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几何学 口钟可斯2006-2007诗特辑口







 


我为什么要写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想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极尽探索,而我只懂得及时行乐,不让生命飞灰,惶恐啊!所以我们思考、我们创造,这时代这年纪这时刻极尽沧桑,写诗是愈来愈难了,灵感稍纵即逝,现实却离我们很近,浪漫情怀愈走愈远了。生活忙碌不堪,即使是吉光片翳,我还是想尽办法扑捉,那写诗的欲望,不然就太庸俗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行、几个段落,我也能感觉诗的美好,虽然只是在某个寂静的角落,知音可遇不可求,我也只能玩味了!读者读不读懂不是很重要,只要他们喜欢倾读也就够了,我无所求。写诗写了将近的大半生,我早已习惯了低调处之,写诗不是什么伟大事业,充其量也只是调侃过度人生,只要不被生活搞得焦头烂额,那也算是一种闲情吧!这时代生存不易,即使满腹牢骚,也要懂得适可而止,不能放弃希望,生命不会重来,即使言不及义的活着,也要抬起头来。或许写诗能让人找到希望,那纯粹美好的感觉,生活是不能称心如意如你想象,爱情也是这样患得患失,如果能够放下诗人的身段,那样会更写意吧!机会不多了,灵感也不多了,因为庸俗,害怕别人批判的眼光,写诗也只能当着寂寞的营生,但思想会愈来愈敏锐。或许存在是不幸之万幸,因为活着,诗是精神的统领,是大地的象征,没有它,世界更荒漠了,生命迟早被时间吞噬掉。为什么要写诗?因为有梦如诗、有爱不死,就这么简单的概括了所有,有没有读懂其内在精神也不是很重要了。生命落魄时总有那么一丝惊喜,就像在晦暗的世界看到星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夜半醒转,夜雨滂沱,妻女在旁沉浸入梦,熟睡不知,我礼当珍惜,生命或许就是诗的原创性!



 
I  这里不是桃花源


你不是淘金客 ,我也没有艳遇


这里不是桃花源

天堂离我很远很远了,我在这里依旧眺望大海

我们不要贪婪下去,你也不要庸俗地做梦     
树有受伤的魂

 

大地翩翩起舞,起舞吧起舞

我们还有爱不死

 

白发沧桑也会很美丽。有恨就恨

恨生命苦短

 

总是走一步算一步,那扰扰攘攘的人间

 

II  圆桌武士之梦
在电脑方案浮游

 

风花雪月之后有余情

有余韵

 

有余温

梦死

婉转天籁回声

 

心又复活了


 III  马桶打油诗

一盘冷月光,黄金万两

 

拟似金戈铁马,奔腾、厮杀。一阵梅花香(落)

 

昨夜好梦滚滚付诸东流水~~(不腹心)

 

谁是大美人?

 


谁是马将军??

 


我是宰相肚里的诡计

 


火烧船


 


你不必假情假意、假仁假义地挽留

 


我也没有恨






IV 我是美好的困兽,你是点石神仙吗? 
我不是清心寡欲之人

偶尔有那么一点点雅兴,尝试爱与欲的经纶。


我不是矫情之人,之所以看张爱玲和红楼梦


纯粹因为学习慈悲为怀。

 

你不懂得我,我也只是荒唐的凡夫俗子!
总会错过那种种美好感觉
我是困兽,常做无谓之争


 

V 给花国有爱无恋的人 

 

爱是有感觉
恋是一种抵死缠绵
有爱无恋是敛衣 ,叠起的相思
你不来了
我犹在窗口凝神
这是悬崖峭壁吗?你攀不上我灵魂的高处
那碎落的花瓣、焚稿的情愫
都飘向天国

你来了,你渡海,时间终于到来

我们必须筑巢。用你的宝剑 ,用我的青丝
百年刻石滴血为盟约
你已然投胎转世  
我们错过了这一生的耳鬓厮磨
我变得很静 很小心  
泰山压顶。我知道你再也没有力气运转乾坤 
你也不知我在繁花的水湄
如果这是神话 ,我愿它是一部山海经
等待花开花谢

你可以是鹰、是松、是云海  

是我无悔的妾身
君不见。长相思。在长安
即使城倾,我也要感动与你的
承诺

 

VI 红尘素心

这红尘褪色成一片灰蓝

 


黑发飘散不再

 


素颜已成往事

 


嫣然一笑


你们倾读倾城,所有都斟破了吗?
这爱情洒落漫天花雨,似乎与你们错身而过

 


我在大马路上奔驰

 


红鬃烈马也有诗意


蓦然回眸,三个尼姑竟如此妙龄

 


你们紧紧依偎这竹林、这衣钵、这潇湘的馆子

 


不需要怜悯,也无须乞讨

 


男人薄不薄幸又有何干


我的心迟疑了
这人世间的苍凉不过如饮水冷暖


不画眉,也不吃胭脂

 


衣裳薄了也不动心


难道你们读懂了,美丽的浩劫    
当尘埃落定

 


你们也过渡了无情的岁月

 


VII 男人之书(十四行)



男人慨叹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重

 


思想迂腐世界也不能获得圆融

 


西装革履是一种伪装的蛊惑  

 


艳阳底下哪个不猖狂  
驯服猎物爱与被爱或尝试温柔待之  

 


跟女人做爱是很优质地选择  

 


赛车赛马寻求速度或快感  
书写是有隐疾的  

 


快乐也是过度的情绪掌控
城市勃不勃起跟爱情没有丝毫关系  

 


权倾堕落罪恶之深渊  

 


金钱是可耻但唯一的救赎


天堂可有一扇明亮的窗口等待赤子心肠?


我的坏是无从想象的悲哀。  


 

VIII 机器人的眼泪

 

请你嫁给我好吗?
冰冷的泪水融化钢铁的心
时间凝固成琥珀色

 


绝望又透着希望的光

 


没有完美只有瑕疵

 


那种蝇头小利的男人我无法忍受

 


欲念是卑微的,电脑火热

 


庭园荒废了。这些年我愈了解生命的冷酷

 


我决定嫁给机器人

 


他也懂得体贴入微  


2010 我复制了一座空中楼阁以及未来的

 


甜美生活

 


在闪亮的银河系蜜月旅行
难忘的婴儿初潮

 


我们的爱像天线沟通



IX 时光倒流二十年

 

你也可以尾随我来

 


在这时光小铺静坐,冥想当年

 


岁月不落痕迹

 


木桌、古董、钟摆、铜板、老祖宗,都在咳茶

 


押个烫贴小笼包

 


吃一碟蒸蒸日上的海南鸡饭也要滴出油来

 


看瘦瘦的老鼠过街,一声尖叫的高跟鞋

 


鲜艳袅绕的纱丽和印度庙

 


说不出的狐媚呀! 

 


谁豢养这一盆水仙、红楼、香薰

 


谁在隔壁厢房打麻将、抽大烟

 


我傻头晃脑剪个小平头,明日就要开学

 


学毛笔字就好像打翻铅字盘 

 


乌鸦也是这岛上的一朵浮云

 


我给你念一首诗,虽然我不晓得你的芳名

 


你也喜欢这一袭上等旗袍


也许春节过后就要嫁人

 


也许真心永远不会太迟

 


X 张世明的挽歌 


天才,你为何如此忧郁?

 


在你感觉虚无数目字慌乱的国度

 


你突然缄默不是因为零距离的爱情


而是无限广大的哀伤。
没有解码的城市和隐喻,生命还是龟壳

 


你的灵魂浮现不上下意识被捆绑了。短路的机器人

 


每一步都艰难曲折、哭笑不得

 


黑夜里唯我独唱安魂曲

 


谁在乎亚当树下的苹果掉下来了没有?

 


谁发掘火炭里的煤,都很红很美

 


亲爱的你不要再吻我了,我快要窒息。不如来玩数目字游戏吧!

 


在天堂巧遇的第六个人,他们都嘲弄天才

 


我是一只孤独的星球,失眠地数着一千零一只跳栏的绵羊

 


你说零是不能融合任何数字左右的空间、或宇宙

 


我犹豫了。我是生活上的白痴吗?

 


他们都懂得游戏人间,冷冷地看着我额头上的菱角

 


我却想要一个美丽透明的世界

 


我要离开天才的梦

 


我要一个人微笑地安眠

 


谁也不能唤醒我的忧郁,我的爱。

 

XI 2007前夕


我们犹在虚拟的城市漂流


漂流的城市水位节节上升
我们兀自痛苦地燃烧

 


火样的炼狱,仿佛挪亚方舟被遗世的荒漠

风沙蚀骨找不到遗骸


我们拥抱吗?
我们祈许,我们看见未来吗?

 


欲望是什么样的花朵

 


闻之欲绝。我们裸裎的另一半灵魂

 


在汪洋大海随波逐流

 


这世纪没有结冰的眼泪,冰山也在溶解 

 


我们从火光中寻求慰籍和温暖

 


我们是一对单纯的新人

 


在暴风眼前狂舞、淋雨、吻别   

 


这时代将近落幕,闪电是最后一抹黑暗的情书

 


我们始终读不懂爱与恨

 


地球再也没有我们委身相恋的感觉  

 


这是你的我的,美丽的


尘埃 

 


XII  我陪妈妈到外婆桥过冬

 


绿是天空雨丝飘落的松针

 


雪地里有星星凝眸

 


小红帽的童话和大灰狼的烟囱在山林

 


精灵点点似草莓

 


圣诞铃声由远而近,鹿太空漫游

 


圣诞老公公老得走不动了

 


妈妈送我一双绣花鞋

 


我陪妈妈到外婆桥过冬

 


春天像是一枝红颜欲老的腊梅   
爱情〈点绛唇〉

 


XIV 朋友,送你一瓣雪花沁凉 


人生转折处
不是每一步都顺境

 


绝妙风景,就在玲珑的塔尖

 


翅膀受了伤

 


伤城鼓动不起来,漫天风雪、酷寒

 


严厉的冬眠,类似独角兽

 


也有冷笑   

 


世界冰封了,也有一片圣诞红和火舌狂舞

 


我们可以如此用寂寞疗伤

 


一公升的眼泪提升不了海的欲望 和鲜艳颜色

烧窑与灵魂的对话

生命太轻浮了,不费吹灰

不像骨头厚重,让人匍匐成弓,

就在窑洞里练就

小说的精魂

  

病魔早已潜伏

夜蚀骨,你风寒轻咳,火星

烧得更旺盛

窑震动了灵魂,精卫过门填海

你看见了滔滔逝水的洪流

小镇危及

河流干毙

所有的野兽都倦累了

你仍精神奕奕提炼成钢

造访一座春风的窑

 

没有得意,也没有悲情

这人生不外苦苦思索与灵魂对话:

三餐一宿无以为继

小说史册散落飞舞如草书

你在烧炭吗?

文字袅袅,肝被撕裂了

你的痛苦已成过去的烟花柳巷

窑已然洞开

 

我始终来不及给你加添一把火

让熄灭的火种烧出小说迂回的纹路

让后人倾读

像老树盘根,血脉汩汩奔流

这大地布满仓惶的蝼蚁

我下意识忧患

心乃戚戚

看夜雨川行,春风几度造访,

这破落的城寨

小说雏形壮阔,但断了尾巴

  

烧窑者寂寥,灵魂太安静了

这窑原是朴素无华

不像精致的鼎

我懂,我懂,我恸然

魂不守舍呀!

你已然释放佛的

舍利子

(星洲广场/文艺春秋      诗/钟可斯       13/05/2007      星期日)

这里不是桃花源

    钟可斯      天秤座    业余写作人

你不是淘金客    我也没有艳遇

这里不是桃花源

天堂离我很远    很远了    我在这里依旧寻找大海

我们不要贪婪下去     你也不要庸俗地做梦     树有受伤的魂

大地翩翩起舞    起舞吧     起舞

我们还有爱不死

白发沧桑也会很美丽     有恨

恨生命苦短

走一步    算一步     也是扰扰攘攘的人间

给父亲的一首诗



 


你的沉默似宁静草原咆哮如夜嗥


你的温柔似月凄厉如鹰就在当空


  


我就是这样沉溺于爱被大海包围环视而成长


扛一块巨石在尖顶像当初的你那样肩负使命


无可奈何永不退缩流血不流泪形象是父亲呀


 


千年父权伟岸你无从跨越百年背影萧索风亦潇潇


时代颠覆了我这一代进退两难我也是父亲的推  


 



(光华副刊/文川    诗/钟可斯    09/07/2007    星期一)

江山如此多娇

毛泽东诗曰: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从前如是逐鹿中原,现代人本着好奇心,也想来一探究竟。我就是其中之一。

  

现代人存活在古代地皇家,究竟是怎样一幅众生相,寻常老百姓抖落在中国大江南北,经过数百年来的折难,他们还有没有历史感,还会不会因拥有如此江山而引以为傲呢?其实中国人的心态就是一个谜底。

  

第一天从广州白云机场过境,正逢广州交易会结束,小小的国内厅满是人患,看着异样的中国人拥挤在一起,当“前”不让,我就知道中国人是一个生机勃发的民族,且不管他们生在那一个角落,是知识分子抑或文盲,官家或农民,是否如柏杨所批判的“丑陋的中国人”,不妨走着瞧!

  

江南草绿莺飞  

在杭州这湖光山色与水色潋滟的江南,心情是愉悦的,虽然逢五一劳动节,到处车水马龙,黑发如云,奇怪是这里竟找不到一个丑人。他们都说杭州秀色可餐,但遗憾的是,中国人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油然亲近。

  

虽说厦门也曾碰过好心司机帮你询问入住酒店,但所见所闻还是有欠斯文礼仪以及待客之道,也许是民生问题吧!饿坏事小,吃饭最大,虽然吃的是例牌青菜豆腐,但不要让他们等得不耐烦,因为吃最大,行动第二!

中国大陆自行车当道,横冲直撞不在话下,直叫我们这些海外游客惊叹连连。他们有句顺口溜:行人不怕自行车,自行车不怕公车,公车不怕卡车拖拉机。中国司机专业水准确实一流。

 

南来北往,江南草绿莺飞,我就喜欢这一大片绿油油的远景,也只有在江南才有的这份温柔,像杨柳青千丝万缕的缠绕,从杭州魂萦到梦里苏州。

  

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菜畦田垄稻香禾浪,农舍一隅草一堆,鸭在绿水塘中戏耍,不亦乐乎。眼见农民辛苦了大半辈子,水到渠成,土地丰收,便盖起了漂亮的楼房,响应经济改,做个万元户。

  

苏州梦里相思  

然而苏州还是属于梦里的苏州,长长的古运河在城外摆渡,渔家灯火照明河的两岸,护城河环绕城墙四周,虽然少了柳梢当空挂月,但有枫树寄怀,桥边更是一派水乡风光,这就是苏州的小桥流水人家了。

  

唐代诗人张继曾在苏州闾门外的枫桥镇上蹀度吟哦: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月半钟声到客船。遥远听来莫不觉得意境非凡,仿佛南屏晚钟的声声慢袅,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枫桥夜泊》因此成了千古绝唱。

  

寒山寺前临枫溪,上有独拱石桥,称为枫桥,寺门横书“古寒山寺”,内有大殿、藏经阁、钟楼、碑廊等建筑。相传唐贞观年间,高僧寒山和拾得从天台山来此住持,遂把原来的把妙利普明塔院更名寒山寺。

我想我是喜欢苏州,那里的一切给我一份宁静和淡远,就像寻常老百姓的生活,河口有喂养的鱼虾,田间有雀鸟和稻草人。美丽的丝绸穿在布衣里头,温暖穿在孩子们身上,甜蜜微笑入梦乡。但生活也许是艰苦的,惟有藉苏童的笔写下枫树的一章,哀矜有时,活着就是福气。

 

中国吃香喝辣  

民以食为天,在中国,吃可以是例牌的青菜豆腐,也可以是冠冕堂皇的满汉全席,素材佐料也许很简单,但花样名堂可真多,色香味虽然讲究,但未必吃得入口。南方吃咸,北方嗜辣,家里吃大锅饭,街边吃大碗面。 

 

中国吃千奇百怪,然我不是美食专家,不能有更好的提点,像喝茶品茗,但闻其香而不解其味。西湖龙井春茶是茶叶中的极品,第一次品尝觉得茶之清纯,香而绿泽,淡而味醇,滴水凝露。我记得第一天在广州吃扬州炒饭,那滋味就像在大海里捞鱼,捞起的都盐巴。

中国人劳动惯了,不是吃苦,就是吃咸。各样各类的青菜大部分是清蒸的素面,厦门的普陀斋宴是一绝,难为了那些吃荤的旅客。鸡肉市场上供应不多,鱼类多数是淡水鲤鱼,味腥多刺,惟有加盐加醋这才够味。我不吃,我只喜欢炸片的红烧石斑,还有北京烤鸭。

 

杭州有著名的菜馆山外山、楼外楼、天外天,但最独特的风味不是北丐洪七公吃的叫化童鸡,而是用天竺筷夹吃的东坡酥肉,不油不腻,味道刚刚,宛若吃香肉。其实最新鲜莫不过上海的铁木真餐厅吃的蒙古烤肉,可以自个调味配料,再请大厨师临场表演厨艺,快我朵颐的吃将起来,人也变得豪迈粗犷,像蒙古汉子。

 

当然我们的口味跟中国人比起来还是大相径庭,南洋来客都喜欢酸辣,这里的北方人流行吃川菜,陕西也是,来到西安,道道地地的吃火锅饺子宴,看女侍应生捧着一碟碟花样百出的饺子端上桌,看看也就饱了。大城小镇都有它的风味小吃,但我喜欢的却是细皮嫩白的花卷馒头。

 

(新通报副刊/旅游    中国印象/钟可斯   031724/07/1994   星期日)  

 

 

 

 

 

 

 

 

 

 

 

 

 

 

给母亲的一首歌

歌来自远方娘惹的故乡

纱笼的歌模糊了记忆嘿哟妈妈你记得吗?

碎花吟落的红泥土

那泼出去的水流

两行清澈与悲情电影妈妈你遗忘了

嫁妆红烛的泪

你痴你笑不要伤心人间疾苦

永不苏醒地流苏望呀望春风

(光华副刊/文川        诗/钟可斯       09/07/2007       星期一)

我的情诗100之莎哟娜啦

告别自肉身的繁华

思想已变腐朽,于是决定

决定离弃所有唯美包括我的

诗身。莎哟娜啦花哟

将近一朵飘零盖过埋葬的呼吸声音

这一刻我没有了灵魂,没有了

骄傲的容颜,飞不起来

压得扁扁的身躯以及缪斯

都死死的归还大地

 

自从理想分几幅画出现幻的果实

鸟挣扎而破笼,凡人所追求

不外选择高空自由而遗忘

生存之渺小

 

莎哟娜啦风中有细细的尘埃未落定

随你看清无暇的前身,有没有

被大地污染,小心留下

被诅咒的污点,不再是

诗的化身,美的礼赞

在落地之后,好与坏都注定了

一生一世注定了你

今天的告别

 

告别自短暂的理想花园告别自繁花

璀璨时节,永恒纯粹开在

那一霎那,我们就

我们就离开,还来不及说一声

莎哟娜啦,吻别

向花飞逝

 

(星洲日报星期刊/星城         /钟可斯         05/01/1986       星期日)

 

 

 

 

未来与我的父亲母亲

如果你想知道未来,那么就请看看身边的父母谈谈他们的感受吧!或许年级越大对时间越感到焦虑,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办好,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父亲总是对母亲唠叨,母亲顾影自怜望春风,所有最美好的春光都在回忆里,即使是爱也是细水长流的埋葬了。但父亲很清醒的知道,眼盲心惊,如果他去了,母亲会不会更显得孤单,她终于对这个世界模糊起来。有一顿没一顿的吃饭,没有了臼齿,食不知味,但能够吃就感觉在活着,这是母亲的悲情。

我们是不孝的,但父母亲生病还是会很关切,人呐,再怎么不孝也不能泯灭父母的恩情。女儿指着母亲婆婆、婆婆的叫,母亲说女儿捣蛋,她是孙女儿吗?她有几个孙女儿,她也不是很清楚,她有很多如烟往事等待诉说。

父亲总会无事找事忙,他退休了,但一家之主这个位置退无可退,有时候跟我怄气,跟我女儿戏耍,陪我们到巴刹吃早餐,烧热水给母亲洗澡,谁忤逆,就被他说成不孝了。

是这样的,我们总是为了生活而忙碌,少了关心,少了慰问,所以老人家有气,总是郁闷在心里,无从宣泄,我是懂得的,像年少时父亲总是打了我一顿才叫我吃宵夜。我没有遗传父亲什么,除了赚钱、顾家,月底出粮乖乖地给家用,即使生气也好,父子感情还是不能反目成仇。这是中国人的含蓄,有怨,有恨,总是累积在心里,能够争吵就是所谓的沟通方式了。

看了李安的《推》或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不是没有深刻体会,谁不是为了下一代而拖磨,但未来未必能够找到自己的安身之地。我们会去发掘这爱的故事吗?我给了母亲一些私房钱,她用针线包藏了起来,久不久又拿了几十块钱出来,说给我买菜。我懂,她也不知道藏了多少钱,只是想到我小时候不敢跟父亲讨零用钱,只能挨着母亲伸,五分一角,那是多么大的恩惠了。财务计划专家说,未来退休最大的花费除了医药就是儿女的教育,你看,谁买了保险还是嫌不够,我们总是担心下一代,能不能成龙成凤,忘了我们的父母亲,垂垂老矣!

母亲虽然没了牙齿咀动,但她还是会喜欢零嘴,她给我钱的意思,大概就是我可以买一些她喜欢吃的,可以吃的,我想到祖母的绿豆糕,入口即化,那是更遥远的记忆了。

我很久都没有去旅行了,父母在,不远游,这大概是我最不放心的了。父亲唯一的余兴节目就是看电视,我反而不大看电视了,女儿代替我承欢膝下,家里有小孩总是多了几许吵闹和欢笑,感觉上不那么孤单,追追跑跑,总有一些生气,这或许是最大的安慰了。女儿在家,日子没办法完全沉静下来,她闲来无事会去穿公公、婆婆的拖鞋,踉踉跄跄,不知摔了第几回,还好有父母帮忙瞻前顾后,不至于累坏,你说老人家不好,就因为父母在所以才安心,感觉很矛盾,不是吗?

我不敢想象未来是怎么样的,只是眼下亲情是最可贵的,我们不像西方人那样把爱挂在嘴边,把行动当着报答报恩,父亲总是在前面阻挡,阻挡风雨,也阻挡前程,也许你会感觉累赘,可是当父亲出,你会觉得没有了后盾,这一切也就垮了。

母亲也只能像菩萨那样供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老人痴呆症的症状,我看她日子过得很开心,从前她会一个人去逛街、看大戏,现在是足户不出,妻子说你妈妈每天都吃面包,很不营养,她有时候打包米粉面给她吃,她吃了老半天,午餐时间到了,早餐还没吃完哩。

母亲生病父亲会埋怨,说吃得太饱走也走不动了才会生病。他生病了自己会看医生吃药,母亲就不行了,如果有一天父亲不在了,母亲会更快活吗?上一代的恩怨情仇是我们这一辈子都不能化解的悲哀,而我们的幸福是父母在,现实生活安稳,就不要计较未来了!

(光华日报副刊/文川      散文/钟可斯      21/05/2007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