彩云追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才是道道地地的中国调!

 

他们唱得神采飞扬,挺现代的。我没看过他们的庐山真面目,却不止一次陶醉在他们的歌声里,编织一段无眠的乡愁。

(南洋商报/商余  随笔/钟可斯  20/11/2004  星期六)

男女相悦之词

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我还是可以感受到生为女人的传统与束缚。生为古代的朝鲜女性,更是无奈,必须依附家族的权力和斗争,才能鲜明的活下去。更何况宫廷是寂寞的,那些没有被皇帝选上的宫女或内人,也只能靠着精湛的厨艺和智慧,诚心诚意奉献给美食,以博得皇室的垂青,争得御膳厨房的最高尚宫而扬眉吐气!

 

 

 

观看《大长今》,不只故事情节楚楚动人,我们也看到了朝鲜女性坚忍不拔的精神。从皇后到宫女,从最高尚宫到医女、淑嫒,都自然地显露出人性的崇尚与卑微;不管她们的处境如何波澜起伏,都是情何以堪。宫廷内人的斗争往往都是男人引起的祸端,不是为了得到皇上的宠爱,就是为了巩固官涯的权势;不是为了谋得至高无上的职位,就是为了男女相悦之词。原来君臣不可爱上同一个女人,使臣有罪必须流放异乡。倘若两个女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那又如何消受?

 

 

 

我想爱情不论发生在那个朝代历史都是有迹可寻,可是要能找寻跨越时空而又能撼动人心的爱情却难意料。太过煽情便会显得矫作,太过含蓄又会觉得缺乏激情,有幸徐长今与闵政浩的爱情恰似一点一滴汇集成流而百川激越。难得这剧情在几近高潮之后给予最完美的结局!毕竟她是中宗皇帝的女人,有幸而成为朝鲜有史以来的女御医:《大长今》。

 

 

 

最美丽的爱情就是默默的等待无言的相思,一切都静在彼此的眼神中,让星月沉落浪花浮沉。徐长今贵在有一颗至情至性的菩萨心肠,不因为仇恨而丧志。然而像闵政浩这样一位正义之士更是可遇不可求,为了至爱他可以数度牺牲,完成她的志愿,因为生命是她给救活的,就像她母亲被她父亲解救而以身相许。一把三雀妆刀成了他们的定情之物。即使最后中宗皇帝也爱上了这个仁心仁术的小女子。然而闵政浩并不因为帝王将相而退让,不因为今英向他示爱而有所动摇,却为了让长今名留青史而甘愿被流放,这是何等潇洒的英雄气概!

 

 

 

是的,这就是戏剧的趣味性和魔幻主义,现实中找不到爱情的浪漫注释。这里头没有大奸大恶,只有人性的真伪。食物是最高尚的情愫,吃的人最重要是健康快乐,即使是满汉全席,也不能为了爱吃好吃而成了毒药。医者父母心,若不能施予仁心仁术无异于刽子手。宫廷是寂寞的,皇帝是寂寞的,除此之外就是一连串的勾心斗角,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寂寞的活下去。

 

 

 

戏好看角色均称情境触动,阿里郎的绝佳配乐更是悦耳动人。我喜欢的是每个角色都是那么的合乎人性,有点浪漫的温情主义。那明媚绿色的山川茅舍,更是解甲归隐的好去处。男女相悦之词就是彼此瞭然于胸,放下一切名利回归大自然,这才是不庸俗的养生之道。谁说不是呢?历尽浩劫,如果有一个人始终在你身边张罗,夫复何求!

 

结婚志


 


感情是一点一滴累极


爱情是一点一滴升华


从来没有的想法自由到灵魂的飘荡


像海一样平静下来抹香鲸的眼泪有你的


渴求和骚动


谁都没有把握为了一棵树而放弃


整个森林,只是尝试不孤单


用身体说话依偎着体温


温柔月光下念起诗来是多么清凉


透明


 


可以不要有孩子如果不要像葡萄累累


如果穷一辈子是否还可以


白发人间。没有小说也


就不会有甜蜜对白


也许鲜花解语巧克力窝心


也许记得也许忘记多年以后茶米油盐的


争吵怨怼,不管是不是冷冻期


抑或七年之痒仍必须


坚持走下去


仍必须同床


共枕


 


有些事隐瞒不了有些话太残酷伤人


像野兽失去毛发魂梦依依


你会感觉有点冷


当你回头看我一眼寻求慰籍


当我还是你的另一半身体


不完美的结构


就像爱与欲


夫与妻


 


睡梦里总有一些缠绵或悔意独自守候


就像门前的落叶随风起舞


我也想尝试说给你听:


十年修得同船渡


百年修得共枕眠


也许平凡最好就这样一辈子清清淡淡


就像喝一杯白开水


就像吃一碗白粥


 


生平没有太大的惊讶或惊喜


蓦然巧遇风雪冷


我赶在早春赴你所约想象你脸上绽放的花季


敢情花开羞涩


爱情有点腌味


我愿意沾上过年的喜庆


办一场白纱的


婚礼。


 


(南洋商报/南洋文艺  /钟可斯  17/04/2004  星期六)


 

观光吃

观光槟城,少不了观光吃。

地道的小食,无论清蒸炒辣、冷热冻品,还是酸甜味素,花样名堂可多,也很地道的精彩;就是好瞧又好吃,总之,吃不完兜着走!

 

但何谓清、蒸、炒、辣?

 

清即是清汤挂面,哪,像馃条汤、云吞面等熟食汤面;蒸是包点、饺子、糯米鸡;炒即属炒河粉、福建炒、炒馃角等即炒卖炒之类;致于辣嘛非咖哩、辣沙(Laksa)莫属。但其中味道如何鲜明则非周游于吃的槟城人才能辨解,或有异于他乡小食!

 

吃这回事我倒不讲究,我讲究的是地道的地方小食。像吧生肉骨茶、怡保炒河粉、吉隆坡的面粉糕都有它们各别的特色。

 

当然最讲究色香味全的还是槟城小食。吃过吉隆坡的咖哩辣沙、酿豆腐、啰喳(Rojak),总归是三种食物。在槟城咖哩面是咖哩面、辣沙是辣沙,可不能混为一谈呵!再再,猪肠粉清一色是猪肠粉,酿豆腐专门卖酿豆腐,啰喳纯粹是虾膏水果杂拌,可不是“鲜鱼”呵,算起来一共是六道美食。

 

所以说嘛,吃在槟城,可一点也不含糊。即使亮招牌做生意的小贩们,也得打起精神来,方有作为。举凡福建面、福建炒、广府炒河粉、咖哩面、潮州炒馃条、海南鸡饭都是很籍贯的家乡食,就像印度面要像印度人那样的炒法才好吃。

 

到底印度面要怎样炒才好吃,也许你这就懂了。通常是一碟一碟的炒,红火黑镬,面条蒸过湿漉漉的洒在镬里,济公扇泼泼的扇着,火燎起来了。随手放点油、咖哩辣椒、酱青、再敲蛋下去;然后切块老鼠煎、苏冬、马铃薯下去炒,等差不多火候了,再洒点糖、花生米,还有青菜点缀,简直美味可口。

 

就是要那种传统的手势,调味,甜不甜辣不辣的,闻起来香喷喷的,这才好吃。

 

当然每样小食都有它的色香味美,尤其槟城小食之与众不同,最精彩要属正宗的福建面了。吃过十档,也许就有九档味道不同处。但然最重要是好吃,虾面有虾面的甜,卤面有卤面的香。

 

槟城人多数操福建口音,不懂福建话还挺吃亏的;就像在吉隆坡那样,不懂广东话就找不到吃。为了解决一日三餐还比手划脚呢,简直露了外乡人的马腿!“老板,烧饭一碟。够糗了吧!

 

福建人操福建话,广东人也操福建话,这就是所谓的乡音。在吉隆坡工作逗留了五年,虽说梦里不知身是客,但听到乡音感觉还蛮亲切的,就是吃不到一碗正宗的福建面。

 

我记得小时候最爱吃街角摆卖的一档福建面,他的招牌老字号就叫“乌箸”,黑筷子的意思,当然他用的筷子清一色是黑色的。那时一碗面才不过34角钱。他的档口就在自家的门前,他的几个儿子都是他的好帮手,还送外卖呢!

 

只因为他的福建面是最好吃最正宗的老字号。也许你不知道最正宗是什么?不要紧,来一碗试试,也尝尝看,然后你就知道了。

 

对了,忘记问你,要米粉面参还是纯粹米粉或面条?要不要豆芽?要汤要卤还是汤参卤?对不起,请问要不要辣椒,要嘛辣椒油?大碗还是小碗?

 

一碗面看起来是那样精致的,腾腾热气袅袅上升,味道是刺辣浓郁的。仔细瞧瞧,小虾是用刀薄薄的切片,几块强猪肉,一小片熟蛋,还有金黄色脆卷的油葱、肉油渣,一小汤匙的辣椒,嫣红油腻的汤加卤。福建面的汤汁通常是用虾(不剥壳的)和猪骨加辣椒干熬煮的,炖上好几个时辰。

 

咸咸辣辣蛮刺激性的就是它的最佳味道。

 

这其中的佐料可没有半丝鸡肉片,纯粹以虾、猪肉、小粒葱作点缀。

 

不然,虾面就以虾为主,卤面则以卤、蛋为主而少了汤油。也许今天你在槟城作客,他日在吉隆坡旅居时,不妨亲口尝尝所谓的槟城福建面,看看这式样、味道如何?

 

当然,除了福建面,其他的面食如馃条汤、云吞面、咖哩面,也以各别的调味,不同的配料来吸引人。民以食为天嘛,这句话是中国人说的没错,然而在我们这里(南洋一带),饮食渐渐变成了一种技艺,一种生活上的技能,也是每当我们流落异域时所思念的另一种乡愁!

 

“左手锣,右手鼓,手拿着锣鼓来唱歌,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只会唱首凤阳歌,得儿铃铛飘逸飘。。。”这是我小时候最熟悉的《凤阳花鼓》歌,也是那些走江湖卖艺人的心声;靠着生平技艺表演糊口,也靠四面八方的人来捧场。

 

而做小贩也是这样,凭着勤快的手脚买卖赚钱。虽说吃在四方,可是管吃的东西还真多,有牌照无牌照小贩到处都是,你有你做,我有我赚。一碗一碗,一碟一碟的,馃条汤、云吞面、炒河粉、鱿鱼蕹菜、薄饼、红豆雪、辣沙、炒馃条、爪哇面、鱼丸汤、“鲜鱼”等等。有时想到吃,还真不知吃什么才好!

 

每一样小食都有它的精彩配搭,譬如说馃条汤吧!它的配料是馃条或青面加鱼丸、肉丸、鱼饼、猪血片、豆卜、鸡肉丝、青菜叶,还有肉油渣,绝对清淡;像古代书生的淡泊和社会炎凉。有雨,但不是鱼跃龙门的鲤鱼,有鸡有肉,但不是最丰富那餐;猪肺切薄,青菜浮泛,代表着面薄青衣,世态炎凉啊!

 

譬如云吞面又叫馄钝面,在槟城地方性叫“剁剁面”。倘若听到家门外有敲竹板的声响,便知道适时有卖云吞面的流动小贩沿街叫卖。我想喜欢吃云吞面的不乏其人,原因是它的名字取得漂亮,也很馋人,吃了有一片浑沌之意。那弯弯曲曲的面条着实玲珑剔透,它的配料是云吞包肉馅,不管是清蒸还是油炸都是那样的香脆可口,还有叉烧兼菜心梗的画龙点睛。

 

我想这是最地到的云吞面了,叫云吞面汤会给你配上青醋辣椒,干捞云吞面额外送上一小碗汤水和两粒炸云吞,还有一小碟Sambai,够精彩了吧!

 

致于较有异域风味的要属咖哩面和辣沙,这两样地方小食并不祖传中国北方,而是地道的南洋美食。现谈美味且有印度风味的咖哩面吧!

 

鲜红色的椰浆汤最多彩艳丽,不够再加上一汤匙的红红辣椒酱,当然不是那种罐头辣椒酱啦!它的配料是猪血、豆卜、鱿鱼切片,还有豆芽薄荷,吃起来很过瘾。当然啦,槟城的咖哩面和辣沙可说是闻名遐迩,在其他地方未必吃到此等绝佳风味。

 

“嘿,来碗辣沙!”这是槟城最闻名的小食之一,当然要尝尝。可惜我的朋友不属猫所以不敢吃鱼。可惜啊可喜,无法尝到辣沙的辛辣滋味,吃过的却赞不绝口,只因为它的独特美味。这其中有甘梦鱼的甜,阿桑的酸,长茅的辛,辣椒的辣,还有虾膏的咸腥,薄荷的沁馨。

 

我想喜欢吃辣沙的人一定是幸福之人,像娘惹与巴巴那样,那属于传统的东方,但却是异族联婚,而又能和平共处。通常喜欢吃甜的人不一定喜欢吃辣,可是吃辣沙不同一般,它是搅和的肠胃,酸甜苦辣一起来,蛮刺激性的食物。还有一点特别的是,它是圆滑的;我指的是辣沙条不像其他吃食的粉面那样粗糙。

 

 我就听说过有人要乘飞机打包槟城辣沙给他的枕边人吃,因为她刚刚害喜,想要吃酸性食物,特别是辣沙。

 

槟城是吃的天堂没错,街头巷尾买的卖的都是日常小食。早餐午餐晚餐宵夜,到处都是档口林立,还有流动性的小贩面档。即使坐在厅堂不出门口也知道外面有什么买卖的流动小贩。喇叭吹号的是鱿鱼蕹菜,现在倒是很少听到号角声。原因鱿鱼蕹才并不是一道平民小食,而是餐馆的列牌小菜。一听到占板声便知道是卖“鲜鱼”的来了,敲竹筒的是卖云吞面的没错,当当当,碗碟敲击的叫卖馃条汤。

 

在槟城比较特别的是蚵仔煎、鱼丸汤、黑汤圆,还有我小时候最爱吃的豆干煎。其实卖蚵仔煎的不多见,而且要新鲜的蚵仔炒起来才好吃。最著名的是杳田仔一间餐室卖的蚵仔煎,想来我也吃不上几回。从前看青蚵嫂撬蚵仔的情景,那一网青青涩涩的蚵仔,原是堤岸墩旁化壳的青石苔,却原是海浪奇珍,那是有生命的贝壳类!而且身价不凡呢,一斤蚵仔比起甘梦鱼还要贵上几倍。

 

蚵仔煎我吃过好几回,粘粘稠稠就像纠缠的梦,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它的美味,所以暂且表过!那么接下来的冬粉鱼丸汤、黑糖姜花生汤圆,我想你大概也吃过吧!

鱼丸汤的内容计有鱼丸、肉丸、冬菜、冬粉,还有几片油炸鬼。每当节庆酬神锡的街边摆档必有卖鱼丸汤、卤肉炸虾卷、卖四果汤的(吉隆坡叫六味汤)等等,颇受欢迎。而吃汤圆的岁月却是我小时候的甜蜜美梦,不必等到八月中秋,月圆人亦园。

 

时代不断推前进步着,旧日景象都不复存在了。那个年代生活的人最是朴实无华,做买卖的做买卖,不偷不抢,生活实实在在;做小贩的都是小本经营,但也足够挑起了整个家庭生计。每家每户并手抵足的过着清苦日子,也容易满足。

 

卖豆干煎的有之,卖曼煎糕的有之,卖芝麻糊、豆腐花、豆浆、干冬、红糯米等糖水的到处都有。清晨推着摊档到巴刹社尾买卖,或沿街做生意。卖豆干煎的看似简单,只要一块一块的放在镬铁上煎成金黄色,然后配上一小碗的辣椒酱。这里面有蒜、芝麻、碎花生,单是那辣椒酱就够考功夫了。吃虽然普遍,但在清晓推磨白豆黄豆这等清苦耐力你懂吗?

 

还有那挑着肩挡卖各式各样娘惹糕点的印度人,也挣那一点一滴赚来的血汗钱,日后衣锦还乡。在槟城,印度人除了理发,做报摊,送鲜奶,收购旧瓶樽,卖面包之外,还有买MayungTupu PiringApung Malik这等馋人小食,相信你也吃过吧!

 

当然印度人Mamak档最著名的小食要属Roti Canai 了,我称之为锅贴面包。简单的吃法是沾糖,丰富一店的可以用大葱、鸡蛋作配,加上黄豆粕,印度风味的咖哩辣椒酱料。这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我本身最爱吃印度人卖的椰浆绿豆汤,加上些许的糯米团。

 

也许这里有很多小食名堂是你不曾听过或尝过的槟城风味,但却是我小时候最值得回味的地方小吃。譬如社尾的花卷油炸鬼、咸浸饼,五盏灯老妇人卖的岁月汤圆,以及走街串巷买卖的乐乐、黑糖黄豆糕,还是“武莫查查”,就是用椰浆来煮糖水的杂锦一锅;这里头有番薯、芋、碗豆、白薯粉等遗落的梦。

 

也许现在变得不馋不那么喂食,也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了,虽然还在发育期(第二度发育?)。我们兄弟姐妹最期待的就是等爸爸买宵夜回家,到紫罗兰酒楼买“大板”炒面回来,好好享受丰富的宵夜,毕竟这不是常有的事。就像平常那样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只有节庆或祭祀时才有大鱼大肉。

 

然而现在即使天天吃快餐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我喜欢旧日的心情,偶尔到平安路吃一客红豆冰加雪糕那样的赏心乐事,但那样的心情可遇而不可求。

 

快餐是舶来品,是西方速食,讲究包装、广告宣传;为适应社会变革,科技发展而产生的饮食文化,不单只是做到投资经营,而是企业化。

 

在大马,在吉隆坡城市各地,还有饮食天堂的槟岛,快餐服务已成了商业竞争,各出其策,各出其谋的尝试吸引现代的饮食男女。像肯德基家乡鸡,麦当劳汉堡包那样的连锁经营,不但在电视大打广告,什至广告心理学都用上了。其他还有Pizza HutWhite CastleSatay RiaA&W陆续开张的饮食产品,什么美味炸鸡、披萨蛋塔、萍果派饼、咖哩油炸面包、沙爹、炸薯条、冰淇淋、冻热饮品排山倒海式的涌入市场,一想起就让人垂涎,食指大动。

 

这些或多或少都影响到槟城的小贩生意,这些传统的街头小食不得以也要硬着头皮作战,也许该讲究点卫生,也许推陈出新,把食物弄得更好吃,也许价钱合乎一般生活水平。槟城小食档不但没有关门大吉,反而更蓬勃和旺盛,就连高级知识分子也要放下文凭加入小贩的行列。

 

快餐饮食虽然享受,但也只能偶尔为之吧!吃炸鸡吃多也会腻,冰淇淋汽水吃多喝多也会生病,更何况我们一日三餐吃的是白米饭,所赚的钱毕竟也有限,总不能一日三餐像外国人那样把汉堡包当饭吃,汽水当白开水喝。

 

而且槟城小贩食物的多样化至终是教人难忘的,从我小时候成长到我离开故乡,再从都会吉隆坡辗转回来,月始终是故乡园。槟城小吃始终是馋人的美食,夜晚新观仔角的海岸堤边总是教人流连忘返,不但门庭若市,还星空璀璨呢!几乎所有的槟城美食都在这里传开来。

 

我喜欢小时候街头巷尾的景象,一切事物都是那么平凡深刻。清晓的街角有卖福建面和咸蚵粥,早餐都是父亲从社尾巴刹买回来得的。正午时分有一对姐妹花开市卖芋头饭,就在一家面包店隔壁的小档口,好多干粗活、踏三轮车的都在这里吃饭。晌午的风闲闲吹过,三点过后便会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卖米粉糖水的老妪来了,卖“鲜鱼”、辣沙、馃条汤的也来了。卖云吞面的就停在家门口不远,隔街有卖咖哩面的排挡,对了,今天卖红豆冰、罗渣的怎么没来?

 

 

 

菩提树下


 


为人都有劣根性,没有慧根也很难潜心佛法,更何况像我这等凡夫俗子始终欠缺自省;清心寡欲很难,修身养性也很难,所以只能历经磨难,烦恼无端,苦苦思索,也不得道理。


 


虽然没有将相地位,我们也很难割舍亲情,视名利如粪土,心中没有罪恶感的行菩萨道。为善行乐也许轻易就能做到,逢初一十五吃斋念佛也不是什么难事,然而要真能参透生老病死这4字偈那就绝非等闲易事。小时候拜神多过拜佛,烧香超过颂祷,虽然小奸小恶,倒是一心一意想要持善,慈悲为怀。病痛时总是感念满天神佛,也不知道对错!


 


而今长大中年,也不知道悲喜,烦恼跟着,愁苦悄然逼近。梦过生死,回到前世今生,感觉这地方好熟悉,来来去去,昏昏沉沉,仿佛大病初愈,来不及顿悟就这样醒了。醒来,又回到这人世间,享受着狂欢之后的漠然空虚;更多的磨难与人间疾苦,牵扯不断的血缘与肉体关系,贪嗔痴无不缠绵蚀骨。这就是红尘了,这就是滚滚红尘。


 


然而我始终秉性我这一身还是干干净净的,像小时候那样单纯被师父领进佛堂。槟城寺庙众多,但在我的记忆里与我佛有缘的就是这间辅友社佛学院。在这里做早课,颂祷念经,顶礼膜拜,脚踏莲花砖,绕寺薰香,在众生的菩提树下,落叶阶前。寺外有一个浮屠的佛塔,水声梵音,心生莲花,善男信女尾随着师父念念有词,从大雄宝殿的卧佛绕到寺外的青青草地,从庄严的佛塔绕着放生池继续普渡众生。我们虽然是穷人家的弟子,却也感觉到我佛慈悲,心里泛起一丝丝的温暖和幸福。


 


后来因为忙着就学课业,渐渐地远离佛堂,远离了无为清静的菩提树下。只是偶尔为之的参加一年一度的卫塞节游行,再从辅友社的佛学院净身出发,让天空飘落的雨丝彻底的洗净胸怀,让不自觉的哀伤从心底洒落。原来的我自觉罪孽深重,更难于受戒。虽然这以后我参加学校的佛学研究会,慧音社主办的斋戒日,,但那已经是红尘之外的叶落了。


 


我时常记得友人李敬德给我寄上许许多多的禅宗佛书,不管是戒律还是格言的,我都了无觉悟。我想他比我有慧根有道行,在我辗转红尘这许多年他早已登上彼岸跳脱众生相。但愿他能继续参悟得道,超越生死伦常。我总觉得我必须历劫这种种磨难,这才懂得人生无常或人心的奢华。这才懂得什么是切肤之痛,什么是执迷不悟!而今我什么都不能守戒,只是感觉浮躁。


 


每一天我都在尝试炼狱,在晴朗的天空下继续内外的隐忧,剩下的也只是一副臭皮囊,思想充满了困惑。我还是我行我素的贪念过日子,但内心极度渴望宁静致远。最近买了韩国导演金基德的电影原作剧本《春去春又来》,故事讲述一个小孩经历“童僧、少年、中年、壮年到老年“5个阶段,诉说单纯中的残忍、杀意中的痛苦,与烦恼中的解脱。他说人仍血肉之躯,此一躯体如枫叶般会变色、腐烂,最后化为一滴露水渗入泥土里。这样的人与四季循环反复的大自然有什么不同呢?是的,我们这里并没有四季更迭,但生和死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不过是欢笑与悲痛,然后死寂再生。


 


站在类似的菩提树下,我已经没有了生与死的分别,有的只是时间的变幻;此刻生命的悲凉,地震海啸冰风暴,人类与大自然相处瓦解,此岸彼岸没有界线。倘若奇迹生还,是否还有一百年的孤荒,不死的萧瑟,惟有自求多福。极乐世界早已冷血酷寒,也没有明天可想,就让我们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