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哭三毛


 


人的际遇很难说,这一刻喧哗交浅言深,下一刻也许就阴阳两隔了。就像三毛与贾平凹这两位天南地北的作家仿佛神交已久似乎还来不及坐下来倾谈彼此的深刻印象。在一个时空逆转之下三毛就死了。陕西的天空就此灰蒙蒙了起来。这是我在阅读贾平凹的集子《活法》时突然意会的错愕感。原来他们也有过文字的交汇和光芒,原来像三毛这样朴素的女子也曾感应过贾平凹笔下古老中国大地的草根民族性。她说她看了《天狗》和《浮躁》不止20次,每看一次就会禁不住的汩汩泪流,太深刻了!她还写信告诉贾平凹,凹字在台湾读(āo )不读( wā)起缘是她接受陕西日报记者的访问,谈起她印象中的中国当代作家,贾平凹的作品给了她这样深刻的感动与悲悯。她拿了地址就给他写信。她觉得三毛的书太普罗大众太浅显了,不及贾平凹小说的锤炼和深入骨髓她希望有一天能够私下造访贾平凹,跟他一起骑单车去认识商州,去看看这灰仆仆的城墙和滋养着生活大地的秦川她说她敬重贾平凹,盼她往后能给她寄上最新出版的作品,信末还告诉他她就要入院动手术了。是啊,收到这样属于80后读者群载誉的女作家给自己戴上高帽能不激动引以为知音吗?于是当天夜里就给三毛捎了短讯和把作品给寄上了。可是不久就传来三毛自缢的消息,三毛走了!把人间最真挚的灵魂和儿女私情给带走了。这确实是一个梦魇啊!贾平凹写了《哭三毛》作为悼念。他原以为三毛来不及阅读他给她的信,可是在她死后不久,三毛的回信宛如魂梦的飞来了,辗转的落在贾平凹的心腹上。如此三毛就该安息了。三毛说每每看完他的书就想找个人来说话,可是懂得文学懂得贾平凹的读者身边没有几个,因此她独个对他的照片探头探脑的研究起来,像贾平凹这样的小说家还真是古怪的词儿,不然细节怎么就这么灵动呢!这下贾平凹就不能带她去冒险了。他原本就想带她去逛逛这黄土地,看看地方戏曲和婚丧嫁娶,吃地方小吃,只要三毛不怕卫生不嫌脏,不怕这秦岭大地出没的土灰狼!我觉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