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动物凶猛

有智慧就不是动物,驯良的就不叫野兽,父母带小孩参观动物园或观看马戏团千万要留神,别让孩子成了无妄之灾! 

 

 

 

今晨又看到报章新闻,美国旧金山动物园的猛虎脱逃出笼咬噬伤人,它是愤怒攻击抑或饿得闷得发慌?那纯粹是意外吗?动物园其实就是动物的牢笼,被大自然遗弃了的生命本质。动物原是充满野性的呼唤,它属于山林、沼泽、海洋、洞穴、荒野、沙漠,就像非洲大草原的天然屏障,弱肉强食就是动物的原始世界,一种自然保护的生态环境,从不屑于人类为伍。 

 

它们无奈被狩猎、被肆杀、被擒扑、被迫离开野生地,它们怎么能安适于区区动物园的嗟来食,甘于被驯良、被展览,而忘了凶残的本性,那不经意被人类征伐破坏的原始丛林。国家地理杂志和动物星球让我们看到了什么?不就是维护大自然和谐保护生态平衡吗?但私底下我们看到了稀世动物的濒临绝种,爱有时候注定要被牺牲,就像史蒂夫厄文对鳄鱼狂热而奉献了自己,让人类对冷血动物起了真情作用,鳄鱼泪从来就不是虚伪的眼泪!

 

早期(1974年)有一部轰动的电影纪录片叫《Beautiful People》,把动物称之为美丽的人物,我想导演(Jamie Uys)别有用心,动物世界从来就不是虚幻世界,动物美丽就在于虎豹斑纹狮子王的毛发,那血盘大口,锐利的狼牙,活跃凶猛、物兢天择,驰骋于大草原,引向落日金黄。它们的繁殖有赖天与地,它们从来不肯拘禁于动物园,或沦为马戏团的小丑,不管未来是否自取灭亡,像生性慵懒的大熊猫依赖竹林潇潇。 

 

大熊猫稀世珍贵,但并不温驯。白鸽本性和平吗?大概是我们会错意了吧!日本狩猎船队前往南极猎杀鲸鱼,这是文化祭祀吗?不不不,这是人类智慧的权利,我们比动物高尚,有能力操控生杀予夺,那就别怪动物有反扑的决心!跟人类的好抢掠夺贪婪结果不同的是,那是动物的本能反应,也是性灵的攻击,玩蛇的怎么能不提防毒蛇攻心,困兽斗总是两败俱伤。 

 

从小我就喜欢参观动物园,那是对野兽基本的爱好和认知,但不知道囚禁的不自由对它们而言就是一种毁灭性,失去了原始的觅食能力就是毁灭了它的兽性,有一餐没一餐,一阵饱一阵饿,私底下局限扼杀了它们的晨昏,看不见动物凶猛,只听到野性的咆哮。多年前槟城植物园来了两只雌雄的黑猩猩,涌来了不少的观看人潮,很受群众欢迎,那时候电影《金刚》热门上映,美女与野兽最通人性,却原来是个大辣辣的悲剧。孰不知山林野猴自成其世界,那里自有野性和王法,没过几年雌猩猩就染疾死了,雄猩猩腥色发狂,被群猴攻击,不久也猝死了,植物园又恢复了从来没有的静谧。

 

曾经出国要求导游带我们去参观其他国家动物园总是被嘲笑,动物园有什么好看的?我心里总是想,管理好动物园就像管理好国家那样必须具备条件和素质,不然感觉上动物就好像残兵败将那样奄奄一息。去吉隆坡国家动物园到秋吉路转了两趟车才到达,那几只大笨象脚下被绳索捆绑走两步退一步好没来由,动物园不像植物园那样绿叶扶桑到处好遮荫,赤道的天气毒辣,感觉火上加油。

动物园从来就不是动物的美丽家园,我突然觉得我们的动物好委屈好可怜,适者生存的环境也会让动物情不自禁抓狂!

(光明日报/论坛   钟可斯专栏/三昧书20    31/12/2007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