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限


 


这天空靛蓝


远方黑夜可有星光指引


我怎么愈走愈荒凉,仿佛陷入无人之境


静是一种禅定吗?


我看见了澄黄袈裟


花、雨叶落纷纷


那是即将流逝的河啊


在心里翻腾起伏,放是情感的归宿


没有不舍留恋的繁华,一种朴素却难于抑制的哀伤


白发埋葬与春泥


仰望垂泪的铮铮敖骨


谁不懂痛楚也是一种感召的精神力量


母亲的大限,也是我的大限


大雁就要起飞了


相遇是天地鸿蒙


来年我是僧人、俗人、或乞丐托钵


请你为我赏口饭吃,今生我愿意侍奉你终老


昼夜万里无云我踽踽独行


目莲敲开了十八层地狱寻来人世的造化


你我未曾诀别


已然有了归去的怜悯


我只有这一身黑白分明与你断断续续仓惶而逃


告诉我谁能把生死看得如斯透彻


因为我是人子


红是警戒,无言是最深刻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