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未来建构更理想的蓝图

当你风华正茂,你压根儿不会想到老,或死,偏偏有人来不及告别,那纯粹是意外!也许你不会想到的事还多着呢!你不会想到结婚、离婚,你不会想到发达了,要搞移民。你不会想到大马也有天灾、人祸,你不会想到战争,那是遥远的新闻吗?你不会想到冰山溶解,全球暖化,诸如此类的环保问题。你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也会感染癌症、爱滋病、或非典病毒。如果你不是同性恋者,你也不会想要维护人性的权利吧!

 

我也不会去想这些时也命也的饶人玄机,因为计划比不上变化,能够脚踏实地的过活才是最实际的变通,即使有钱也要有命去享,顺应天命就是未来最好的契机。老人家说:我吃盐多过你吃米,这句话多少带点世故沧桑,能够活上古稀之年理应更豁达,这才不枉今生!

 

至今我也在慢慢感应现实环境变迁与生存的道理,尤其面对槟城或槟岛这百年老镇的历史风情和现代工业的文明剧变有说不出的爱恨缠绵。曾经这里是鳞次栉比的明朗街坊、有味人间,现在却是一栋一栋占地割据高空抛物的楼房,感情丢空了,就像战前老屋那样被弃置成了时光的废墟。从前耸立的打枪埔和红灯角高楼建筑更显得一派陈旧而杂乱不堪,旧光大的地标位置岌岌可危,PGCC的城市规划是否将成明日或未来更美好的蓝图还是一个未知数,但眼下的跑马场就要被迁了,你再也看不到那达达的马蹄从苏格兰路响彻心底,因为你也只是匆匆过客。

 

感情是越疏越远了,我犹记当年光大的崛起和原始的乔治市,每天上学经过总会听到那轰隆隆的重击和打桩声,我们曾经雀跃万分看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但不经意却看到了一个城市的繁华和流失,大戏院没落、书市寂寥、交通灯明灭、人潮疏散、车辆环绕,天桥可有可无,能源消耗更多更多,乔治市变成一个过境的关卡,再也不是欧美旅客属意的购物天堂。槟城人的消费其实很有限哪,我们崇尚还是那一套价廉物美的哲学,美味关系未必是文化经济快餐。 

 

那一年洪流泼大水,水淹及脚,从双溪槟榔一直蔓延到日落洞,雨水一直下,水声浪迹。这几年也不见改善,连亚依淡区和槟州回教堂也波及,处处水患,但日常生活还是一样无从埋怨。水深火热,姓氏桥、罔寮、丰盛园、胡椒园等是火神肆虐的黑区,最拥挤也最危险,消防局救火车也显得困顿,真的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是不懂得居安思危,就像观音诞槟岛渡轮码头丹塌的悲剧,震央引发的海啸(Tsunami)有如狂风扫落叶,我们逐渐淡忘或不能淡忘。我们总是用生命去建设去祭魂,横跨北海的槟城大桥也是如此奠定的,不是我们想,而是功成名遂的渺茫,不成功,便成仁了。

 

生命大事历历可数,向东学习,2020宏愿,北马经济走廊,媲美杭州湾的第二大桥,外环公路、轻快铁,时代广场,PGCC等城市规划给未来设下了美好的经济蓝图,但这是我们迫确需要的吗?抑或多少年后沦为一句美丽的滥觞,我们面对的只是加剧的生活压力,收入开销一点都不能平衡哪!

(光明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5     24/09/2007    星期一) 

 

 

盗亦有道 ,政治何清廉?

打开本地报章分类广告,你就会发觉穷人缺钱用得紧,有钱人却等待债务者上门贷款,利息有别于银行的另类算法,利叠利,利息滚利息,这不是大耳窿是什么?正是黑社会从良,不再逼良为娼,而是拿正牌执照捞偏门生意,名片卡片满天飞,五路财神就等着六神无主的发霉人。情债难还,赌债难清,步步当黑,真的活见鬼了。见面亲戚都要退避三舍,走投无路,这才找上利诱薰心的财务公司,躲是躲不掉的了,不发达就成仁。

 

有人说笑贫不笑娼,这是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无知被逼下海过着灯红酒绿背人哭泣的迎送生涯,没有几分姿色会有人买卖吗?不是爱慕虚荣名牌挂帅需要啦啦声点石成金吗?糟糠之妻贫病交迫三餐不济幼龄嗷嗷待哺,这是粤语残片才会有的动人情节。遮遮盖盖只不过为了改善生活,都是自愿的,出卖灵魂赚快钱,落魄了扮高贵更让人瞧不起,但我们凭什么瞧不起人家!

 

不做烂仔不吸毒不打打杀杀,读书不成工作没有找落,惟有找个码头泊车、卖盗版影音光碟成不成,为什么不给我一条路行返回正道,反正我不偷不抢,虽然社会治安不好马路脏乱劫案频繁怎么都不见功效。其实我们也是线人。反正官兵捉贼每天都在上映无间道,但这一次官老爷棋高一着直捣大本营让光碟曝光,害得我们也没得捞!这几天店面冷清货源短缺都在坐冷板凳哪!幕后老板是饿不死的龙蛇,他们也是捞得风生水起正经八百的生意人。风声鹤唳也许有好一阵子的安静,那李安导演的热门影片《色。戒》就没得翻滚了。

 

 

深一层想这是版权法令的匪夷所思。盗版猖獗主要是利润可观供不应求,在消费市场智慧产权都有所限制或欠缺的大环境底下,即使是高官贵爵也避免不了拥有那区区一片盗版光碟的影射。因为地面上光明正当的活动永远比不上地下道的资讯视频精彩,就像电影画面的删剪、消音,所有危言耸听的革命火焰,有违道德规范的色情玩意都要禁毁,即使完整付费也买不到100%的真情实录,如何尊重知识、智慧版权所获?我们只能够承认这是教育的失败,民智启迪不够成熟,社会风气不够开放,一点风吹草动就形同作乱,如何迈向未来先进国与国际竞争?也许这是国际版权法令向国家政府的施压,不合作就采取经济制裁,阻扰外汇投资。但我们老百姓过的还是那一种廉价消费的日子,通货膨胀生活压力更重了,我们也需要那一点点言论自由和精神娱乐。

 

或许我们也该选择静默,但纳税人的钱都跑到贪官污吏的口袋里去了,这样的例子其实层出不穷,就像屋漏偏逢连夜雨,漏了再填补,如是这样国家的建设就要毁了。其实滥赌或债台高筑才会找上大耳窿借钱,反正烂命一条。但妓女也应该有人格和良知不是吗?她们也应该领执照受卫生局保护以服务大众为良。至于反盗版扑灭毒品是有其必要的政策,但政府当权也该归还我们一个清廉的榜样,群策群力,这样老百姓的思想才能透彻啊!

 

(光明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4         17/09/2007        星期一)

NO。N。O。NO。

我对女儿只有怜悯,不忍苛责,打了她,我也会感到内疚,这样或许宠坏了她。

精灵、顽皮、捣蛋、尖叫、撒娇、蹦蹦跳跳,样样都来一套,有样学样,学好,也学坏,但我给她天性自由,用天然管教方法。妈妈说她最会欺负人,我听了也只是微笑不语!

她吃葡萄、吃优格乳、吃冰淇淋、吃糖、吃饼干、吃粥、吃饭、喝汤,很含糊的吃喝,挨着饭桌子,动汤匙,动碗筷,洒落满地的碎末,她要学大人了。

吮吸奶嘴也上瘾了,回家趴到床上枕边就找她的Chut Chut。

妈妈说:No Sleep No Chut Chut. 她回应:睡觉、睡觉。刚吃饱饭、喝完奶,她又说:我要喝奶奶!

有时一瓶牛奶还没喝完就丢落一旁说:喝水、喝水。。。。才趴下,就睡着了。

醒来时睡眼惺忪,看不见人影,她会一个一个问:爸爸呢?妈妈呢?公公呢?婆婆呢?姑姑呢?阿姨呢?她跟着侄儿侄女称呼,分不清楚姑姑抑或阿姨。

她学画画,24支的彩色画笔随意涂鸦。她唱: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How I Wonder What You‘re?不然就ABC,客人来。反正她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我也不想给她什么天才教育,每个孩子都有她的天性使然,我又怎么能要求什么。我们都知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我很惊讶,她会摇头拒绝,不要,不要。说No。N。O。No。谁教她的?

托儿所的老师说:我们没教这个。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来来去去她也只会念这四句。这样也就够了!

半夜她会辗转醒来找她的奶嘴和毛茸茸的兔子,那沉缅的味道那手感触摸那天真烂漫,我该感谢上天赐给我这么一个女儿,虽然生活上诸多煎熬!

如果你问我还要不要凑成一个好字,我想我还是会犹豫不决。

(南洋副刊/商余       随笔/钟可斯        22/09/2007        星期六)

我们都是酱长大的

酱料调味品也要涨价了,生活中没有一样东西不吹涨风,价钱升涨品质也要改善不是吗?从25分钱一碗面的水平到25毫钱一碗面的素质比较,微末细节就是一个时代的辗转,我们再也不能奢求日子安顿下来,只能不停绕着地球追逐时间金钱奔跑。我们得到了一些什么,也将失去一些什么,有头有脸、有钱有闲,价值观早就改变了,物质生活原本就是我们所渴望的,但精神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朴素而轻易地得到满足,这就是现代人的悲哀了。

 

我们华人其实都是酱缸里长大的民族,从小就侵淫在酱缸文化,生抽、晒油、豆酱、辣椒酱、甜酱、酸梅酱、白醋、黑醋、硷水没有一样不是我们生命的染色体,做生意论斤两经济挂帅,五分一毫死坚死俭这才挨到今天。从一家几口挤在一起的小小厢房,从檐下细雨的战前老屋到篱笆别院的木屋区苦熬了过来,从南洋过州府的贫穷岁月到殖民地的红毛教育到国民型的华小新天地,我们已经是属于第二代的成长,最终领悟到了知识、教育、文化的重要,并且从小小的酱缸里窥探到了民族的特征以及未来的斗争,黑的黄的红的战斗精神!

 

四十年过去了,我才自觉这世界改变了什么?脏、乱、拥挤不堪、窝里斗,也是一种贫穷教育,埋怨是没有用的,惟有靠自己力争上游,土地是不争什么的,物竞天择,怎样的民族决定了他的命运。

 

我们这一代并不迷恋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咖啡豆、7-11的快餐文化,这些只是提供了饮食潮流的舒适便利和愉悦精神,我们最终流连的还是旧巴刹杂货店街坊大排档茶室夜市的餐饮和味觉的飘馥,那是即将远离不复记忆的时代乡愁,槟城人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文化遗产?不外是民生传统文化节日和殖民地保留下来的古建筑物,看着旧光大的衰退和新光大的崛起,我们知道怀旧弥补不了时代的滥觞,沧海桑田的记忆是我们这一代的寻根和书写的历史。

 

那天看报章报导有关槟城姓氏桥联同马六甲河申报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保留的始末,不由内心一阵翻涌思潮起伏,感动不在于工程及第而在于自然环境的居住和卫生管理。大海原本就属于我们,垃圾也是属于我们,我们原本就有必要关注,而不是同流合污,环保就是从本身做起,红树林就是大海赐给我们的一块保留地,欢迎季节的候鸟到来!

 

我每天都会穿越在这钢骨泥筋的林荫大道,两旁蓊郁的大树如扇垂盖成一派天然的隧道,勿论晴天雨天或黄花飘落时节,我都要怀着感恩的心情赞叹这一片有情山水。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感觉浮躁,厌恶交通堵塞,平行走道找不到一个垃圾桶,公厕不卫生广场污秽,马路被挖掘得百孔千疮,诸如此类。如今开始修补道路铺上柏油滤青,我们就知道大选就要来临了!这何尝不是生命的阅历成长,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都是酱的走向全球化的脚步,泡沫经济还是阻止不了相应的通货膨胀!

 

(光明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3       10/09/2007       星期一)

给你预言的诗

林荫露水

一颗闪亮的青苹果

有人耳语

那是美丽的人生

当你像火焰一般热情触摸   

那赤裸裸的感觉就是爱的魔力

不是蛇的诱惑

也不是偷吃的禁果

深入婚姻的绝境也是欢乐的源泉

泪眼和歌谱

永恒地眷恋

多少年后的白发纱窗   回忆轻扬

我仍感觉那样的心跳

幻想你的柔情美丽

像春水一般缓缓地流淌    眉眼盈盈    如梦初醒

月光下没有忏悔

你说浪漫  说诗  说饮食浪漫史

说得我心中痒痒

忧忧恍恍荡起了涟漪

转角乍相逢

那一瞬间我们都老了    老了

老得只剩下皱纹   和

两颗门牙

不停地微笑

酸楚啊

临床试验。求爱ING

黄秋生接受鲁豫有约访谈,透露本身婚姻的悲惨状况,说得有点悲壮。我虽没有他所经历的深刻体验,但也不排除两性两难的凹陷和折磨,有点进退维谷,却又不知如何抽离。不是不爱了就能够完整抽身而退,而是彼此用心却又无法沟通,裂痕、伤痛,越扯越难堪,干脆不去理会,让时间远走高飞。

 

读钱钟书的《围城》读得很肤浅,文人只懂得进出围城绕个圈圈造个完美句子,很少能够做到执之手与子偕老,遭遇危难却不能患难与共,更不知道性爱的症结在那里,如何相处更显得如鱼得水活得更开心。不是婚姻踯躅不前,而是问题来了求救无门,男性如是逞能,女性温柔不解,说什么委曲求全也无补于事。

 

文艺小说新潮文库极尽描述爱情的魔力,那是婚姻幸福的前奏曲,过了两三年也很难力挽狂澜感觉两人世界的恩爱甜蜜,因为爱情本身就是请君入瓮的磨难。白雪公主的童话是永远也不要醒来,只要一醒来就会沾染到世俗的压力,这不是什么美丽坚固的城堡可以不求实际的幻想到底,总是欲求不满生活有偏差,自由恋爱的好处就是因了解而分开。张爱玲的警句是反正我已经不再爱你了,你也不必渴望我会如此温柔待之,那是用眼泪挥别的洒脱方式,你也没有必要死缠烂打下去。

 

但我看到的不仅是爱情的渴求,而是感情的实质,如何触摸对方的心意。也许婚姻老早就沉淀下来了,有爱无欲或有欲无爱都是问题,在我们的传统观念如是这样,本能、好奇、自然而然就懂了,也不必性教育。成年也未必能够参透的暧昧疑惑对同龄更是一片浑沌,虽然现在的孩子发育成熟得早,大人衰老得快,因为我们不相信性活力可以延年益寿。这是报章专家的指示,有性障碍者可以临床试验,那是新加坡的Dr Love对大众性伴侣的呼吁和私相授受,我也顿感好奇,权威报导总好过神棍的妖言惑众。新山曾经有位不具名的性爱专家也想据此招徕生意,但有无愚昧夫妇或性伴侣上门求爱观摩就不得而知了。

 

新加坡是高级知识分子的精英社会,政府不只关心人力资源问题、河道清理问题、公厕洗刷问题,也关心国民生育率,女子晚婚或婚后不育,男子娶过埠新娘所引申的社会疑案,都让人看了尝试震动。不久前新加坡医疗界成功实施植入假阴茎手术,让大丈夫恢复绕勇善战的性功能,据说这是继伟哥、迟克力药物发明的男性福音,有良知的医师还特意跟病人的妻子作临床报告,殊不知居于女性的敏感地带,这其中的关键冰冷与温热,就像戴上假发一样感觉风吹雪。

 

我们是有必要相信心理医生,尤其面对婚姻的死胡同,也许性爱比纯粹的爱情更让人感觉婚姻的牢实可靠,而混乱的性关系让人产生爱情的无力感,在传统隐秘的社会我们以为放浪形骸是过错,传宗接代才是正法。当孩子有了、孙子有了,这一生也就走到了尽头,当我们承担了所有社会责任,才发觉生命的重担是什么!也许老来持续的性生活,才是我们应该积极寻求的第二春!

(光明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2        03/09/2007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