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学张无忌画眉


 


这是我看过电影电视剧N次版的《倚天屠龙记》了!饰演历代张无忌的就有郑少秋、尔冬升、梁朝伟、李连杰、吴启华、马景涛、苏有朋与现在正播映的邓超,饰演赵敏周芷若小昭殷离的在你心目中又是谁呀?她们是张无忌最爱的四个女子,无奈江湖局势苍茫,不管谁来当家作主总会有偏颇,兵刃血腥不在话下。张无忌是宅心仁厚的,他不能当机立断杀人灭口,即使面对仇敌还是心存宽厚,像爱上赵敏这等诡计多端的小魔头就没辙了。到最后只能退位让贤放弃明教教主身份,英雄气短的给赵敏画眉,从此隐居江湖,像杨过与小龙女,不问世间刀剑情痴与风波诡异,(直到《倚天屠龙记》黄衫女子跟丐帮的渊源我们才惊艳古墓派也有后人!)反正不是你找别人雪耻就是别人找你报仇。


 


我说过在金庸的武侠经典小说我最喜欢张无忌,他是武当七侠之一张翠山的儿子,跟父亲一样正义凛然不为魔教所动,却因为情之所锺而种下祸根,到最后承担了所有过错自刎而死。逼不得已母亲殷素素也要跟着殉情,临终交待张无忌的一句话就是,越是美丽的女子越会骗人!这是张无忌小时候的阴影,他几乎都被朱九真、赵敏、小昭、周芷若愚弄过,吃了不少苦头,可是他都轻易的原谅了她们!这是张无忌的弱点,也是他的优势,因为这样他比其他男主角快活,每个接触他的女子没有不被他的热诚感动而死心塌地爱上他。他也曾在周芷若眼下自剖对她们四个女子的爱是什么?他虽然同样爱上她们,但这爱是有分野的,对蛛儿心生怜惜,对小昭多了一份敬重,对周芷若是又惧又怕,而对赵敏却是刻骨铭心的爱!


 



 


可知道赵敏是汝阳王的郡主,是各大门派和明教的死对头,朝廷就是要灭了这些造反的江湖异士才能永保太平!赵敏也因为爱他而背叛了宠爱她的父亲。可见情字在武侠小说是如何颠覆了礼教道义侠客心肠,像杨逍与纪晓芙的私生女就叫不悔。张无忌的一生动荡都能化险为夷在于他的光明磊落和不拘泥于行,最后画眉表示了他的淡泊,他从不在乎名利和江湖地位(武林盟主),他在乎的是与爱人厮守一生,在尚未完成周芷若的誓言,他跟赵敏似乎还有魔咒未解,也只能画眉了。这就是张无忌的无计可施和爱情的结局。


 


《倚天屠龙记》好看就在于师徒、父子、兄弟、夫妻、男女情义二字,最壮观就是武当山实景拍摄,这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张君宝(张三丰)创立的武当派,张无忌除了遗传父亲的武当绝学,还有九阳神功护体,传自义父金毛师王的七伤拳,明教的乾坤大挪移,祖师爷临危授命的太极剑,蝶谷神医起死回生的针灸学,在金庸武侠小说中可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这样的英雄谁不青睐,只是在情欲浪漫的环节输给了韦小宝!


 



 


《倚天屠龙记》辗转拍摄了武当山、桃花岛、龙游石窟、武夷山四地,杀青大戏落在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张无忌挺身救明教这场戏上。这场戏在40集的电视剧中为第14到第16集,但由于涉及的演员众多,打斗场面纷杂,对拍摄和动作的要求都很高,剧组放在最后来拍,制片人张纪中也来到武夷山,现场指挥拍摄。经常向媒体哭穷的张纪中此次埋怨起天气来,张纪中说,《倚天屠龙记》到哪里天气都不好,拍摄不得不延期,其实早该杀青了。

妖魔鬼怪不是儿戏!


 


生死压迫难免起了反抗之心,就像那泼猴反到了天庭,这人世间的公道就是不欺瞒,即使是位列仙班也不能将就,把妖魔鬼怪通通都看扁了!做人要懂得修行的好处。做神仙也不能太狂妄自大,不然来了一个孙行者就让玉皇大帝吃不消,最终还是要靠佛法无边来镇压幽冥的挑战者。我的晦气和郁闷都解开了,原来上天有上天的规范不能逾越,人间有人间的浑沌未能免俗看清楚,这苦难就只有自食其力方能得道多助,我们显然有很多课业要做,千秋功过不能一笔勾销啊![新版西游记] 让我感觉返老还童,叫苦叫嚣不如诚心诚意悔改,把那毛躁脾气做人的原则彻底给顿悟了,那么即使碰上邪魔外道也不怕入侵,或许还能练就一身的功力和悲悯之心,在危难时也有菩萨来相救!它颠覆了文学经典的不可能,把这滚滚红尘给踢翻了。这人间天上也有伦理的位置和泯灭的恩仇,真是令人大开眼界,翻旧账,揭底牌,给众仙家的前尘作了一次灿烂的回眸,他们是如何摆脱肉体凡胎上了封神榜!不像石猴子那样无父无母从石崩出来,在阎王殿的生死簿上画下一道叉叉,跟豺狼虎豹称兄道弟,妖魔鬼怪也是有情意的,跟哪咤与二郎神杨戬大战三百回合,一个变成仇家一个成了知己,他们都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就因为反叛主义精神。这寓喻就是挑战当权派,不肯服输呀![新版西游记] 跟经典版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它颠覆了传统的意味,把人性血腥道义天条都置在同一个火炉里练就,神仙也有苦恼,玄奘也要历经浩劫才能取得真经超度三藏不堕地狱之轮回。我们的生死早就预约了,命运不济只是勾魂的法术,人定胜天就要看造化了。看[新版西游记] 无疑是照妖镜,看看我们是否还桀骜不驯把一切是非黑白当成妖魔鬼怪来挑战,到最后悟了空!

冰岛 Eyjafjallajokull

绝望是透明的吗?


冰川火山如斯悬念的咒语:Ay-uh-fyat-luh-yoe-kuuti


飞鸟也绝迹成了探险成了灰


我们的悲剧不是早已酷寒冻结了吗?


我们的贪婪邪恶就是来自金银岛的人


不小心就咬到舌头


在深海里看不见蓝鲸只有包藏祸心的红色岩溶


在震动。向世界的尽头


我们兀自痛苦地萎缩


流泪的冰河期是飞行禁止的思念


你在远方打战也没有了航空送暖的家书


 


风向十里烟尘数码你已经扰乱了小小的宇宙,蒙蔽了疆界


我们21世纪灾难的延续


我该如何向你请求停止而不惊动死亡?


Ay-uh-fyat-luh-yoe-kuuti


埃亚菲亚德拉冰盖蒙着脸送来骨灰云


这是冰岛最潋滟的诗句了


纽曼在歌唱落地的尘埃


绝望的诗人不该沉浸在梦境。



 



 


毛泽东时代最后的舞者


李存信,他是中国扬名国际的芭蕾舞者,当年的叛逃(背叛祖国)也曾引起轩然大波,在山东青岛老家的父母被批斗为反革命分子,他也被禁阻不能归乡探亲,从此生死两茫茫。直到毛泽东故世四人帮倒台他才跟至亲相会,这其间他经历了伟大的革命洗礼,共产与资本主义的文化冲击,芭蕾艺术的象征,爱情与自由的震荡。电影也是如此生动演绎着艺术家的未知与理想的追求,芭蕾舞姿的曼妙如雪花轻轻覆盖大地。这外面的世界正辽阔心灵正苏醒,他绝不后悔当初的意志决定!


这是一部色彩浓郁的自传电影,有关李存信的一生梦幻芭蕾以及地转天旋。毛泽东大跃进时代的盛衰如何左右了懵懂少年踏上芭蕾艺术团的先锋,一个人饱就是一家人饱的生活形态如何把革命思想给推进了时代的浪潮,显然芭蕾舞也成了宣扬革命的样板戏。这戏里不乏芭蕾基础的艰辛训练和舞动场景,不只是艺术层次、风格和意境,也让观众感受到了这人生际遇的颠簸,尤其是政治领导江青对芭蕾舞表演艺术的反应吆喝:枪在哪里?革命的思想在哪里?顿时让崇尚的艺术风格起了红色变化,而李存信就是那个炙热年代的先锋队伍一个革命棋子。这电影的主角演员仿佛真实的反映了李存信一生的动荡跌岩和在国际芭蕾声誉所取得的成就感和荣誉,当然其政治思想也在转变,不是所有资本主义的产物都是共产党的敌人。这是戏里拍得很有趣味的地方,


荣誉背后是看不见的思潮涌动,变节在电影里可能不是很有说服力,在李存信的自传里就说得很详尽了,为了成功成为艺术家的追求者就不能被政治气候捆绑和政治意识操纵,爱情反而是短瞬刹那的璀璨火花,东西文化的差异和异国阶段性的追求和迷惑。李存信,他是声名蜚誉的芭蕾舞星,他的荣誉来自共产主义背景、父母的割舍、老师的栽培和殷切期望、国际芭蕾艺术团的鉴赏和眼光,就连我这个不懂芭蕾何为艺术的观众也觉得经历了人生的劫数才有可能踏上巨星之路。芭蕾并不是街头舞,它只有在漆黑拥抱的舞台和独特生命的目光里才能找到共鸣!


我很意外连续观赏了两部有关芭蕾艺术的传记电影,但《舞》显然是艺术家和芭蕾歌咏者的现代启示录,曹驰、郭承武、陈冲及其他主角演员都是一时之选,电影很纪实也很戏剧性的交错,我们看到了毛泽东时代共产主义所贯彻的思想,革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芭蕾的肌体训练和芭蕾舞剧也让观众看得神采飞扬!对,芭蕾本身就是静默的语言和艺术,它让舞者的身心锻炼达至了前所未有的高超境界,也让电影观众感受到李存信和芭蕾舞者绝无退路的决心。


多少年后,当他衣锦还乡,在父母乡亲面前和张老师泪眼朦胧中与同属伙伴的妻子凯尔扬起芭蕾的艺术身段,像千羽鹤的舞姿划下了完美的句点。幕徐徐落下,太阳起,东方红!



导演: Bruce Beresford
编剧: Jan Sardi
主演: / Amanda Schull / 陈冲 / Bruce Greenwood / Kyle MacLachlan / Suzie Steen


制片国家/地区: 澳大利
上映日期
: 2009-10-01
语言: / 汉语普通话

又名
: 舞遍全球 / 最后的芭蕾 / 毛主席的最后一位舞者


 



 


剧情简介


1972年,山东青岛某山村迎来了不同寻常的客人。来自北京的专员到此选拔具有舞蹈资质的孩子,11岁的少年李存信有幸当选。乘坐开往北京的列车,他来到中央五七艺术学校。经过七年的封闭式艰苦训练,他从一个最初并不喜欢芭蕾的进生成长为优秀的舞者。在此期间,外面的世界风云变幻,身处象牙塔中的艺术工作者们也不难感觉那分毫的变化。1979年,休斯敦芭蕾舞团邀请李存信以交换生的身份前往美国。他踏足这块陌生的土地,内心深深感到旧有的信仰和资本主义物质精神文明的巨大碰撞。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感受到自由、艺术和爱情的召唤,从而决定留在这片土地上……




  本片荣获
2009年圣保罗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 


  


李存信曾是北京舞蹈学院的演员。1979年,作为第一批官派艺术留学生,李存信到了美国,后来他选择留在那里。此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近日,他把他的故事写成了一本书,书名是《毛的最后一个舞者》。在这本书里,李存信回顾了他叛逃美国的奇故事。
    
    江青派人来挑芭蕾舞学生

    1961年,李存信出生于中国山东青岛的一个穷困的家庭。他们家有兄弟七人,他是老六。他们每天吃的都是地瓜干,兄弟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毛的最后一个舞者》封面 
    在十一岁那年的一个寒冷冬天,李存信的生活突然有了改变。毛泽东的夫人江青派人来为北京舞蹈学院挑选学习芭蕾舞的学生。他们选中了一名女孩,但是并没有注意到包裹在厚厚的棉衣里的李存信。就在那些人要离开的一刻,李存信的老师突然拍了拍最后离开的那个人的肩膀,指着李存信问:你看这个怎么样?来人有些不耐烦地把李存信也带去测试。
    
    
们让李存信脱去衣服,把身体的每一寸都量了量,测试了他身体的弹性,最后把他腿的肌肉都拉伤了。这个穷苦的孩子本能地知道他们会改变他的生活,他没有叫疼

    

    我要成为最优秀的芭蕾舞演员 
    这个没有叫疼的孩子,成了北京舞蹈学院里四十四个孩子中的一个。在那儿,他接受了七年的前苏联式的艰苦的芭蕾舞蹈训练。在舞蹈学院的最初两年,李存信说,他不知道什么是芭蕾也不喜欢芭蕾,是班上最差的几个学生之一。后来,新的芭蕾舞老师发现了他,李存信也从此喜欢上了芭蕾。
    
    李存信说:世界是我的。我要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演员。
    
    为了提高自己的弹跳能力,李存信在腿上绑着沙袋,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开始跳楼梯。晚上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他在黑呼呼的教室里点燃一支蜡烛,在黑暗中旋转。最后,在毕业那年,他成为全校最好的学生之一。
    
    十八岁踏上美国土地
    1979
年,也就是李存信十八岁的那年,美国一个文化代表团访问中国,其中就有休斯顿芭蕾舞团的艺术指导本·斯蒂文森。李存信获得了斯蒂文森给中国舞蹈学院来美国学习的奖学金。因为有当时的芭蕾舞团董事会成员芭芭拉·布什的关照,他们很快得到了护照和签证。不会说一句英的李存信,在经过两天的英语突击培训后,踏上了美国国土



    
李存信
    
    在美国,李存信说,他知道了芭蕾的不同,知道了艺术的个体和自由的表达。他说,他在舞台上扮演了不止一次的王子,但是在中国的文化里,我甚至不会表达王子的傲慢。
    
    为了爱情选择叛
    1981年,李存信遇到了他一生中的第一份爱,并在临回中国的前三天叛逃了。他说,他到现在也不后悔。
    
    李存信说:很快就到了19814月,不到一个月我就要回国了。休斯顿芭蕾舞团首次到纽约演出的两周时间里,我非常想念女友伊莉莎白,想到离开她回到中国,我就越来越感到难以承受。对祖国的责任和对家人的爱,还有对西方生活和艺术的向往都复杂地缠在一起,折磨着我。
    
    离回中国之前二天,早晨10点,在哈里斯县的婚姻注册处,我和伊莉莎白签了结婚证件。劳瑞和戴华斯是证婚人。
    
    走出婚姻注册处,我心中想:我和伊莉莎白结婚了!紧跟着,头脑中马上涌现出一个大问题:这样做对休斯顿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本·斯蒂文森如何交待?
    
    第二天,劳瑞夫妇和伊莉莎白帮我把行李装入汽车。回到劳瑞的公寓,我终于拿起了令人畏缩的电话说:本,我结婚了,先不回中国了。好半天之后,本·斯蒂文森的声音过来了:你必须回中国。明天!随后,他要求我给领事馆一个解释,告诉他们,他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害怕影响休斯顿芭蕾舞团和北京舞蹈学院的学术交流,斯蒂文森敦促李存信去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解释整个叛逃事件。李存信被扣在领事馆里整整二十一个小时。
    
    李存信说:我们被带到一个会客室。本和剧团律师查尔斯已经坐在那儿了,副总领事张宗绪也在场。房间里的气氛很紧张。张宗绪希望和我单独交谈,但伊莉莎白拒绝了。
    
    就在这时,四个保安人员冲着我和伊莉莎白跑过来。仅仅几秒钟功夫,他们就将我和伊莉莎白分开了,抓住我的手脚把我抬进了顶楼上的一间小屋子。
    
    就在这间屋子里,张副总领事极力劝说我返回中国。他激动地说:你认为一个外国人能真心爱一个中国人吗?现在改变主意并不晚。但我拒绝了他,我爱她,我不会和伊莉莎白离婚的。’”
    
    叛逃事件惊动了两国高层
    关于李存信在领事馆被扣的事很快传播开了,领事馆门口慢慢聚集了一大群人。查尔斯首先给美国联邦法官伍德罗·西尔斯打了一个电话。接着,他又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准备好上诉文件。随后,查尔斯又打了最重要的一个电话,他打给了美国国务院。查尔斯告诉一位负责管理中国事务的官员,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希望美国政府立刻行动。
    
    查尔斯回到办公室准备了一切法律文件后,到了联邦法庭让法官签字。随后,他和一位法警拿着这份法庭命令返回领事馆。第一个指令要求领事馆带着李存信去法庭解释扣留李存信的原因;第二个指令是禁止领事馆将李存信送出美国领土。查尔斯多次和领事馆接洽,但都没被允许进去。
    
    接下去,查尔斯接到了李洁明(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里负责亚洲事务,后来担任过驻北京大使)从白宫打来的电话,里根总统托他询问事件的进展。最后是美国国务院的电话,让查尔斯马上去中国领事馆,通知他们将电话接通,因为来自华盛顿中国大使馆的指令竟然也打不进去。
    
    查尔斯再次去领事馆时,是下午四点钟。他单独与张副总领事面谈。张副总领事一次又一次问查尔斯,是不是一定要释放李存信?是的。如果你不马上释放李,问题将更难以解决,而且会越来越严重。查尔斯回答。
    
    李存信说:下午5点,张副总领事来到我房间,最后一次劝说我。从他看着我的眼神中,我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理解。然后,他让我先走下楼梯,与守候在下面的伊莉莎白、劳瑞和查尔斯等人见面。
    
    李存信在他的朋友们,特别是当时的副总统老布什的干预下,终于获得了自由。但是,很多年他都没有被允许回家探亲。
    
    李存信说:虽然,我艺术上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这些年来,我非常的想家,非常的担心我父母亲的处境,他们的艰苦的生活。我心里的爱一直没有断,但是,连写信也不可能。多年来,我不知道他们的死活,他们也不知道我的死活。
    
    世界十大优秀芭蕾舞演员之一    
    与此同时,李存信的第一次婚姻失败。但是,他的艺术却得以发展。在休斯顿芭蕾舞团的几年里,李存信获得了世界芭蕾舞蹈大赛的一枚铜奖和两枚银奖,并成为《纽约时报》的世界十大优秀芭蕾舞演员之一。
    
    由于布什一家的帮助,在叛逃六年之后,李存信的父母终于可以来美国看他。李存信说,后来, 他也回到了中国,还帮舞蹈学院授课和排练。
    



    他在开始第二次婚姻之后,决定定居澳大利亚。
    1995年,李存信退出了芭蕾舞团,因为芭蕾舞演员的短暂生涯,也因为他的三个孩子。他说,他要给他们足够的经济支持。他利用四年的时间,一边跳芭蕾舞,一边去夜校学习经济。现在他成了澳大利亚最大的股票公司的经理人之一。



在全球从去年的经济低迷中恢复之际,为了寻找一部温馨感人的电影作为开幕影片,新加坡国际电影节(Singapor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四处搜寻,选中了一部结局幸福的童话故事般的影片:一个出生在大跃进时代贫困农村的男孩,18岁时参加了一个顶尖美国芭蕾舞团的训练,最后成为国际芭蕾舞巨星。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点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探秘《最后的舞者》该片名为《最后的舞者》(Mao’s Last Dancer),由澳大利亚导演布鲁斯·贝雷斯福德(Bruce Beresford)执导,根据李存信2003年的一部自转改编。1961年李存信出生在青岛,在他11岁时,毛泽东最后一任夫人、文革时期艺术界的绝对独裁者江青的代表选中他到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1979年,作为文化交流项目的一部分,他被选中到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芭蕾舞学院学习。两年后,李存信“叛逃”到了西方,这成了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一起国际事件,甚至导致了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的暂时关闭。


  贝雷斯福德本周在新加坡参加415日该片的上映时说,李存信有着惊人的背景。贝雷斯福德曾执导过著名影片《烈血焚城》(Breaker Morant)、《为戴茜小姐开车》(Driving Miss Daisy)和《天堂之路》(Paradise Road)。他说,这部影片的情节(这是一个如此极端的“麻雀变凤凰”的例子)和人物(一个下定决心要成为成功舞蹈家的男人)都很吸引他。


  影片描写了李存信三个年龄段的故事。他利用自己在芭蕾舞界的人脉帮制片人找到了合适的演员扮演少年时期的自己(李存信所在澳大利亚芭蕾舞团的郭承武),最重要的是,成年的自己(英国伯明翰皇家芭蕾舞团的曹驰)。


  贝雷斯福德说,这是一个关键角色,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英语和汉语说的都很流利的出色的华裔舞蹈演员。更不用说他还必须能演戏。


  贝雷斯福德还说,假如我们没有找到他的话,就拍不了这部影片了。


  出演《最后的舞者》的还有布鲁斯·格林伍德(Bruce Greenwood)、凯尔·麦克拉兰(Kyle MacLachlan)和陈冲。和李存信一样,陈冲本人的职业生涯也可以追溯到江青时代。江青是在射击场上发现还只有十几岁的陈冲的,并让她在一部影片中出演了一个角色。



  Jim McFariane


  1997年李存信表演芭蕾舞剧《天鹅湖》李存信说,很多年来,他都拒绝作家和好莱坞制片公司请他讲述自己故事的邀请,不过最终在一位作家朋友的劝说下,他改变了想法。他回忆说,这个朋友说我写这部书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别人希望和勇气。他说,贝雷斯福德和编剧简·莎蒂(Jan Sardi)的影片忠于了他的故事。


  这本来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影片的一部分是在中国拍摄的,制片人被要求在拍摄之前向有关部门提交剧本。


  贝雷斯福德回忆说,他们强烈反对对毛泽东和江青的刻画。在这部影片中,毛泽东本人只出现在新闻影片中,不过他的夫人江青是电影中的一个人物,由一位演员扮演。这样的刻画通常是个禁忌。贝雷斯福德说,他的解决办法就是剧本怎么写他就怎么拍,从好的方面着想。他说,我老是想,秘密警察会来,不过我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李存信现为澳大利亚芭蕾舞团的董事会成员,仍与芭蕾舞界有着联系。1999年他38岁的时候从该团的舞蹈岗位上退下。


  他说,打从我去了美国之后,我的兴趣一直是在金融界。在他停止舞蹈演出之前几年,他开始追求把金融作为职业。现在,他是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级经理,也是一个激情的演讲家。他现在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住在墨尔本。


  《最后的舞者》在去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并在澳大利亚发行,现在正在新西兰上映,并将于下周在新加坡上映,5月份在加拿大上映,8月份在美国上映。其他在本月放映《最后的舞者》的电影节包括夏威夷国际电影节、华盛顿Filmfest电影节、北卡罗来纳Riverrun国际电影节。


  第23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将放映100多部故事片和电影短片,包括贝雷斯福德的作品回顾。电影节将于424日结束。

父亲的儿子


 


狠狠地跟父亲吵了一架,有点懊悔,做儿子的被数落不是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我的压力太大忍无可忍还是爆发了,然后双方都缄默沉寂下来,隐约的怨恨突然涌上心头,因为我也需要适当的发泄才不会疯掉!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说起,我的隐忍还是有限,父亲的积压唠叨不满透过日常的情绪宣泄出来,饭菜不合胃口,玉石金链被人骑窃,视力越来越模糊,当家的主权地位逐渐式微,或许他要求是被重视被讨好被奉承被嘘寒问暖,可是我们都做不到,说到底还是我们不孝了。我觉得我不要理了,等他气消了再说。


 


刚好弟弟和弟媳带着小孙女回来探望他老人家,给他说话消愁解闷,不必整天一个人对着有线电视的遥控器猛按猛转台,不然就是大小声催促着老妈子吃饭、快点吃饭,怕是时间不等人,吃不饱就做了饿鬼。我妈是语焉不详了,三魂掉了七魄,看到的影子也是朦胧,她还是不搭理的慢条斯理吃着她丰盛的一餐,没有饱食的滋味。这样惹得父亲更是暴跳如雷,不耐烦了,但这就是他的权威。做儿子的我也不出声,就让他显威风,不然他就矛头指向你,你就是罪人了。然后他就闷声不响,收拾好简单的包袱,跟弟弟下吉隆坡住了。叫弟媳给我打个电话通报一声。


 


我虽然难受,但耳根清静了。我不知道他将在吉隆坡弟弟家呆多久,能够适应多久吉隆坡的气候以及生活。都市上班族,我们的孩子不是交给保姆就是托儿所幼儿园,谁还会有空陪着两老抬扛、看电视、说长道短,更何况依我的性格到底还是沉默为多,只有周日假期才有机会带上一家大小出门吃早点、逛市集,购买日常用品,度假、找乐子、寻开心。我们都在挑着沉重的担子生活,我们都在勤俭持家深怕是断了生计偿还不了银行贷款和利息,姐妹们也因为婚姻出了漏子而必须向娘家倚靠,我这个长兄为父的早就扛下了整个家境的负累,这些都是无言的苦楚,我怎么还有力气去咆哮呢!


 


或许我是不孝的,以我沉默寡言的性格我还是剑拔弩张的顶撞了父亲,甚至狠下心来让他孤独的离去,因为我的能力极限,不能有再多的金钱和时间去铸就和填补心灵的空虚,因为在我公职退休之际我还在打仗,还在惶恐未来的无常和灾难。我并不愚孝,虽然父亲也完成了他的艰辛和痛苦的经历,这点我理会,只是我必须卸下我部分的压力让弟弟去承担,即使不能也要暂缓和适当的放下,不然我会变得越来越焦躁和感觉狂怒,对照顾女儿也会失去耐性。妻子照旧轮班看护,日子也不会闲空下来,只会越来越操心,她在日夜督促女儿学习和功课,希望她能完成学前教育的进度,我想母语教育的沉重课业最让我们忧心挂怀,大多数孩子都觉得象形文字的繁复书写和发音对他们来说不是乐趣,而是苦差使,因为他们必须烙印的东西太多了。


 


这几天父亲不在,家里安静多了。这几年来的冲突和家庭风波也不在话下,或许是我太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而忘了父亲的衰败和枯竭,在父权的传统压迫下语言总是难以沟通,很多时候我总是倾听在心而不闻不问,说什么都是无心之过,老人家说什么都是对的不能忤逆。这伙食一点也不能吃。堂口的灯管坏了是否该找个人来维修!清明了,我还没去买香烛,顺便理个头发。你妹夫又跟我借了多少钱也没还。你姐姐上回跟我吵了一架就不来了。嘿,只要我开口我女婿就会给我钱花了!诸如此类简单扼要的话语总会不经意的飘送到我脑海,意思就是你给我的家用钱都不够花了。是的,父亲没有钱可以跟儿子要,可是儿子若负担不来这家就要垮了,不是吗?但这样的告白是做儿子永远不会说出口,狗急跳墙,只能就这么办了。但至少做儿子的还在顶着,还要默默的承受这流年不利的变幻,庆幸我还健康的支撑着这个家的兴衰和岁月轮转,不肯让泪水轻易流淌。


 


为了成就这个家,我把这一生的积蓄都用光了,即使我垮了、死了,我的保险金也足于抵消我所有的银行债款。我的女儿虽然让我焦虑,因为有了她我也觉得窝心,那天她填色比赛得了安慰奖,银行赞助商通知我们去领奖,却原来是ING儿童教育储备基金的保险促销活动。我也觉得那是多余而有必要的,我只是遗憾父母再也没有能力给她一个血浓于水或情同手足的人共同奔向未来。我每天都起得很早,这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像父亲那样,睡眠不再是老年人的专利,总是会失眠,夜尿频繁睡不安枕的醒来,给菩萨添油、烧香,初一十五萨斋戒,尝试宁静致远。我要起来烧水、扫地、给女儿泡奶、给她小解、冲凉,边喝奶边享受她的快乐晨光,看维尼熊和他的朋友在思考问题,ThinkThinkThink!我也觉得像她那样的年纪上整天课会很累,所以对她也相对地纵容。


 


我这是两代人的教育,对于生为父亲的儿子我也不能有仇恨,我也不能稍作宽心生活就这样无波无纹不起浪,总有跌岩不堪的时候和生死境遇。父亲这一生都在波动着我们兄弟姐妹的成长和婚姻状况,或许我是容忍许多,因为自己也在经历这人世间的伦理和情爱纠葛,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是良知和勾刺,总有人在忏悔,总有人被挖掘得伤痕累累,无仇不成父子,无债不成夫妻,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把冤仇和元债给抵消了,因为每句不满都是爱。此时此刻我们很难认同这人世情缘都是偿还和修补,都是关心的练就,老来将至,就觉得做儿子很麻木,父亲很可怜!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跟女儿反目成仇或被女儿扫地出门,即使有我伤心了也就算不能死不瞑目!


 


伟大这个字眼不是我亲眼所见的,但茫然中它确实存在,而且是一种义无反顾的牺牲,只是到目前为止我不能鉴定我到底遗传了父亲什么基因,是勤俭持家还是择善固执的个性,是拼贴抑或时光的摧残觉得尊严比较重要!好不好我都是父亲的儿子,即使有了隔夜仇也不至于致对方于死地。我妻子对他的父亲很孝顺,我反而不是那么尽孝或言从听计,只是我的一生就这样毫无顾虑的贡献给家里人了。我不知道父亲会在吉隆坡呆多久,相见好、同住难,这点我们是彻底经历了。弟弟这一生羁旅在外,最得父亲宠幸,但未必没有执拗或可以忍受父亲的颐气使然,他或许在捍卫他的权力和疆土。这些年我对家的观念还是守旧,那就是父母在,不远游。


黄花诀别诗


说是清明醉花荫


不雨也勾魂


思念是这样开始坠落的吗?


从奈何桥走到黄泉路上


从生离死别走到被遗忘的远方   声声慢


就一盏灯灭了


就一棵树苍茫不流泪


就一个人瘦成河的两岸


就一碗孟婆汤摆荡的前世记忆


与你共饮下


这拥挤的末世尘埃。


 


像你这样也有过从前的喧嚣


像我这样冷冷清清忍受着孤魂野鬼的身世


我们是这样经历了人世沧桑不是吗?


不然何苦一路寻来


寻找他乡的季节或灯火阑珊


啊!我前世的乡愁泯灭了


你的蝴蝶和相思


这城市如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爱的名字铭刻在心


以期惆怅如梦不如选择淡忘吧!


黄花纷飞雨下是最美的诀别诗。


 


啊!我前世的乡愁泯灭了


你的相思蝴蝶


我们一起复活不就一起沉沦吧!


说是清明醉花荫


不雨也勾魂


谁的痴情不老可以不计的轮回


没有前缘就不会步入后尘的翻云覆雨中


谁的孽债谁去偿还

前世今生明日黄花枕。

[泪王子] 流泪就是童话的结局

或许观众不知道《泪王子》就是眷村的童话,流泪就是故事的开始。唯美风格的杨凡导演很优雅地叙述他的童年往事,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时代的背影,在台湾50年代白色恐怖的戒严时期,有一个幸福家庭就这么被通牒罪名给颠覆了,夫妻间的温柔缠绵只有在回魂夜才能重温旧梦。我爱你,直到海枯石烂!但这从前这柔肠这男女第三者这暧昧眼神这嫉妒悔恨这动荡局势这同父异母姐妹分离要如何闪躲才能不被人性泯灭不流泪!我们都知道蓝宝石王子的寓言童话故事,《泪王子》就是悲现实的蜕变,这世界有太多不公平之事却又让人觉得无能为力,所以不停的流泪,直到生命结束了,我们还在回味美好的种种,不是吗?


 


我很惊讶导演杨凡给我们说了这样一个题材独特的故事。杨凡的电影我几乎很少错过,《玫瑰的故事》、《妖街皇后》、《美少年之恋》、《海上花》、《游园惊梦》、《桃色》都拍得很有质感很迷离很有情色(情调色彩),编剧故事本身就很迷人很有画面和艺术感《泪王子》也是。虽然格调缓慢,但叙述手法新颖,我相信杨凡导演始终仰慕着唯美气质,像张孝全、范植伟这类演员就有的特质,不太商业化。女主角也因为角色而占了优势,关颖和朱璇是牡丹绿叶相辅相成,一个是纤弱的凡尘女子,一个是名门闺秀思想前卫的贵族。欧阳千君,她让我闻到了张爱玲小说时代的摩登女性,那隐隐约约勾魂的玫瑰香和沉沦的爱情,她嫁给刘将军始终是不得已的烟幕,她爱她,不管经历了多少生死,她奇迹的出现了。这爱也延续到了女儿刘霞君和小立身上,只是她们还小,不懂这人世间的暧昧关系。电影的小角色也是如此让人心动!


 


小立仰慕仇老师,说将来长大了要嫁给他,说老师就像他爸爸,她要嫁给像爸爸一样的艺术家(她爸爸汉生是空军,弹着漂亮的手风琴)。她跟着仇老师逾越到禁区(军事基地)去写生,那天风吹草浪,天色绮丽,就一道金黄色渲染了整个山崖和海阔天空,就是那一天仇老师被当着共产党情报人员给处决了。她们姐妹俩的命运就像这人世间的奇情牵动着你我观众,她们的父母亲和丁叔叔其间的爱情曲折是被时代隐没了的尘埃。丁克强因为灾难时挽救姐姐被毁了容,因为生平的嫉恨告发汉生而想要赎罪,甚至在父亲故世后娶了母亲金皖平,那个晦暗年代能够存活下来就是奇迹了。杨凡说拍这部电影并不是要控诉什么政治立场,而是感受人性的脆弱,就像中国文革时期被扭曲和交织的灵魂始终难于磨灭,那敏感氛围就是电影的力量。


 


张孝全演绎的汉生角色迷人,无疑比范植伟来得随性刚强饱满。丁克强是内敛而沉郁,基本上角色并不讨好,但论演技牺牲色相是一大突破。前尘往事隐藏着苦涩滋味,压抑但始终不道破,观众只能从柔情蜜意的对白去感受爱的承诺和心境告白。最写实的就是枪毙和阴森逼供的场景,在《色戒》、《风声》里我们也看过那类似的残酷阴影和恐惧感,只是导演把它们淡化了,只剩下文艺的口白来交待生死托付的情意绵绵。戒严时期的砂糖和脱脂牛奶是教育的政治理念,效忠三民主义和个人情感是眷村人的崇高理想,多少人还在期盼收复旧河山回归大陆。原来那是杨凡在台湾去国之时的成长年代,所以才会如此堆积真实的反映过去的美好时光。


 


主题歌《孤独的手风琴》是俄罗斯民谣改编的南斯拉夫曲调,久违了林子祥,歌唱着大自然生命和原野,徐徐的画面悠扬牵动,很有说故事的意境,一开场就会被绿色的森林童话给吸引,那是王子和公主在一起生活的幸福原始。我们姑且相信,《泪王子》虽然是虚实的童话,但它给了我们实质的生活感受,爱和承诺是不会随着时日而消毁的,它会成为共同的历史,让下一代去挖掘和潜意识的发挥想象,原来上一代的爱情是如此忍辱负重的悲悯,不管你爱的是谁,你希望爱情可以起死回生,像张孝全与朱璇的鹣鲽情深,不会因为第三者而断了夫妻情义!


 


杨凡的电影作品始终唯美通俗,但并不流气,值得我们好好的温习一遍,看了《泪王子》的整体结构,幕后制作花絮和导演以及演员访谈,我更期待下一部作品的推陈出新!



导演: 杨凡
编剧: 杨凡
主演: 范植伟 / 张孝全 / 关颖 / 朱璇 / 林佑威 / 高捷 / 曾江


制片国家/地区: 香港 / 台湾
官方网站: http://www.princeoftears.com/
上映日期: 2009-10-22
语言: 汉语普通话
又名: 泪王子:清泉一村的故事 / Prince of Tears


 


剧情简介


  1954年的台湾正处于戒严时期,教美术的仇老师写生闯入禁区被几名军人带走,小周便再也没有看见过他。小女孩小周和姐姐小立还有妈妈金皖平(朱璇 饰),以及当空军的爸爸孙汉生(张孝全 饰)住在清泉一村,他们过着童话般快乐的日子。经常来他们家做客的丁叔叔(范植伟 饰)脸上有块很大的伤疤,还曾经把妹妹小周吓哭。妈妈有一次去参加学校的活动时遇到同学刘霞君的妈妈欧阳千君(关颖 饰),两个人好像认识。有一天,爸爸妈妈突然被宪兵抓走,爸爸被指控匪谍罪,妈妈被指为思想左倾,爸爸的手风琴被宪兵给扯烂了,家也被封了,小立和小周一下子无依无靠,还好有丁叔叔托人照顾他们。小立听人说爸爸是被丁叔叔诬告,因为丁叔叔想娶妈妈,小周则发现丁叔叔每天都在写报告。不久刘霞君家好像也受到牵连,爸爸刘将军(曾江 饰)被送到军事法庭,妈妈欧阳自杀了,而刘霞君被送到了台北妇朕总会。后来事情果然像人们说的那样子,妈妈被释放了,而且和丁叔叔结了婚……
  本片入围2009年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我的电影本子


 


生命可以移动保留的东西越来越少。我们以为值得珍藏保存的东西到最后都无疾而终被遗忘被丢弃了。情感的浓烈湿度会越来越淡,觉得不外如是这般,就像青春断了尾巴,就像冷血的壁虎倒悬断了尾巴然后逃逸,可是残余的生命还是存在保留了它的历史,那就是生命走过的痕迹了。我其实在风华正茂时也尝试写过日记,你知道吧!那种私人的遗物,到最后成了尸骸,烟花如故的寂寞,即使被发现也没什么,没什么秘密可言。


 


我的爱情起得很晚,但我的声光绯影很早以前就开始了。我是有经历的,哀伤也是,看过的悲剧电影也不少,看过的各色电影(当然也有色情成分在内)数不清了,也觉得好笑,我的袖珍日记本就是记录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看过的电影,好看的看了不止一次,还有眉批,从报章剪贴的电影小海报、小广告,很滑稽吧!如果持续有恒的保存下来,那就是一个少年懵懂的成长历史了,就像春梦!想来那时候我也不懂写作,影评影话是什么东西啊!我耳濡目染的就是街坊的走江湖卖艺,野戏歌台的画魂搞笑敲锣打鼓的喧嚣,然后就是静静的漫画本和电影,时代流行歌曲的入骨和缠绵,但大人们还在吵吵闹闹的当儿,我已经自成了一个世界。


 


在六七十年代低下阶层生活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梦想,电影给了我们一个梦想或梦想的雏形,像差利的《城市之光》的黑白世界到《乱世佳人》的战火色彩斑斓的蔓延到阁楼的小窗口去窥探好莱坞。荷里活。你看到了明星译名区域性的分野和东西方的文明交错,我们虽然贫穷落后但也赶上了新时代的列车轰隆隆开动奔向明天。只是那时候不知道一转眼就是沧海凝眸和片刻的花落尘土,从生活消费娱乐消遣我们的魂也飞了。我那厚厚的本子也不在了,只剩下盛世光年和记忆的夹层盒子打开来,单纯也不在了。我陆陆续续经历了我的人生和看电影的纯粹没有目的,或许多了选择的离奇,科技是电影的活命和创新,更多人选择了电影的梦幻王国去建构他的理想世界。


 


而我呢?我早已把电影的架构和生活的使命渗入了寻觅的时光宝盒,我的遐思绮梦就是电影人的鞠躬尽瘁泪流满腮所完成的相近梦想。如今看电影不纯粹是崇拜或消遣娱乐,而是窥探灵魂深处某块部分失落加以拼贴,让生命更完整或找到其他生命情感浪漫主义的种子。我会因为真实而感动,不管生命是悲剧喜剧抑或丑陋不堪,就像小时候匪夷所思的跑去排队买票看戏,不管电影好不好看,看懂或看不懂,甚至沉迷于偶像明星的魅力也是幻象和满足现实的多姿多彩。划时代的经典电影如果不看也不知道人生意味是什么,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票房纪录譬如鲁卡斯导演的《星球大战》始终是中坚分子开拓的新视野,跟从前圣经的故事或铁达尼号的爱情不渝更有了逾越和毁灭性的范畴。我们不过来世这一遭,我们争夺的不过是时间的界限,电影给了我本子,但生命的进度必须是自我的游戈,你的矛头指向哪里就尽量去说服吧!


 


我剩余的时间几乎都花在电影的索引了:粤语残片/台湾文艺爱情/黄梅戏/邵氏出品/少林武打功夫/新艺城/香港同志电影节/新浪潮/琼瑶电影/乡土文学/奥斯卡金象奖/柏林影展/康城影展/周星驰/成龙作品/泰国鬼片/史匹堡制作/迪斯尼动画/经典珍藏版/蓝光数码/阿莫多瓦尔/费里尼八分又二分之一/魔戒三部曲/哈里波特/无线电视/台湾综艺节目/韩剧/日剧/木村拓哉/杰斯尼经纪公司/三级片/官方禁片/教父与柯普拉/蔡明亮/金马奖/李安电影作品/宝莱坞电影/Rain/中国古装历史剧/张艺谋/金庸改编/科幻电影/世界末日,似乎都是这些年的阅读嗜好写作材料以及功课了。我其实很久没有踏进电影院了,因为看电影的商业制作已经被我淘汰成了宣传队伍和消费群众,就是无所谓了。我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捉住群众的尾巴混进去看场饱,赶场看电影也不必吃饭,零用钱都花在票根上面。


 


我陆陆续续看了一些独立制作电影,艺术的范畴越来越小,人生的格局越来越模糊不清,很多都被制作费和票房左右了,我们显然看不到,只能在盗版的流动市场去挖掘或高价在网路邮购了。我其实也在荒废资源荒废时间荒废金钱,人生不过就是这样,我不能成就影像成就导演,我只能有限搜索导演的声光绯影然后默默的感动,原来我也曾经移动着在这黑暗中或浸淫在这有故事的城堡随生命自在飞灰!


 


[游戏女王] 华丽的复仇

这肯定是被忽略的戏码,有人看了觉得对人生没有进度,在我看来它确实是让人迷惑的东西。爱的反侧就是毁灭性的仇恨,两代的恩怨致死方休,但站在人性的立场它是对的,对良知来说它是错的,这里面有理解和宽恕,选择遗忘往往是最好的开始,情深义重才是最辉煌的时代。但你因为仇恨而展开复仇计划,你的人生也在颠覆和毁灭中,爱情游戏恰恰是这场战争的情感试炼和灵魂救赎,胜利永远是两个人的赌注,毁灭也将是两个人的奢华与幸福,爱的定义持续在蔓延中。


 


我觉得这出戏好看主要在于它的时尚和华丽感,那关系到现代人的感官视野以及错落的人性纠葛,纽西兰的开阔山脉和原野风光是情境浪漫的起点,那是男女心有所属或身心埋葬的地方,爱情往往从勾引诱惑有计划开始,冬天的雪地冰冷的酒库和原始的猎艳最容易叫人动心,她爱上了一个包藏着祸心和复仇的男人。她的世界因此而美生命也因此被颠覆。此生不悔,爱无罪。


 


爱与被爱同样的卷入了家族酒店的秘辛和恨史,像《情定大饭店》、《All In。真情赌注》的商业并购人情买卖作饵,在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一场权利争夺和人性拉锯战,只是这次赌上的是性命和儿女私情。每个人的爱欲都怀有目的,可爱的、可恨的似乎都情有可原,每一段感情都夹持着血脉关系,天使的眼泪和魔鬼的心肠同样是罪过和爱恨缠绵。济州岛的风浪景观令人舒坦,男女主角、男女配角、三代人的瓜葛就像观众手中轮转的筹码,起起落落,很难定输赢!


 


朱镇模原来演过不少的韩剧,像《时尚70年代》、《游戏女王》、《梦想》等,他跟李宝英、李在龙、金秀贤在这套剧里就像模特儿天桥的冬季时尚潮流服装展览,每一幕剧集影画都充满着构思惊喜,对白也是浑然有致,时而浪漫、时而激情、时而伤感、时而尖锐,亲情伦理翻云覆雨恨不能挥剑斩情丝或一笑泯恩仇,总在节骨眼上翻盘对垒你死我活,或许这就叫着戏剧的张力了。


 


我想自认爱过恨过痴情悔恨或经历生死关头刻骨铭心的人而言,《游戏女王》是现代男女行走江湖的贪慎痴,在城市寂寞边缘的爱我所爱无怨无悔不是每个人都承受得起的折磨,因为华丽的爱情总要经历身心创伤和落魄才能修成正果,复仇是隐形的翅膀,它解不了你的疑惑,也承担不了你的过错。但人生格局比起电视剧更是小很多。


 


 


 


导演:吴世刚  编剧:李宇珍


演员:朱镇模饰李申俊  李宝英饰姜恩雪


 


 


 


剧情梗概:


  本剧围绕一个满心仇恨的男人,和一个憎恨这个男人报复心的女人展开故事。


  他们明明陷入了彼此爱情的漩涡,却仍然选择开始危险的爱情游戏。可惜在他们不断认为能伤害到对方的同时,自己也在感情的世界里越陷越深,最终难以自拔。


  恨到极致终于慢慢变成爱,如果他们不停止这危险的游戏就将步向同归于尽的毁灭之路。然而正所谓当局者迷,身在局中的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归根结底,最重要的并不是谁胜谁负,而是得与失的问题。


  当这场游戏结束的时候,得到满足的人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在男人与女人一起参与的游戏里,上帝允许他们彼此逃避,最后领略到爱的真谛。


 


 



剧情简介from电视本http://www.tvpad.cn

芭蕾的梦与死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 have learned over the years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aking one’s work seriously and taking one’s self seriously. The first is imperative, and the second disastrous.”
Margot Fonteyn



 


英国、俄国、巴拿马


动荡、革命、逃逸、死亡


伪装就是一生了


芭蕾如花似锦在凝炼的足尖,在天鹅湖


 



 


与魔鬼纠缠,优雅地吐出哀伤的诗句


缓慢而现实的人生


像情书一般不完美的结构


婚姻、爱情、背叛是你的浓烈


选择。不是所有爱过的人都可以至死不悔一生一世


不是所有花开花谢都有艳潋的香魂


玛格,她不是太美


也不是有刺玫瑰


梦断城西原有的悲剧性


 



 


我们都在华丽中看见了烈焰的焚毁与红粉菲菲


像罗密欧与茱丽叶的垂死挣扎


是痴情的毒药。她的一生就沉浸在戏剧芭蕾的梦幻中


也许是纯粹的旋转木马、音乐盒


也许是麻醉的灵魂深处


有了不伪装的痛苦,也许是更深的撕裂


和罗曼史。她在优雅中老去


 



Margot Fonteyn was born in Surrey, U.K. in 1919 and died in Panama City, Panama in 1991.  She was considered by many to be the greatest English ballerina, and one of the greatest dancers of the 20th Century.


 


她与丈夫情人的命运就颠覆在这艺术舞台交锋而过


浪蝶浮花就像管弦乐娓娓复活在掌声谢幕中


 


 


Were Margot Fonteyn and Rudolf Nureyev


secret lovers? By David Wigg


But in her mid-30s Margot married the Panamanian diplomat Roberto de Arias, whom she called Tito, turning a blind eye to his constant infidelities.


Nureyev meanwhile, claimed to have slept with very few women, and said that he was ‘bored and repelled’ by sex with them. But he adored Fonteyn. ‘Our relationship works very well,’ he told me one night in his dressing room.

‘I know that she says she felt she had to make a big effort if she was going to dance with me, but that’s how I felt about dancing with her, too.’


With his sensual good looks, Nureyev never had any trouble attracting partners. He once said, though, that he had only ever loved three people – two of them were men and the other was Fonteyn.


However, he made it clear to me, as Dame Margot did, that all the magic and fireworks between them were confined to the stage.


‘Anything that goes against my work, anything that stops me on the way, they have to be bulldozed.


‘Romance is nice. But my romance is my dance. It is everything to me; m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It is like my religion.’


Nureyev was known not to suffer fools gladly and I had been warned he was a man of extreme moods. ‘No, I only explode when it brings results,’ he told me.


But he admitted he had little time for developing long-term and solid relationships. ‘I think work creates a man.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My motto is: “Everything betrays you sooner or later – only your work betrays you last."‘


His work ethic matched Fonteyn’s. She finally retired at 60, after a 17-year dancing partnership with Nureyev. She devoted her time to caring for her husband Tito, who had been left a quadriplegic by a bullet in the spine after an assassination attempt in 1964.


On that night, Fonteyn had again been dancing with Nureyev. Although she was aware of her husband’s unfaithfulness, and at the time was contemplating a divorce, she remained devoted to him and would arrive at smart parties, determinedly pushing him in his wheelchair.


Tito died in 1989, after Dame Margot had spent all her savings on nursing care for him, and she died two years later, aged 71, having fought cancer for more than a decade.


Nureyev died of Aids in 1993. Certainly it would never have bothered Dame Margot that her Russian partner was gay – she enjoyed such company, particularly as she had grown up with so many homosexual male dancers.


Towards the end, he said of her: ‘We danced with one body, one soul. Margot is all I ever had, only 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