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云上云下睡着了 你是最后一抹蔚蓝的青鸟

那云舒卷有致,像无字天书,记录着海洋的心情。时间静止了,风也静止。海上是吹绉的一池春水,蔚蓝色的漪波荡漾。远山的绿像美人照镜,旅人纵有爱慕之意,却无从表白。

天涯尺也许就是爱情的丈量,爱是飞鸟,情似翅膀,心中有爱就能飞行千里,心中无爱从此断翼。在这有毛有裘的岛屿,哪里才是你最温暖的窝巢。 

走在缱绻的白沙上,让海水暖暖浸过脚趾,心中自有一股柔情缓缓升起。岸上早已备好下午茶,等候伊人谈心,烟火开始放浪了,三文鱼也开始繁衍。

等在堤岸桥墩,垂钓幸福,看那云海深处,点点舟帆,是准备远航呢,抑或从此靠岸?张开你的双,成就你的避风港。

放眼繁华盛世,你是最后一抹蔚蓝的青鸟!

 

还阳时节又重阳

半岛酒旗风  诗味更浓烈  思念谁

始终没有遇上 谁

兄弟   你始终飘移  行囊愈来愈重了  忘记归乡路

雷雨电驰   魂梦交迫  宿醉呵

过街老鼠也被打湿

模糊了一碗粥  饥饿乡愁   菊花黄  菊花白

重阳 又还阳  谁想孤魂吃不 吃素

白发一撮  冷秋霜

登高楼  祭城空   佳人无约

叹息 糗啊 饮尽小米酒

未来是一首浑浑噩噩   又迷迷蒙蒙的诗

念起来  吊儿郎当   又诡异

路可走  可行  鬼可学会飘  人似一缕烟

四月寓言抑或十月童话?

初初凉凉蛙鸣的荷塘  

荡荡然的秋千野地  

木麻黄的秋色,淡淡的眸子

麻雀小小嬉戏。。。

  

 

泰山与珍妮 

 

 

我把空空的袋子装满了树的种子

种在院子里成绿荫

远远近近绿荫成伞,好大一把

艳阳的绚烂

瀑布或溪流回响在我耳边

我躺在爬满青藤的树上阅读森林的童话

突然高兴的喊了起来:

噢噢啦!噢噢

 

 

 

 

青蛙王子

忽而今夏的哀愁  

我凝视镜子冷冷的水中

披头散发就像千年枯守的幽魂

死不甘心的浮游梦境

只为了守候那一张美丽的容颜

就像那一只青蛙默默无言地

等待,那深情的一吻

本来嘛,我的心就是藏于井底的

那一把锁。

 

美女与野兽 

走在荒漠里迷失了星光

我的寂寞是你无从想象的悲哀

对月的狼嗥有点凄清,但我喜欢

我喜欢狼的咆哮有点邪恶的

我已然生活在黑暗中无法远远逃离

镇锁在古堡里不敢张狂

像月里的蝙蝠狰狞

像僵尸的苍白嗜血

像美女与野兽,有点梦幻和

诅咒。

 

 

 

天方夜谭

你是善良的,我相信

你是天上的星星

每晚躺在屋顶上仰望你是那一颗

我习惯在夜里阅读童话和寓言

一千零一夜的天方夜谭

但我害怕你始终不属于我

我是那阿里峇峇与四十个强盗之一

不只盗取月宫宝盒

也盗取了阿拉丁神灯和魔毯

你始终是天边那一颗永不坠落的星斗

在我贪婪的夜里闪烁。

  

 

人鱼公主  

 

我躲开人群的憧憬

是寂寞引我走向墙角倾听

海浪私语

是我隐藏不宣的秘密:人鱼死去

幻象死去,我亦不再完美如故

人群中起起迭迭

眼眸里蓦然惊觉

锐利的七首正插在彼此裸露的胸膛

而我爱上了刺青

那一针一针的血泪

疼痛。。。  

 

(南洋副刊/南洋文艺  /钟可斯   04/06/1994  星期六)

 

 

 

 

 

 

 

 

 

即使我的人生赌输了,我还有书可以娱乐!

假期过完,心情慵懒,计划写的稿也没写,掠一边凉快。

我在想我还要不要往报章上投稿,还是开始我的网络写作生涯。我看着宝贝女儿的脸,我写给她的情书能不能见报?是啊,她也看不懂,但那是我为她写得生命纪录!有一天她会看到为父的心血,像火那样的燃烧起来。。。

钱对我而言是身外之物,够用就好,其他的想花就轻易的花掉了。

维修屋子水电费买水果给家用买书买CD光碟都是必需品,其实想节俭很容易,不出门就行了。这叫眼不见为净。我妻子就很省,花的只是奶粉钱及保姆费用。我是一口气花掉几百块钱的那种。不花,就没东西买了,经济瘫痪,地球停顿了几秒。

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钱的去处而是快不快乐。你快乐吗?我很快乐!这样就够了。想再多天就塌下来了,所以周杰伦《依然范特西》我行我素,爱情也没有着落,似乎现代人只适合谈恋爱,不适合结婚。我买了《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原本以为是词本,想不到是一本诗集。多少年没完成的一本诗集倒叫我遇上了,这就是现实!看看也好!

还有庆沉迷其境的《曾经》林夕90前后散文集,两个人都是两岸三地写词的红人,不是才华是什么?但都很孤僻、迷恋、自我,不是不好,而是无才可去补青天的顽石。

像我喜欢的陶杰那样自命风流,他的散文集《青木瓜之恋》、《天神的微笑》、《黑岭魔宫》是我欲罢不能的藏书。那天才买了蔡澜《老友写老友》、亦舒《尚未打烊》、张小娴《我们都是公主》,没有一本正经的文学作品,看来我也不能免俗的庸俗下去了。

熟食文化就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有一餐饭吃一餐饭满口花脸,我依然傻笑,快活似神仙。有人说抽烟得癌症不抽烟也得癌症。不不不,我讨厌二手烟。我不是书香门第,但我喜欢书香味,即使一穷二白我也甘愿,即使我的人生赌输了,我还有精神可以娱乐!

凡人过生日

生日,也是母难日。我每年都是静悄悄的度过,除了21岁那年的庆贺,在吉隆坡,有点累似的成年礼,这才有那么一点深刻的感触。生日,有惊也有喜,都与生命攸关,父母年迈,婴孩嗷嗷,我早已过了不惑之年,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了。

我并不想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妻子上早班,给我准备了一客新鲜的牛油蛋糕,也给我买了一件鸭绿色的卡其衬衫,要我生日时穿上。对,生日还是如常上班、上网。我知道网上也有真情,虽然未必知面知心,我也想在生日当天给他们留言

人世短短参与商

红尘醉卧纷与扰

我愿世人多欢笑!

公司给我们发了年终奖励金,市场销售经理也给我买了一客Ritz的黑森林巧克力蛋糕庆贺,我也买了蛋塔、烧包、奶椰樱桃酥宴请同事,老板娘给了100块钱买Pizza,我都来不及吃了。

此刻有的是度假心情,我给自己买了一些书和CD当生日礼物。很喜欢蔡澜的《老友写老友》上、下,真的,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他写倪匡的生平琐事,看了不无感动。李建复的《夸父追日》进口CD跟金韵奖民歌专辑都是追忆,也有重逢的喜跃。

我的生日,原来只是凡人在度日,无痛无恙最快乐!

我从此生修炼爱情的舍利子

我学佛静坐在你进城之后

时间终于明白了

感情也是历劫红尘的

磨难

众生喧哗不止 (请放下树上的鸟笼!)

空白是缺了什么的

寂寞墙角 

 

念念不忘你的行云流水

贪恋我的双鱼相濡以沫 

 

嗔恨别离、离别的江湖、江湖多风波

自以为是的侠骨柔肠啊

现实是一场用心计较的把戏

痴情、卖笑

情人、看刀!

 

马车驰过胸口的一抹闪电

城倾塌、雷池半开

过往的都是现代《儿女英雄传》

野蛮难于被驯服

浑素不拘的禁脔

快活的人不知快活 (单人床抑或双人床)

时日匆匆过

 

原来厮守也有传统式的哀怨

“貌合神离”

“同床异梦”

我们不是菩萨呀,如何修炼成正果

望铁树开花

红颜白发的欢喜

借镜

 

水都冰冷了时光不复

爱情是否劫后逢生如果我们坚信凤凰火浴

杨振宁、翁帆

浪漫不浪漫?

查尔斯王子、卡蜜拉情人

幸福不幸福?

执子之手能不能与子偕老的童话

百岁之忧不是没有后患

谁来解开死神的忧虑

不死的疑惑

 

我本洁来还洁去

那阳光斜照初露的青苔

蔓延石上苍茫

阶前雨不惑

木鱼不是鱼钓的香火

河岸装进瓶子里最终回归大海

念珠摔向纷纷扰扰的人世间

梦呓犹在梦遗

死亡扑了空

 

城里城外仍有不速之客汹涌膜拜合欢

像一把利剑刺向欲望的长空

翅膀魂飞魄散

说白了就是尘缘未了

有人捧心寻求爱情

有人背叛必须自我疗伤

不是劫数难逃

就是桃花夭夭

 

大雄宝殿静坐如佛陀聆听未央歌

蒲团之外你我都是俗世凡胎

深山里空洞蛇眠

悬崖边仰望松涛飞鸟

活在当下朝夕一盘棋与此身对决

魂梦应乘风归去

不舍还是眷恋

不悟依旧是空。  

 

(南洋副刊/登彼岸    /钟可斯    04/05/2006  星期三)

 

武侠有情痴 (我中了十面埋伏而奄奄一息)

许冠文揶揄《十面埋伏》是部烂片,虽然口碑不是很好,但我还是去看了,因为张艺谋这三个字。观看许戈辉名人面对面的访问,我觉得张艺谋作为导演还是有他的一套说法,不管是之前拍的《英雄》,还是之后放映的《十面埋伏》都在他的电影理念当中,作品的优劣自有观众评论,有人说《英雄》直逼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挤进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说《十面埋伏》不仅仅是武侠而是爱情,我想也是。武侠只是华人电影的时尚包装,因为奥斯卡金像奖的缘故。他知道他的优势在那里,他坦言说故事比不上王家卫,《英雄》或《十面埋伏》论视觉画面颜色都很赞,别忘了他是摄影师出身,当年随陈凯歌拍摄《黄土地》得了奖。拍武侠片大制作大卡士则有点眼高手低,也许他太注重形式了,凡而遗漏了感情细节。

 

如果说《十面埋伏》是武侠爱情片一点也没错,只是小金小妹刘捕头的三角爱情太过于形式化了,小金假戏真做一见钟情,刘捕头为了得到小妹的垂青情愿卧底,这太过一厢情愿了吧!观众感觉不出来那样的抵死缠绵,因为完全看不到细节。更何况小妹只是一枚色诱的饵,未免太过动情,观众看了有点发噱,未免太像现代人的速食爱情,变得有情无义,也得不到共鸣,很难想象小金刘捕头似一场砂煲兄弟。所以即使《十面埋伏》表榜爱情也将失败。那么看什么呢?不外乎乌克兰的园林草莽白茫茫的风雪,镜头下还是美的,包括章子怡金城武刘德华,观众看的还是宣传吧!

 

张艺谋对电影的言谈还很诚恳,中国武侠电影还是拍给全世界的华人看就好,也可以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场面花费。看报章吴宇森要拍《赤壁之战》,开始演员都是一时之选,我属意周润发演刘备、高仓健演曹操、竹野内丰演周瑜、裴勇俊演诸葛亮、关公该谁演好呢?陈道明、姜文或尊龙?中日韩港美亚大作战,绝对精彩。可是不能没有大乔小乔,林青霞王祖贤可以复出了,松岛菜菜子、金喜善也可以考虑,不然就变成了三国同志电影,清一色男角,谁来牺牲色相?

 

(备注:但实际上的演员阵容颇叫人失望,梁朝伟林志玲时尚感太重了,恐怕画虎不成反类犬!)

 

 

(南洋副刊/商余    随笔/钟可斯    17/09/2004  星期五)

 

 

东邪西毒南僧北丐中顽童 我看《射雕英雄传》后记

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似乎已是求学时代的事了。当时零用钱不多,只有像同学借读,或到旧书摊租看,一部接一部沉迷于金庸的武侠魔幻世界。都说了,武侠小说何止是成人童话,往往窝在被里读到通宵达旦、废寝忘食、欲罢不能,只因中毒太深。

 

那时候娱乐不多,除了看漫画小说,看电影画报是唯一的消遣,尤其是邵氏出品的阔银幕电影,更是阖府统请,老少咸宜。记得当年就有张彻导演金庸原著改编的《射雕英雄传》上、下部影片,第一部由傅声、恬妞领衔主演,分别饰演郭靖和小妖女黄蓉,第二部女主角换成了妞妞,李艺民饰演杨康,李修贤饰演欧阳克。那时候不懂得所谓的电影艺术,演技这东西,只觉得好看。我想金庸这两个字已经是响当当的江湖人物,而我当时年级小只懂得崇拜明星,我喜欢傅声,因为他演过《封神榜》的哪咤,以及少林五祖的方世玉,也可以说是我小时候的偶像。

 

后来我也读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也喜欢古龙的《绝代双骄》,但更迷的是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我记得楚原拍过《倚天屠龙记》,邵氏出品,是楚原没错吧!也分上下两集,由尔冬升、井莉、余安安、王戎分别饰演张无忌、赵敏、周芷若、杨逍等要角,印象中电影看了无数次。从电影到电视连续剧,看了不知第几回。当然最经典的还是无线拍摄的《倚天屠龙记》连续剧,郑少秋、汪明荃、赵雅芝、石坚等演绎早已深入民心,而由郑少秋主唱的电影电视主题曲更是传颂一时,像听罗文的《小李飞刀》、甄妮的《明日话今天》、叶丽仪的《上海滩》、徐小凤的《随想曲》那样激昂慷慨,至今难忘。

也许你忘了还有李连杰、张敏排档主演的电影《魔教教主之宝刀屠龙》。无线第二代的张无忌梁朝伟,第三代的吴启华。台湾制作人杨佩佩执导的《倚天屠龙记》也曾深获好评,马景涛、叶童、周海媚等阵容武打特技颇令人耳目一新。新一代的明教教主还有凭《还珠格格》当红得令的五阿哥苏有朋,但剧里最瞩目还有两位中国皇帝小生张铁林(饰演杨逍)以及张国立(饰演谢逊的师父成昆)在暗中较劲。其实我并不迷偶像剧,但却喜欢武侠剧的情义二字,也许放诸现代有电不合时宜,也有点滥觞,关于侠义心肠,肯定要叫人血溅当场。

 

或许是逃避现实的压迫,或者为了精神娱乐,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不失为最好的调剂,不管是不是反礼教反传统,不管你是不是来自三教九流,读金庸的武侠小说绝对是一种时尚,报章小说版每天都在连载。读者群换了一批又一批,旧一代换过新一代,像科幻小说家倪匡那样读了N次,金学研究引以为风潮,像我这样执迷不悟的读者不知有多少。

 

只是时代渐进,从无声书到有声电视,从文字拓展到影像,金庸的武侠小说循序并进渗入时代的脉搏,不可谓不站在时代的尖端,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过时。尤其电视电影娱乐等推波助澜,所有不可能的武侠影像都可以通过电脑数码在荧光幕前展现,精彩之际颇叫人叹为观止,从徐克导演的《新蜀山剑侠》、许鞍华导演的《书剑江》、《香香公主》、王家卫导演的《东邪西毒》马楚成导演漫画改编之《风云》,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由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甚至张艺谋的备受争议的原创武侠片《英雄》,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武侠风格,有点天马行空又不失侠义为主流的电影,但电影其实很难拍出原作小说的精髓或完整故事性,总是意犹未竟,好坏参半,谈不上经典。

 

我想金庸的武侠小说要拍好着实不容易,因为其小说人物早已根深蒂固活在读者群的脑海里,尤其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样的绝顶人物,其本身的独门武功更是堪称一绝,所向披靡的神仙绝活像东邪黄药师的落英神掌、碧海玉声箫和弹指神功,西毒欧阳锋的毒蛇杖及蛤蟆功,大理段皇室段镇南的一阳指,丐帮帮主洪七公的打狗棒及降龙十八掌,全真教主王重洋的纯阳功和北斗七星阵,还有在华山论剑争夺的一部九阴真经都是神乎奇技的武林密级。这些年来只有张彻拍过的两部电影及无线在80年代拍摄的《射雕英雄传》三部曲之《铁血丹心》、《东邪西毒》、《华山论剑》,其艺员阵容赫赫,选角一时无两,由《过客》成名的黄日华和已故的俏黄蓉搭档挂帅,可谓当年武侠连续剧的巅峰,也引以为狂潮,如今再看,所有布景颜色已成了明日黄花。但相较近几年的武侠连续剧,制作还是相当严谨,至少忠于原著,极讨厌狗尾续貂的改编剧本。

 

看过中国中央电视台摄制的四大古典文学巨著《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极期望央视也能将所有金庸的武侠小说巨著一一拍成长篇连续剧,那可说观众有眼福了。我想今非昔比,风水轮流转,从习惯于香港无线或亚洲电视的茶余饭后,台湾乡土剧或综艺节目洒的狗血,我们开始迷恋日本偶像剧或韩流风的电视电影,后期的新传媒制作也来分一杯羹,打开有线电视台Astro更是琳琅满目。文艺创作少了,因为资讯越来越多,现代人追求的是及时行乐,而我讲究的是活在当下,心灵快乐最重要。

  

无远弗届的是电视频道,看电视连续剧更是影响至深,只能说习惯了,也是自我的兴趣。所以读金庸的武侠小说,看金庸原著改编的长篇电视连续剧更是一大乐事。看了二月河原著改编的历史剧《雍正王朝》,看了郭宝昌编导、陈宝国主演的《大宅门》也看了张纪中监制导演的《笑傲江湖》,我相信中国中央电视台可以把金庸的武侠原创性化腐朽为神奇,港台电视剧着实拍得太多也太滥了。我知道央视筹备拍摄《射雕英雄传》总共耗费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所有外景队赶在内蒙草原及浙江桃花岛摄制,只听到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引颈长盼,因之前看了李亚鹏、许晴的《笑傲江湖》,感觉有不同以往的造势,而崭新的剧组《射雕英雄传》让我看到了原始古朴的侠义精神。

 

也许李亚鹏饰演的令狐冲稍嫌不够英俊潇洒,这之前看过他演出徐速原著的《星星、月亮、太阳》男主角徐坚白,感觉沉稳平实。这之前演出令狐冲的计有周润发、许冠杰、李连杰、吕颂贤、任贤齐,我想李连杰、林青霞之电影《东方不败》较其他电视剧赢得口碑,但都不是我口中的那杯茶。这次张纪中相中李亚鹏演出侠之大者的郭靖,果真令人刮目相看。郭靖的憨厚老实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射雕英雄传》整部戏的主轴,最精彩的是成吉思汗的大漠英雄论,郭靖弯弓射大雕成就了他的伟大使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然这已经是他成名以后的事迹了,《神雕侠侣其实延续了郭靖侠之大者的磊磊胸襟。

 

其实《人间四月天》的黄磊也是演郭靖的不错人选,只是李亚鹏要比书生气质的黄磊更显粗犷,而周迅胜在科班出身,从楚楚委婉动人的林徽音到形容俏丽、机智聪敏的小妖女黄蓉,我看到的不是偶像明星,而是角色的感染力。《射雕英雄传》角色繁多出众,剧中的人物各俱特色,表现不遑多让,最讨好的是返老还童的周伯通。最诡异是江南七侠决战黑风双煞。最炫的武功招式是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和郭靖的降龙十八掌。最慷慨激昂的一句话是洪七公说的:生平没杀错过一个好人。

 

我想央视的这部《射雕英雄传》除了忠于原著,其人物画面形象风格更趋向返璞归真,有点类似王家卫作品《东邪西毒》的造型,纯布衣织发辩而少装饰的元素,感觉较古代宋朝的民风,当然还有自然的大漠风光和浙江桃花岛的明媚春色。可谓大制作大场面一点也不马虎,尤其小说中着墨不少的飞禽走兽都一一浮现在荧光幕上,像成吉思汗的坐骑战马,郭靖驯服的汗血宝马,《射雕英雄传》的动物主角黑白双雕,白驼山少庄主欧阳克的百蛇阵,周伯通玩转海上的鲨鱼群,这些都有赖电脑动画的以假乱真。

 

让人惊喜是演员部分,其中有中国的铁血干探尤勇饰演的长春子丘处机,参与《水浒传》演出武松一角的丁海峰饰演杨铁心,因《还珠格格》尔康而成名的周杰饰演杨康,虽然角色不讨好,但骨子里有小皇爷的执迷和心机。蒋菁菁(水灵)饰演穆念慈与杨康一武定情,胜在有侠女气质,很多人也许不知道她演过琼瑶的《苍天有泪》。我想这部《射雕英雄传》有许多文场武场都拍得那么精致好看,尤其梅超风的出场直至她临死重回师父黄药师的门下,都是那么样的惊心动魄,只是以孔雀舞扬名海外的杨丽萍饰演梅超风会不会稍显美丽了点。

 

(南洋副刊/商余   随笔/钟可斯    23/07/2003   星期四)

 

爸爸前世的情人

有人说孩子是上天赐给父母的礼物,如此恩宠,我怎么敢奢求上天给我一个龙子或龙女,如此太过造次,违反了天意。所以上天给了我一个女儿,我也就满心欢喜的接受了,那管哪重男轻女的祖宗十八代。真的,就当是心肝宝贝一样的宠爱有加!

 

女儿娇弱,需要呵护,就像是爸爸的情人,这样说也许妈妈可要吃醋了,但感觉如此。怕她冷怕她热、怕她身体不适、怕她饿坏怕她睡不饱,怕她不肯吸奶怕是生病了,举凡种种我都要担一百二十个心。我不知道其他为人父者是否如此,但我是的,因为她是我今生的女儿,我想每个父亲都是女儿想要寻求的温暖避风港。

 

女生男相,说不像我也像我,感觉像30年前襁褓时的弟弟,那是我最初怀抱的婴孩,跟他在同一张床上,可是那时候我并没有所谓的父爱与责任。30年后我有幸亲近我的侄儿侄女,可是他们毕竟不是我的亲生骨肉,如此我的宠爱也是有限吧!我不需要陪他们哭陪他们笑,我能够尝试给予的也只是玩具与逗弄、宠幸以及关爱。

 

可是当我有了自己的女儿,那可不是逗着玩就可了事的,我要给她最好的一切,她的奶粉钱尿片是我要张罗的,她的医疗费保险金是我必须托付的,她的哺育成长是我终身的陪伴。可是女儿她不懂,生下她就是我的责任,虽然怀胎十月的妈妈比父亲还要伟大,可是作为爸爸的我怎么能够置身事外无动于衷呢?半夜三更难道不需要起身喂奶、换尿布、洗奶瓶!

 

真的,我的女儿不需要很漂亮,也不须要白白胖胖惹人怜爱,因为我只要女儿健健康康地成长,那就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提早结婚生子成就一番大事业,因为有些事即使要急也急不来,我只能顺其自然地走来,只道上天待我还算不薄,它给了我一个终身伴侣,也给了我一个可爱的情人。

 

我其实并不祈求传宗接代。有人说女儿贴心,我想那是给妈妈安慰的话(也有叛逆的女儿呀),但我知道女儿是爸爸今生的小情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携带,依偎在父亲身旁,亲亲女儿的脸颊腮红,因为亲吻老婆还是有隐私吧!从此女儿占据了我们家的大床,尝试跟妈妈争宠起来。我时常陪着女儿入眠,妻子抱怨说女儿欺负她不肯好好吃奶吃粥,总要费一番心思才肯安眠,抱得两只手几乎要折断了。虽然女儿不是爸爸生的,可是她也会感受到爸爸的温热,那一双手温暖的抚摸,感觉那股女性从小就培养出来的安全感。

 

也许有人看了要笑话,毕竟我只有一个女儿,而她是我前世的情人,今生今世偿还对她的爱,也许女儿她不懂,但她总是对着我妩媚地笑,用她漆黑的星眸。

(南洋副刊/商余   随笔/钟可斯   00/12/2005   星期X

 

屋漏偏逢连夜雨

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来这句话不仅写意,也写实得紧,我算是身历其境了。

半夜凌晨12点,风声雨声轻敲我窗,我本想继续作个好梦,可是房门开始敲响了天窗、敲响了宇宙,风声飒飒地吹起讯号,雨也乱了阵脚,从天花板的洞口洒下来,就在我房门橼下垂挂成雨帘,玄关霎那水潺潺,我的宝贝也惊醒过来,睁大了眼睛瞧瞧,心想:我是不是可以摺一只纸船,放在水上让它漂流呢!

我把家里所有大大小小的桶子排列成行,东一个、西一个,像五颜六色开落的伞花,叮叮咚咚。我把家里人都唤醒了,爸爸妈妈、弟妹、妹夫,妻子,连睡觉的拖把通通都被唤醒了,无一夜好梦!我那宝贝却显得很兴奋,不肯入眠,她显得好奇,怎么屋里有小河,小河水潺潺!雨势听起来像风吹树梢,像池塘里的青蛙蝈蝈,像收音机的断讯。。。

天可怜见,风神雷伯开始收鼓了,雨丝犹在淅沥,鱼回家了吗?梦里的小白船可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有说水为财,我却花了6百块钱修补屋檐,清扫落叶,是这样的迷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