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动物凶猛

有智慧就不是动物,驯良的就不叫野兽,父母带小孩参观动物园或观看马戏团千万要留神,别让孩子成了无妄之灾! 

 

 

 

今晨又看到报章新闻,美国旧金山动物园的猛虎脱逃出笼咬噬伤人,它是愤怒攻击抑或饿得闷得发慌?那纯粹是意外吗?动物园其实就是动物的牢笼,被大自然遗弃了的生命本质。动物原是充满野性的呼唤,它属于山林、沼泽、海洋、洞穴、荒野、沙漠,就像非洲大草原的天然屏障,弱肉强食就是动物的原始世界,一种自然保护的生态环境,从不屑于人类为伍。 

 

它们无奈被狩猎、被肆杀、被擒扑、被迫离开野生地,它们怎么能安适于区区动物园的嗟来食,甘于被驯良、被展览,而忘了凶残的本性,那不经意被人类征伐破坏的原始丛林。国家地理杂志和动物星球让我们看到了什么?不就是维护大自然和谐保护生态平衡吗?但私底下我们看到了稀世动物的濒临绝种,爱有时候注定要被牺牲,就像史蒂夫厄文对鳄鱼狂热而奉献了自己,让人类对冷血动物起了真情作用,鳄鱼泪从来就不是虚伪的眼泪!

 

早期(1974年)有一部轰动的电影纪录片叫《Beautiful People》,把动物称之为美丽的人物,我想导演(Jamie Uys)别有用心,动物世界从来就不是虚幻世界,动物美丽就在于虎豹斑纹狮子王的毛发,那血盘大口,锐利的狼牙,活跃凶猛、物兢天择,驰骋于大草原,引向落日金黄。它们的繁殖有赖天与地,它们从来不肯拘禁于动物园,或沦为马戏团的小丑,不管未来是否自取灭亡,像生性慵懒的大熊猫依赖竹林潇潇。 

 

大熊猫稀世珍贵,但并不温驯。白鸽本性和平吗?大概是我们会错意了吧!日本狩猎船队前往南极猎杀鲸鱼,这是文化祭祀吗?不不不,这是人类智慧的权利,我们比动物高尚,有能力操控生杀予夺,那就别怪动物有反扑的决心!跟人类的好抢掠夺贪婪结果不同的是,那是动物的本能反应,也是性灵的攻击,玩蛇的怎么能不提防毒蛇攻心,困兽斗总是两败俱伤。 

 

从小我就喜欢参观动物园,那是对野兽基本的爱好和认知,但不知道囚禁的不自由对它们而言就是一种毁灭性,失去了原始的觅食能力就是毁灭了它的兽性,有一餐没一餐,一阵饱一阵饿,私底下局限扼杀了它们的晨昏,看不见动物凶猛,只听到野性的咆哮。多年前槟城植物园来了两只雌雄的黑猩猩,涌来了不少的观看人潮,很受群众欢迎,那时候电影《金刚》热门上映,美女与野兽最通人性,却原来是个大辣辣的悲剧。孰不知山林野猴自成其世界,那里自有野性和王法,没过几年雌猩猩就染疾死了,雄猩猩腥色发狂,被群猴攻击,不久也猝死了,植物园又恢复了从来没有的静谧。

 

曾经出国要求导游带我们去参观其他国家动物园总是被嘲笑,动物园有什么好看的?我心里总是想,管理好动物园就像管理好国家那样必须具备条件和素质,不然感觉上动物就好像残兵败将那样奄奄一息。去吉隆坡国家动物园到秋吉路转了两趟车才到达,那几只大笨象脚下被绳索捆绑走两步退一步好没来由,动物园不像植物园那样绿叶扶桑到处好遮荫,赤道的天气毒辣,感觉火上加油。

动物园从来就不是动物的美丽家园,我突然觉得我们的动物好委屈好可怜,适者生存的环境也会让动物情不自禁抓狂!

(光明日报/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20    31/12/2007   星期一) 

 

 

幸福时光就要溜走了!

外面风雨如晦,这里面婉转如星辰。婚姻不是沉缅的一块幸福白面包,而是一杯浓烈的红茶,有人喜欢它的颜色、光和亮,但不知道这激情里面的翻搅,不只是甜,也有苦涩的滋味。

幸福不是童话,而是寻寻觅觅的过程,受伤了,经验了,现实了,温存了,是好是坏你都愿意去承担,那么幸福可能就不远了。或许你只是扮演一个退让的角色,也尝试过委曲求全,夫妻一体,也没有孰重孰轻,不想破坏这一刻的宁静,沉默三分钟,就宽恕了吧!

我和妻子就是这样磨合的,菱角分明,块垒分明,很多时候性格是不能勉强的,想做就去做了,知道对方的心意或故意讨好,得到了欢心,那就够了。那就够了,不必等到有钱才去买卖爱情,希冀过二人世界,无争的,但有悔,婚姻不幸福只是那一时间的挫败,思想不够成熟或不够沉稳,不能妥协,那就是了,不能说是人生的彻底失败,或价值观的诋毁,完了、完了!

爱情是必须是经得起考验的才配去拥有,没有感觉感受不到只是要求得太过完美,不能够将就,内心不够善良,当你还在犹豫不决,你就放弃了吧!爱情只是存放心中豢养的玫瑰,小说养活了它,艺术仰赖了它,电影成就了它,你怎能没有勇气去承担,闭目思过,不如养精蓄锐。

现实来了。一椿椿一件件的琐碎生活等待收拾,病人死了你也不能死,因为你必须看顾不能让生活捣毁、倾轧,如果你渴望幸福时光,那么把心去换,即使鲜血淋淋,也没有悔意,很多人太爱幻想,不切实际,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即使喊了千万次也得不到回应。

而今我懂了,自筑的城堡容不下善变的心,幸福时光就要溜走了,我爱你,只能对爱你的人说,两情相悦永远侯时机,缘分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南洋副刊/商余   随笔/钟可斯   02/01/2008  星期三)

谁记得南京1937 的哀嚎

                         


战争是残酷的,血淋淋的梦魇,即使活在盛世,也要感觉此恨绵绵。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至此一生就为了宣告世人,南京大屠杀铁证历历,白纸黑字呈堂,永志不忘,战后幸存的孤儿也成了百岁老人。一幕幕的黑色纪录,殷红的血泪山河,成了抹拭不去的历史和耻辱,让她积郁成灾,那一声轰然炸响,仿佛1937南京的哀嚎。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自传电影是她的遗志,《南京》纪录片也是根据她的遗作《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而改编,类似中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我看了倍感冷然,就像当年日本部队的尖刀步枪,无情的刺向妇孺,奸淫掳掠,将软弱可欺的老百姓生坑活埋,被砍头、虐杀、凌辱的不及其数。日本死不改悔,在历史课本典籍篡改侵略史实,称之为进出,即使我们远在南洋,也曾经历那惶恐不安三年零八个月的战乱。这教我们无知的后人怎么能不愤慨,即使日本的饮食文化高科技产品如何赞叹俘虏了我们,我们也要坚决说不!


 


日本的帝国主义思想从不间歇,日本首相不时祭坛朝拜靖国社就是罔顾祸害他人的耻辱,对死去的剑峰部队崇拜就是对那些被日本铁蹄践踏的无辜殖民残忍,似乎强权当道挥军肆意杀戮的才是荣誉英雄,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等待被宰割的亡国奴就是该死的狗熊。日本当权派从不正视2战遗祸,也从不面对慰安妇的血泪控诉作出官方道歉,对韩国、中国人民的心灵伤痛归咎于历史。如果不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团,日本帝国也不会束手停战无条件投降,在中国早已七百万屠城。


 


李香兰的〈何日君再来〉余音绕梁,听在中国共产党的耳里尤其感触:靡靡之音,祸国殃民呀!真是商女不知亡国很,隔巷犹唱后花庭!像我们这一代或许还有些历史感和耻辱,剖腹灌肠的行刑,日本倭寇的狰狞邪恶,再下一代就完全不知了,总是以为日本很有文化、很良善,日本卡通漫画很KAWAII呢! 


 


他们没有德国人的良知,纳粹主义的洗濯和伤口,这使到德国在战后奋发图强维持和平,他们承担了原始的罪孽,但也如释重负解放了军事条约,愈发科学和兴起了人道主义。张纯如著的《南京浩劫》大致上参考了《拉贝日记》的德国商贾和美国传教士如何动起了恻隐之心解救了水深火热的中国人,那被称之为南京天使的美国史馆救护人员的拥戴和抗争,战地记者和学者的研究报导,那些在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惊心动魄的追忆,泪眼涔涔!回顾历史的酸涩,即使眼盲了,心却不肯盲,只是为了向世人见证,战争的残无人道和灭绝人性。尤其像欧美以及大部分同在一个地球村的人,他们不知道南京大屠杀的悲惨实录,他们看不到比911恐怖袭击更惨绝人寰的历史遗祸。


 


日演出《投名状》标青心理层次鲜明的李连杰访谈时说得好,这时代没有真英雄,真正英雄惟有在祸国殃民的战乱时代方才出现,我们不需要这种际遇只要现实安稳,英雄主义牺牲在他人眼中可能是威胁的恐怖袭击。看了《南京》我的心更沉落,法国梧桐、雨花石、玄武湖,谁来给这六朝京都订下和平条约,让后代永不受外侮践踏欺压!


(光明日报/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18    24/12/2007    星期一)

全球化与环保等着你



 


从前是什么时候?也许是2战之后吧?我们读历史,了解时局,懂得国际分野,人权主义,但日子还是一样过得庸碌不堪,也不在乎水深火热,谁说马来西亚人是住在树上的,谁是井底之蛙,因为我们正走向全球化。臭氧气层破了一个大洞,红树林被捣毁,候鸟向南飞,环保分子早已出来抗争!我们滋滋有味享受着经济快餐,一杯星巴克的浓郁莫卡,读着GNH国民幸福指数,谁晓得物质文明并不意味着心灵快乐。我们正臆测股价原油导致的通货膨胀是百分之几,我们像夸父逐日,让地球炙热地燃烧。



活在当下才突然省起我们是冰山一角,逐渐溶解的浮冰,我们有必要知道全球化见证了什么?即使你不上互联网,不看报章新闻,你也将感受到日常生活的乌烟瘴气和压迫感,即使你满足于现状,你还是会感受到周围环境的纷扰和人言可畏。海水不再湛蓝,居住的空间愈来愈局限,而绿化城市就是环保的诉求,能源消耗是我们潜在的危机,如果你爱护下一代,那么你就必须是环保的一分子。



全球化这个字眼不过是姗姗来迟,冷战时代早就有了好莱坞和电影明星做为偶像崇拜,黑白电视卡通迪斯尼是我们小时候的梦幻王国,世界国旗七大奇观是我们喝可口可乐和发达汽水所搜集的瓶盖认知,汤杯世界杯奥运会是我们沸腾的全球运动,拳王Mohamad Ali的擂台赛倒了,唐山大兄李小龙也跟着暴毙在床,我们的80年代精神涣散,我们也可以去崇拜像切。格拉瓦那样的革命分子,只是谁还有这样的狂热去关注动荡时局和麻风病的根源,这是我在电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车日记》所了解到的仁义,总有一些事件会影响我们心灵唤起我们的良知而决定了真理(他的弃医从戎),这是人性的意愿吗?



我们不是愚昧无知而是生活的陋习,即食即丢有钱就花费/浪费,在高科技异动的潮流底下,我们很难再回到生活的朴素无华,讲究品牌品味就是不讲究品性,一切向钱看齐,豪华奢侈志在必得,就怕赌输了。谁说生活不是一场全情的赌注!试试看每天窝在家里养鸡种菜烧水煮饭,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了,生活倾扎就是经济影响的原动力,家庭主妇不再专注于家庭而投向竞争职场,一切感情理念如逾期食物也只能暂时冷冻,如果还有时间提起蒸煮那才叫幸福。



从前中国人相信唯有共产党才能解决吃饭问题,现在凭信的是社会主义改革,邓小平说不管白猫黑猫会捉老鼠的就是好猫!哈,柏林围墙倒了但宗教藩篱还在,资本主义不好就是穷者越穷富者越富,但我们还是相信自由的定律,有了钱就可发财立品,可是我们忘了孔子所强调的‘恕’字,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饭饱了也不要让别人挨饿!像德兰修女这样遗爱人间的活菩萨其实不多,生态环境并不像国家地理杂志那样镜头唯美、动物凶猛,全球化也只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环保拯救的不仅仅是地球,而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处,我们经历过黑暗的猖狂时代,所以更应该知道和平的用心,诺贝尔和平奖颁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请愿,一个持续的共同目标!就像世界文化遗产所必须申述的古迹,不仅仅是保留了历史文化,也阐述了世代文明的象征,我们不是时常疑问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吗?木乃伊的神话就是灵魂不死的奇迹,我们只有一个共同存在或毁灭的地球!



(光明日报/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17    17/12/2007   星期一)

〈吉祥三宝〉歌

(女儿):阿爸,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爸爸):对啦!

(女儿):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

(爸爸):在天上。

(女儿):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

(爸爸):它回家了。

(合):太阳,星星,月亮就是吉祥的一家!

 

(女儿):阿妈,叶子绿了什么时候开花?

(妈妈):等夏天来了。

(女儿):花儿红了果实能去摘吗?

(妈妈):等秋天到了。

(女儿):果实种在土里能发芽吗?

(妈妈):它会长大的。

(合):花儿,叶子,果实就是吉祥的一家!

 

(爸爸妈妈):宝贝,爸爸象太阳照着妈妈。

(女儿):那妈妈呢?

(爸爸妈妈):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

(女儿):我呢?

(爸爸妈妈):你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

(女儿):哦!

(合):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原谅我后知后觉。我至今才看了布仁。巴雅尔的〈吉祥三宝〉卡通MV,久久感动不能自己,我也赶紧买了他的专辑《天边》来听,所有歌词都有很深的寓意,环保、哲理。他如是说: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家庭和美好生活。关键是我们怎么做才能不让家庭破碎,环境污染,社会持续平和不捣乱!

 

社会瞬息万变,新闻无独有偶。小瀛盈小奴琳的夭折让人扼腕叹息,做为父母的不无哀痛和遗憾,一朵盛开的桃花就这样凋谢了。我们不是不明白父母的责任重大,女儿的心枯萎了,谁来拯救给她换心施展手术,这就是社会的宽容和爱心了。情同此理,泯灭的人性,就像刁曼岛的渡轮罹难,船就要沉了,没有父母不抱着牺牲的决心挽救那弱小的生命。母亲被抢劫瘫痪成了植物人,谁来哺育那嗷嗷待哺的婴儿,因为医疗的疏忽,让初生的女婴失去一只小手臂,将来谁来给她回答!如今的新婚夫妇有了鸿沟,骨肉相连心向谁,缺了一个天一个地的心灵都是不完整的啊!

 

我也觉得婚姻很难维持,如果不懂得礼让和宽容,家庭破碎,倒霉的就是孩子了。单亲家庭背后总是有余恨,今生无缘做夫妻也不要把错误毁在孩子身上,也不要怨恨让孩子跟自己同归于尽,再怎么过不去,也要放孩子一条生路。不要诅咒命运,我们有心经解难,如果你读书识字,你该懂得吉祥的寓意,它牵系着母体、大地和宇宙,灌溉幸福的就是满满的爱心了。

 

这是蒙古汉子布仁。巴雅尔写给三岁女儿诺尔曼的一首歌谣,原系着大自然和草原的和谐、仁义,扬抑着马头琴的和牛奶的鲜甜意味,让你听了感觉生命的舒坦和循环不息,就像眼前一条蜿蜒流淌的母亲河,给你蔚蓝的倒影和绵绵无尽的苍穹,让我们去关怀,去爱!

 

论婚姻论造化谁也比不上钱钟书与杨绛的霜严清秋,读杨绛著的《我们仨》没有不掩卷叹息岁月的冷然。钱钟书去了,亲亲骨肉也去了,就她一个老人坚强的活着。我们的社会再怎么黑暗也比不上文革时代的残酷无情,她与钱钟书举案齐眉走过百年世纪,到底也没有意难平。

 

所以听〈吉祥三宝〉我还是觉得有福了,生命的涌现总是在最黑暗处,像星星,月亮,太阳一样各司其职,不放弃就能寻找到人世间的光明。

(光明日报/论坛  钟可斯/三昧书16   10/12/2007    星期一)

我愿与你策马同行 奔驰在草原的深处。。。。

“我愿与你策马同行    奔驰在草原的深处

 我愿与你展翅飞翔    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布仁巴雅尔。天边》——

我不知道原来感动可以如此延绵不绝,在我听了布仁。巴雅尔的《天边》之后,我把忧伤藏起,让生活的不如意找到了空隙,让生命的晦暗遇见了禅机,仰赖了他的声音呼吸,在草原的幽谷。——钟可斯

布仁巴雅尔的歌声质朴流畅,仿佛山涧里流淌的溪水沁人心脾。那种深沉幽远的演唱风格将歌曲《天边》的已经表达得淋漓尽致。——吉尔格楞(《天边》词作者)

  对于《天边》专辑我个人好喜欢这唱片里面的歌,音乐感丰富,不仅表现出民族音乐富于浓郁地域特色的独特而优美的旋律,又把时尚和流行的编曲和配器融入其中,使整张CD的民族音乐摆脱陈腐,听起来耳目一新,充满全新的时代感。这种尝试和探索也将给民族音乐以新的发展和空间,我想这张专辑不仅在国内市场,在香港甚至国际市场上都会有不错的成绩。——欧丁玉(张学友指定音乐制作人)

  布仁巴雅尔的声音一定具有魔力,如同古希腊神话中所描述的那样,听了这种歌声的人几乎无一幸免,全部被俘获。……从国际最大的娱乐传媒公司维亚康母属下的MTV电视网国际总裁毕龙毅(Bill Roedy),到MTV大中国总裁李亦非;从邓小平的大女儿邓琳到香港招商局董事长秦晓,从著名蒙古族歌唱家德德玛、拉苏荣到中央电视台著名的音乐导演王冼平,更多的人成为布仁巴雅尔音乐的支持者。原因很简单,魔力来自布仁巴雅尔迷人的歌声和他对草原充满深情的表达。……《吉祥三宝》这个作品是布仁写给三岁的女儿诺尔曼的,这首歌的童声部分是七岁的英格玛,是真正原生态的,是呼伦贝尔的新鲜牛奶的味道,这些你是永远也品不够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道力金老师的声音中流淌着额尔古纳河的湍流,覆盖着兴安岭的皑皑白雪,他的声音应该让我们把耳朵洗干净,跪下来倾听。……《天边》整张专辑是京港两地音乐人联手打造的一个优秀的世界音乐项目。

http://www.qbaobei.com/htm/erge/FZEG/154702511.htm

http://www.gaoshou.net/flash/show.php?id=6782

http://hk.geocities.com/uncle_jameswong/song_98.htm

                  

“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5a5VA3KjQ

动态无比,极具震憾,全新演绎时代经典名曲,集结多位国际音乐高手。

空气感清晰可闻,层次更见鲜明,乐器质感玲珑浮凸如置身现场。

曲目简介
01 将军令 02 十面埋伏 03 渔舟唱晚 04 康定情歌 05 满江红 06 茉莉花
07 我的祖国 08 凤阳花鼓 09 长城谣 10 梁山伯与祝英台 11 黄河

             

清明上河圖》畫長528公分,高24.8公分,是北宋畫家張擇端的作品,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該圖描繪了清明時節[1]北宋京城汴梁汴河兩岸的繁華和熱鬧的景象和優美的自然風

光。作品以長卷形式,採用散點透視的構圖法,將繁雜的景物納入統一而富於變化的畫卷中,畫中主要分開兩部份,一部份是農村,另一部是市集。畫中有八百一十四人,牲畜六十多匹,船隻二十八艘,房屋樓宇三十多棟,車二十輛,八頂,樹木一百七十多棵,往來衣著不同,神情各異,栩栩如生,其間還穿插各種活動,注重情節,構圖疏密有致,富有節奏感和韻律的變化,筆墨章法都很巧妙,頗見功底。據香港藝術館館長稱,畫中有腳店(豬肉店)、又有正店等的建築物,既能描繪當年的民生,又能把細緻的東西勾畫出來,故宋徽宗酷愛此畫,用「瘦金體」親筆在圖上題寫「清明上河圖」五字。

                              

                        

是西方人開啟了絲綢之路的近代史,甚至“絲綢之路(SILK ROAD)”這樣一個術語都是西方人命名的。1877年,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在他寫的《中國》一書中,首次使用“絲綢之路”一詞,代替了曾經出現過的“玉石之路”、“佛教之路”等名稱。重新“發現”它的是一批西方探險家,他們以堅忍不拔的毅力深入到這片古老的亞洲腹地,在自然環境和人為條件都非常惡劣的情況下開始了最早的考古發掘和學術研究。然而不幸的是,他們本身並不單單是學者,幾乎每一個外國探險家在離去時都帶走了數額龐大的文物。那些被挖掘、被切割的文物現在還陳列在他們各自國家的博物館裏,和他們的名字一起被世人觀瞻。今天的人們如果需要對那些文物進行研究或拍攝的話,便不得不遍訪瑞典、英國、俄國、德國、法國、日本、韓國、印度等十幾個國家。

 

現在,人們所說的“絲綢之路”,主要是指西域沙漠中的綠洲之路。用如今的地名表述,這條路由東往西的延伸依次是:以長安或洛陽為起點,經過河西走廊出玉門關和敦煌的古陽關西去,進入新疆後分成北道、中道、南道三條路線西行。北道經吐魯番、吉木薩爾、伊寧前往裏海沿岸;中道經樓蘭、焉耆、輪臺、庫車、溫宿、喀什,越過帕米爾高原,到達地中海東岸地區;南道是沿塔克拉瑪幹沙漠南緣,經若羌、且末、民豐、和田、莎車,翻越世界屋脊,過阿姆河到伊朗,最終抵達伊斯坦布爾城,也就是昔日東羅馬帝國的首府。

继原创禅理音乐专辑《空》震撼乐坛后,作曲家邓伟标再以全新原创作品《千江汇流》冲击乐迷的听觉神经。唱片以中国各大江河及沿岸生态环境作为灵感来源,每首曲目均以著名河流而命名,如《雅鲁藏布江》、《乌苏里江》等,创作思维新颖且富有完整概念性。作品糅合流行、古典、传统古韵与少数民族音乐等曲式于一体,旋律优美极致,既充满泥土味道又有现代舞曲风格,带出了独树一帜的Fusion式新纪元音乐意象。

推荐曲目:《雅鲁藏布江》、《钱塘江》、《漓江》

          

几千年历史的沉淀,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散发着民族文化之光的乡村聚落:大理、平遥、凤凰城……多彩的形态,古朴的民风,独特的建筑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使得这些古城镇散发出各有千秋的鲜明特质。这些美丽而古老的家园,正饱受着城市化洪流的侵蚀,一天天从我们的视野里远去。通过音乐的指引,穿越历史的风景线,走近这些田园牧歌般的家园,去领略其中的神韵。

专辑收录的乐曲均为原创,民间乐器自然古朴的原音与现代音乐表现手法相结合,揉合出耐人寻味的听觉效果。每一首乐曲旋律的主题均提炼于当 地的音乐元素:或欢快活泼、或神秘浪漫、或精致优雅、或古朴凝重……但同样都那么自然而流畅,展开一幅幅迷人风景,讲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在悠扬的旋律中抵达内心的简单和宁静。

天边有一棵大树   那是我心中的绿荫                                          

远方有一座高山   那是你博大的胸襟                                         

我要树下采择    去编织美丽的憧憬                                            

我要山下放牧    去追寻你的足印                                                

 

学校放假了

年尾学校放长假,清晓路上私家车减少了,24孝父母终于喘了口气,不必每天忙着接送宝贝孩子上学、放学、课外活动。学校放假了,小孩子全天候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也是一个头痛问题,养成了他们懒散的习惯,不然就手持摇空器不停的转换有线电视频道,嘴里叼着各种各样的味精和零食,漏夜玩着电子游戏、上网搜寻,不停玩着手提电话。不出门或父母不放心让他出门,怕他不安全胡乱交友学坏了,怕社会风气影响,让现代的小孩过分受保护,被隔离,社会意识薄弱,就像日本社会愈来愈多的宅男、宅女。

 

我记得华校生学校假期有好多功课要做,书法大小楷生字练习周记作文要交,不像英校生那样轻松自在毫无拘束可以尽情玩乐,但好坏很难说,好就是多一种学习语文的优势,坏就是缺乏独立思考,一切只能按部就班遵循师长的规范进行,在人格教育方面英校生要比华校生乐观许多,应变能力强多了。华校生就是太过严谨,不苟言笑,也有一点怕输的心理。读书时专注读书,玩乐时尽情玩乐,这是英国教育的典范,可见玩乐也是一种培养人格和自我的教诲,在将来面对社会困境时也有了转圜的余地,不至于太过悲观。

 

学校放假了,免去了读书考试压力的松弛,也是培养孩子兴趣和独立个性的空当,父母该花点时间精神让孩子发掘生命的闲暇时光,给孩子一个美丽的童年和快乐成长的阶段,要读书也是增进额外知识的课外读物,而不是独沽一味的参考书。假期玩乐是学生们的余兴节目,但玩什么那里玩跟谁玩有没有益智游戏是父母应该关注的活动。若说命好,那就有机会跟着父母出外旅行增广见闻,异国风情或四季更迭就是国家地理文化的学习,行千里路胜读万卷书就是这个道理。若说命不济,那就得跟着父母身边学习打工赚钱,提早了解现实的人间疾苦。但孩子有没有出息却跟这些命水无关,而是环境教养问题,将来能不能成才很难说,我们都知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天才也很有压迫感,难保精神不忧郁!

 

若说现代的孩子跟从前的社会有何不同,那就是物质超越了文明,头脑精灵但生活依赖,读书成绩优良挂帅,似乎文凭就是三千宠爱,社会意识备受考验,他们觉得拥有是理所当然的事,缺乏是羞耻的行为,有钱就是高尚,贫穷就是罪恶,不懂未必就要去学,不知道路应该要怎么走,吃苦是怎样的滋味,因为父母太过于宝贝了,没有的还得花钱尽量去满足,不知道泥巴要如何提炼成钢?

 

 

他们是比我们幸福得多了,走过堤岸看到的是酒店豪华公寓商业广场餐饮海鲜舫,看不到从前的泥泞沼泽垃圾场木屋区贫民窟的拥挤和杂乱无章,看不到贫富悬殊的低下阶层和劳动生活,他们很难想象生活是如此阴暗和甘苦回味,没有名牌或衣着光鲜,没有快餐或山珍海味,只有粗茶淡饭和番薯粥,只有红鸡蛋和面线糊的生日,但这样的处境并不意味着不快乐,而是生活朴素和理想的安定,因为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片天!

 

 

只是现在你很难去教育一个孩子要如何知足常乐,为什么别人坐车而你必须走路,他们会怪罪那是因为父母没有出息。学校放假了,我们是否应该教育孩子父母的苦心,这些都不是课本上教的玩意,而是现实生活的完整体验。孩子,从今天起你应该学习扫地烧水煮饭洗碗碟赚取零用钱了,而不是做伸手将军!

 

(光明日报/言论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15    03/12/2007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