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的選擇

                 

天才是甚麼?不過是靈魂的伺機,一個語言數字的應對。給你小小的洞天去鑽研,至死方休。天才大部份都是不快樂的,他們很小就嶄露頭角,鶴立雞群的讓父母引以為傲,他們傲視平庸,以致找不到童齡的自由和快樂,他們活在自我而冷清的世界裡。父母是他的堡壘,他們只有觸覺和高台,一個可以仰望的天窗。

也許因為靈敏、敏感,以及感情逾越,尤其對數目字方成式的機智解套,讓人驚訝、讚嘆。我們喜歡把小巫之大稱之為神童,根本不理他們的心智是否成熟,他們的樂趣是甚麼,他們嚮往的世界是否在身邊,卻把他們的天份投資在象牙塔的頂尖,讓他們頓感舉世荒漠。每一道注視的目光都是不解的茫然,這樣的神童未免太過沉重了,無法釋懷,釋放,這樣一個至高無上的天平。像之前的張世明讓我不忍悲歎,而今蘇菲亞的選擇更讓世人婉惜、震驚,主要是他們活得並不快樂。

天才剝削了生平的樂趣,那童齡應有的無知和天真。或許像娛樂圈涉世未深的男女明星偶像,像大馬的許多童星和偶像爭霸逐夢的光環,我們都有目共睹。做父母的也只能推波助瀾,盼他們有一天也能夠閃爍成星星,光大門楣,因為名利是所有世人的焦點,萊塢金像獎星光大道是演藝世界的一道門檻,但張世明所向不同,蘇菲亞也不同,他們的路是冷門的藝術,是科學家的試驗和數學家的幾何那種重複的數據庫,沒有絲毫的情趣和娛樂可言,只有接近成功的智慧和考驗,他們缺乏糜爛的生活,光和熱。

我們都懂平凡人要甚麼,但天才未必能夠選擇。生活的壓迫不只來自家庭環境,也來自世人的見解以及目光,那種並不容易的取捨以及感同深受,做父母的總是懷愧疚心理想要補償,但補償不了心靈的破碎。我讀了蘇菲亞的報導,她只是選擇了不枯燥的生活以及自我的快樂方式。對外人而言,這是憤恨、逃避、陰暗,對蘇菲亞而言,這是靈魂的救贖。我們都覺得這是社會普遍的失衡,家庭破碎的暴虐,也許不完全是報復的心理,出賣靈魂或肉體發洩。23歲的她完全獨立了,處女下海未賞不是人海勾奇,畢竟這是笑貧不笑娼的世界。像阮玲玉演的花街神女也有一種不經世故的滄桑,最重要是她憐愛自己,而不是可憐,可憐的是蒼生。

從前的小歌女讀書不多,像鄧麗君、梅艷芳曾經歷盡滄海而被萬人景仰,感情路上幾經波折而屹立不倒。因為他們懂得自憐自愛,懂得如何才能使自己快樂多一點,戀戀歌衫到最後孤身走我路而得驕傲和掌聲。真的沒有人可以批判誰如果他並不仰人鼻息如果他清高,不要把道德標準置放他人身上如果你並沒有同樣的處境或傷害。

蘇菲亞她讓我聯想到法國女明星蘇菲.瑪索的一脈純情到寬衣解帶的無悔青春,只是不能把神童和神女畫上等號。每個人都有他的理解和接受度,我想教育是關鍵。那些把性愛都一律看成齷齪行為的人對人性顯然有極限的理解,不然就是虛偽或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光明日報/光明論壇‧文:鍾可斯‧2008.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