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林青霞,不一样的美!


 


第一次去书局买林青霞的著作《窗里窗外》,店员说卖完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网购,云简说吉隆坡书屋有在卖,她可以帮我买。我说不急。果然大众书展也在大量促销,打折扣,已经再版了。看完报章杂志的访谈录,终于买了,得以一口气阅读完毕,不难看,而且很体贴读者,字体大,插图珍贵,如众家序文所言那样行云流水,我也发现了在明星的光环背后不一样的美!


 



这里头并没有影迷观众好奇的男欢女爱,这些电影娱乐圈的蜚短流长和秘闻情史我们阅读了很多,仿佛就是林青霞的星海浮沉明星外传。我其实也阅读了日本影迷铁屋彰子为她资料搜寻贴身记录的《永远的林青霞》,这里也收录了林青霞的一篇序文,感念影迷读者对她的死忠不离不弃。可是她到底也着实经历了煎熬痛苦和低潮,这才换来今生的坦然自若和放下身段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而影响她至深至远的却是法鼓山圣严师父的十二字真言,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她问师父什么是禅?师父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因为禅不是什么,而是寻常人的功课、修为、锤炼、智慧,对一件事情的领悟力。它让人渗入其境而过渡最艰难时刻,就像圣严法师圆寂时的空渺,不立碑、不沾穴、不诵祷,只是回归自然界。


 



 



跟这本书主题最贴切最有意义的就是琼瑶给林青霞写的序,《窗外》小说不只造就了琼瑶也让改编原著的电影捧红了林青霞。我们原本以为《窗外》就是琼瑶的自传殊不知女主角江雁容也是林青霞的纤弱投影,她觉得她也是如此沉浸于幻梦而灵动的,很容易就被美丽的诗词景物给倾倒了。那气质神韵就像碧云天黄花地的渲染郁结,电影圈的纯情玉女就这样不胫而走。琼瑶与母亲因为《窗外》小说电影情节纠葛(确实是角色伦理告发)而禁止在台湾上映,林青霞的母亲也为了阻止她涉入演艺圈而气绝病倒,窗里窗外自有一番令人回顾的亲情故旧人世风景。无疑的,这本书主要并不是在挖掘情感的滥觞或誊清绯闻历史,而是像一般文人那样去感受去呼吸而不是追求完美。


 



在水银灯下二十年的林青霞早已洗净铅华,虽然在我们眼中她还是堪称为中国最后的女明星,但在她的笔下我们感觉不出来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因为遣词造句是纯朴的,我们看不到华丽的排场也感受不到婚姻的悲壮,她说的迂回已经是如烟往事了。双林双秦的文艺爱情电影是七八十年代影迷观众的集体回忆,可是在林青霞的感悟笔下这一切早已显得云淡风轻了。虽然她提了最初主演的《窗外》、《云飘飘》、《长情万缕》,但她记得的是曾经给母亲的承诺,不肯踏错一步,不能说错一句话。娱乐圈就像一个大观园,很多事情显然都身不由己,就像她与秦汉的恋情纠结那样无疾而终。


 



可是真正让她感受到自由自在的却是香港这片繁华重地。台湾是娘家,香港是夫家,这些年来父母亲朋好友故世虽然给她带来打击,但她已然懂得承担和勇于面对。生命就像吴哥窟的千年巨石夹缝中展露的小花,毫不畏惧。在北京、香港的推荐礼上,林青霞显得寡言和不知所措,大部分时间只是签名和微笑面对。这显然是文人格调,只懂得写而不懂得应对,她说不是她选择写作而是写作选择了她。阅读她的文章你不会感觉这是一个女明星的情感自剖花花世界,原因她写得很率真很淡然。她写童年、写眷村、写山东济南。她写女儿、写父母亲、写继母的感受。她写电影入行、写对美的创造和放下的自我。她写娱乐圈的朋友、谈写作和旅途风景。她写悼辞、写序、写参禅的始末。她写小邓、写三毛、写龙应台,也写马英九。她说她喜欢现在的林青霞而不是大家称呼的林美人。原来马家辉是她的伯乐,但已故的黄沾才是点燃她写作热忱的人。


 



香港电影是林青霞的巅峰时期,也是艺术形象的转变期,像《金玉良缘红楼梦》、《爱杀》、《蜀山剑侠传》、《警察故事》、《我爱夜来香》、《刀马旦》、《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滚滚红尘》、《白发魔女传》、《东邪西毒》等绝代风华。香港的人文荟萃却也是林青霞的淡扫蛾眉涂抹胭脂,他们欣赏林青霞的美,也欣赏她的矫揉不造作,这里可以发掘她的人缘奇佳,终究也发觉了她的写作才华。她可以请教的对象很多,董桥、陶杰、马家辉,她还给马家辉的著作《爱恋无声》写过序,她很认真地写,而读者也很期待她写了什么?


 



 



她不写隐私,相信她也不会写,但她写了已故和生前的挚友,那些被忧郁症和燥郁症绊倒的人。她惋惜张国荣的离世,却也不敢面对三毛的梦魂。她记取严浩、古龙和三毛的约定,倘若谁先去世定要报梦给其他人知道关于灵界的幽渺。古龙是酗酒而死的,死得很开心所以梦也不来一个,而三毛每次托梦她都觉得欲说还休,赶快醒过来,她着实眷恋这红尘美满的归宿。她称赞大女儿嘉倩很美,她突然叹惜跟她说:妈妈我了,二十二岁的她也有过这样的心境,她理解韶华不为少年留。十五岁的爱林低眉颦戚,很文静地对着电脑做功课,恍若当年,把她看痴了。


 



林燕妮安抚她说,写作就跟拍电影一样在酝酿情绪,用脑子在演戏。她跟女儿们重看她当年演出的电影,小女儿害怕刀光剑影的血腥,也不喜欢亲亲我我情情爱爱的戏码,所以就选了重新拷贝的《金玉良缘红楼梦》,然后跟女儿讲红楼梦的剧情故事,偷龙转凤移花接木,这戏好听好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她生就好风采,然而天生是个悲剧性人物,欠泪的泪已尽,欠债的债已还,总是食尽鸟投林,落个茫茫大地真干净。她拢着三个女儿入眠,觉得夫复何求。从前她也搞不懂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在叙述什么爱、恨、情、仇。她饰演的慕容复、慕容嫣也很精神分裂,但后期剪辑配乐颇让人耳目一新,她说如今她看懂了,那是流水的心境。


 



《窗里窗外》的林青霞写得心无旁骛,文字很洁净,阅读她的书不要有猎奇心态。她就像其他作家和写作人一样忠于自己的内心世界,有感性也有理性,而且相交满天下。像龙应台这样英姿飒爽的女作家在她笔下不过是一名聊斋的书生,等待着狐仙的法术搭救。像董桥这样严谨格守的散文好手也觉得林青霞的文字起承转合不适于挪动调派,最多是移动几个标点符号,因为她的遣词造句已经深思熟虑过了。她很诚恳很认真地书写,时常把费心的文字揉成小球团,很像一个不修边幅的文人,不觉窗外天已蒙亮!


 



 



 


918日,林青霞(右)在活动现场介绍新书内容。当日,林青霞携新书《窗里窗外》来到北京大学百年讲堂。《窗里窗外》是林青霞的首部文学作品,披露了她出道以来发生的难忘故事和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全书内容分为戏、亲、友、趣、缘、悟”6章,共约50篇散文随笔。现场徐克作为暖场嘉宾,姜文为嘉宾主持,为林青霞送上亲手书写的书法作品。新华社发(李方宇 摄)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我虽然不是企业家,但也觉得很有道理,自高自大、太过情绪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结果解决不了问题而陷入困境。作为国民,政经问题我们须要理解,这或许将影响我们的家庭计划、消费观、下一代教育和个人的银行储蓄以及市场投资,甚至影响心理病情。可是大半原因还是来自性格修养智慧能量,行动差异多少也反映了结果,有人积极,有人消极,有人懂得避重就轻,有人及时行乐,有人选择逃避,也没有定论。可是我们有必要去了解自己,这样、那样,快乐吗?人类比起宇宙大自然确实渺小得多,不过最大的命题也不过是生与死,死是霎那瞬间的事,可是生活细节却是繁复而必须深思熟虑的,如何把它变得简单轻松或适合自己的脚步和人生规律就是我们思考的命题。每个人丛懵懂步入关键时刻,首先要做的就是衡量自己,看清自己,原谅自己和弥补自己的不足。我们不可能完美如斯,也不可能一无所有,即使你失去一切人为关心,还有天与地。坦白话,作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我很怕论为愤青,批评指教不敢,意见很可能是偏见,经验之谈对于初生之犊或许就是代沟了。青春是断掉了的尾巴,它美丽、闪亮,但终究奄奄一息,太过眷恋反而阻碍了向前。这世界不会因为美好而停止轮转,也不会因为劫难而泯灭人性,流泪、悲剧、起伏才是人类最佳的示范和启示录。我们并不能彻底改变命运历史,但悲痛绝对比快乐更深刻地拥有。其实快乐并不难找,我们每天都在想尽办法娱乐自己,视觉、口欲、感官、刺激,时尚、流行、偶像崇拜也是一种快乐的奢侈,只要不是悲观负面的情绪,宅也是属于沉溺的快乐和自我满足。说到底没有比过去更黑暗的年代了,我们的自由自在是快乐换来的,没有偷窃的伟大,只有小情小爱帮助我们去完成微不足道(小人物)的梦想,不安全感或超现实的你可以考虑移民火星!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卢克•约翰逊 


 



差不多我认识的每一位商界人士都受够了此次危机。尽管面临着种种挑战,但关键任务是要重塑信心。要想恢复经济增长,扭转近来生活水平下降的趋势,我们需要一种乐观精神。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力,这是可以做到的。


为此,我简单总结了一些建议,或许能够帮助在这一点上感到困难的企业家鼓舞士气。


● 学习历史:它有助于理解当前困境的背景。地球上几乎所有人的生活都比过去任何时候变得更加美好。社会总是会遭遇间歇性的动荡,但长期趋势是物质生活的不断改善,这主要得益于技术进步。萧条总会结束,我们的集体智慧克服了不同时代的所有挑战。眼下的短暂逆境也不会例外。


● 避开新闻:尽量少去阅读和观看新闻。编辑们相信坏消息比好消息更畅销,在媒体激烈竞争的时代,为了吸引公众的注意,许多报道进行了夸大和戏剧化。不去理睬那些夸张的头条报道,你的心情就会变好。


● 和年轻人相处:人类天生具有新奇感。但年龄和阅历使太多年长的人变得愤世嫉俗,随着对生死的顾虑加深,即使坚强的灵魂也会变得忧郁。解决之道是让你身边围绕不同年龄的朋友和同事,从而驱散消极情绪。


● 保持理性:最糟糕的情况几乎从不会发生——评论家和所谓专家的绝大部分可怕预测根本是无稽之谈。人类发展出了一种能力,以为想象出可怕的结果,就可以确保避免它们。但如果总是处于对新末日的恐惧中,既不现实,又会损害我们的判断。


● 避免悲观情绪:我们大部分人要么偏向悲观,要么偏向乐观。你应该和后一种具有阳光性格的人呆在一起。寻找那些性格积极向上的人——你会发现乐观是可以传染的。


● 阅读斯多葛学派的著作:数百年来,马库斯•奥里利厄斯(Marcus Aurelius)这样的经典作家,为读者提供了关于如何在逆境中保持平静的振奋人心的建议。我推荐他的《沉思录》(Meditations)。


● 承认错误,向前看:我们都会做出糟糕的决定、遭遇挫折和忍受失败。认识到这些是重要的,但一旦你接受了错误,并在必要的时候道歉,重头再来,不要沉溺在悔恨中。


● 保持忙碌:忙碌的人是没有时间沮丧的。他们太忙于努力创造进步。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这个世界都充满着更多机会——所欠缺的只是企业家的激情和自律。


● 保持健康:医生在几个世纪以前就懂得,体育锻炼是消除压力和消沉情绪的良药。锻炼时身体释放出的内啡肽有助于驱散阴郁。


● 关注小的成功:每一天我们每个人都会赢得小的胜利,这些可以起到鼓励作用。关注这些小成就,这会产生一种激励你的动力感。


● 忽视你无法控制的事:担心欧元或华尔街的命运是对智力的浪费。努力专注于你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把精力放在你在事业中真正能够影响到的方面。


● 专注于你的微观经济:忘掉宏观经济环境。重要的是你如何在局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或者是否能够改进产品,以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


● 大笑:心理学家知道,幽默有益健康。所以,尽可能去发现可乐的事情吧,听听笑话——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就像老话说的,没有欢笑的一天,等于虚度。


当然,这里不存在什么魔法配方——坚韧的品质来之不易,道路从来不是平坦的。并且,盲目乐观显然是危险的。但在见证了濒临绝境的公司华丽转身之后,我知道,在商界,不甘屈服的领导层的作用是不容低估的。伟大的将军首先要激发士兵对充满希望的未来的信仰。此刻,我们正需要这样的鼓舞。


译者/方舟

像他这样游离在巴黎


 


他想说,但总是被催促


他连剧本小说的结局也是如此悬挂着尾巴


在巴黎星空无限迷惘


旅者自挥霍恋人盲目催情


塞纳河畔的日落是小小的心情诧异


罗丹无奈对着未来沉思着


等待午夜钟声那盛载的马车穿越时空


1920是新古典主义的浪漫,海明威告别了武器


太阳照常升起来,毕加索在情人与暧昧之间探索灵欲


达利翘起天穹胡子辩论着超现实:我不是疯子!


只是有人善于伪装艺术而成为崇拜对象


在罗浮宫艺术馆故弄玄虚


还不如失明颠覆着莫奈的印象画


他的花园、他的睡莲、他约束的自然


爱与死就在瞬间决定了去留


他想逃,或选择疯狂让雨淋着


也许这样活着会更精彩而不是懦弱枯燥无味地应酬


也许爱情不是漫无目的而是呼吸相通的频率


从前是虚无现在是实境这是他的蛊惑至终写给巴黎的情书。

跟梁文福轻轻碰杯!


 


也许好文章要自己动笔去写,好书也要靠自己去挖掘,市场行销有时候会把一本好书说得天花乱坠,可是阅读过后感觉不过如此。久违了,梁文福!中港台畅销书我购买的不少,很少看到像梁文福这样温婉敦厚的书写风格,信手拈来都是寻常小品,格局不大但满是余味(他其实不喜欢哗然取宠,朋友说他有贵族气质)!印象中距离他著作《最后的牛车水》散文集也有二十年的历史了,这本《越遥远,越清晰》给读者的感觉是姗姗来迟,能够不巧而遇就像老朋友一样欢喜寒暄打个招呼。偶尔也会上联合早报网站去阅读当地作家的文章,像王润华、淡莹、英培安、吴韦材、孙爱玲、尤今、梁文福、张叔麟等,就像当年听新谣那样感觉清新、亲切而细细体味人世间走过的风景。这原比华丽的文字更让人渗入其境,有人三五千块邀请梁文福写歌,他觉得不痛快而甘愿伏案,延续晚明小品的清幽和骨气。


 


《越遥远,越清晰》是梁文福在1998-2000年给新加坡《早报周刊。闲话》和《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六日谈》书写的专栏小品,此时此刻读来一点也不嫌过气,它不是以文学角度为着墨点而是寻常生活的温度为探照。他温文尔雅又体贴入微,把社会人文气节纳入了景观,那种微妙和人情世故是文人习好,也是诗人的敏感处境。把人的处境提升为诗的语境,缓缓的推进读者的脑海,在婉约的文字里回旋。不要忘了梁文福是中国文学史的高材生,研究的是白居易和孟浩然的雪约生平,他推崇《红楼梦》的觉醒和辛弃疾的中年况味。每一篇章读来都是个人的修持涵养和大大小小的领悟,他和妻子都是中文志业,传授华文为典范,他们婚后无子,学生就是他们的至亲和孩子了。很多人认为读华文一无是处,惟有读中文系的人才明白尊师重道和文化意味着什么,不然你就会失去或永远抬不起头来!他们懂得惜缘、感恩、念旧,这点很让人感动不是吗?


 


多年以后 / 又再相逢 / 我们都有了疲倦的笑容。当朋友们赞叹梁文福的诗歌才赋和早熟因此而写下了像《细水长流》这样的心境,疲倦和沧桑,他否认这是错读的意味,其实是文学使人积极成长。《越遥远,越清晰》可说是洗净铅华,它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梁文福和似水流年过度的繁华,他把他的文艺细胞都抖落了,在红尘尽处。他已经习惯了组屋的蓝天格局,凭窗瞭望赤膊抽烟的男子也可以揣摩着中年人的心事如麻。乘坐电梯假手与人按上楼层号码忘了回应道谢而被妇人奚落,原来不同意味的感谢还蕴藏着有心和无心的错愕。他说他上了Kopi 的瘾,那不过是寻常咖啡的浓厚与温度,不同是咖啡装置的白瓷杯和老板的待客之道让他难于割舍。就像妻子念念不忘小时候吃过的一碗辣沙和云吞面,没有机会跟他分享那滋味,觉得很惋惜,他认为吃过的已经变了味道,还不如在妻子的梦里跟他分享那吃不上的怀旧氛围来得窝心。现代很多人都不在家(像候鸟搬迁),也许最容易取得联络的就是妈妈的地址和老家的电话号码,说得人心烫贴啊!


 


梁文福的文字清澈,读来别具涵义,他希望文字不会走调,越遥远,越清晰,而不是匆匆过境,幌如云烟。他说没有少年的愁滋味就不会体会中年的惆怅,没有少年维特之烦恼我们不可能有往后的恣意妄为和纯粹的决心。梁文福当过兵,从男孩的心态步入男人的心境,他小时候也曾偷睡窃听父母亲的谈话,这才发觉宠爱在心里,严厉管教并不是偏心,即使家里环境拘谨也给他买下钢琴学艺。当兵就是男人的胆识意志锻炼,不逃避不放弃,如辛弃疾的词牌《贺新郎》: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如何成就未来就是文人墨客的豪情江湖,梁文福具备了诗人的感兴趣味,他看流光也会看痴了,宛如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觉得这样的心情很美。他说荤素都有打呃的气味,文艺、流气、霸道都是个人风格,很难隐藏或故作姿态,做王,抢位子,同坐,食饱未,是现代人应该学会的人情世故。他细致的引领读者去想被寻常百姓忽略的人性课题,淡然处之却很有韵味。


 


从开栏的题目《目送归鸿》和《一山放出》就可以看出梁文福的文字斤两和气势不凡,他写得很闲散但不浮夸,就像丰子恺的淳朴,见人见性一点也不陌生。也许我们是属于那个年代知识分子掌握着故土命脉和沾染着旧式文人的习性,那草木莺飞时光流转和泥土芬芳的气息,我捧在手上阅读梁文福的《越遥远,越清晰》也是这样思潮起伏,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管我们身处何方我们只能活在当下而不理身份贵贱。梁文福也曾是贵族学校的一份子,跟王孙公子在一起作息,虽然出身平凡,但也要昂起头来。而我也是如此看待自己和用心写作,跟梁文福轻轻碰杯!像我们这一代人未必有机缘相遇相知,能够从文字出发去关怀去体贴而得到温暖,我也觉得幸福了。谢谢梁文福!


 



作者简介

  梁文福,写作人、音乐人、华文教研工作者。南洋理工大学哲学博士(中文文学),学而优语文中心语文总监,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兼任副教授。

  文学方面,已出版散文、诗歌、寓言、小说、翻译等各文类作品十余种;雅俗共赏,影响显著。散文集《最后的牛车水》曾缔造新马文艺书籍畅销记录。曾被学生票选为最喜爱的作家。散文和诗歌被教育部编选为华文及文学课程必读文本。

  音乐方面,被群众票选为最能代表新谣精神的人物。已出版个人词曲专辑五种、音乐专辑一种、精选集及全集多种,另有歌书两种。发表词曲逾200首,作品广为各地知名歌手演唱。

  梁文福屡获多种文学和音乐奖项,他是迄今唯一跨艺术门类荣获国家颁发青年艺术家奖(文学,1992)和代表艺术界最高荣誉的文化奖(音乐,2010)之双料得主。

雪人不见了——写给FT


 


去国成咏叹


雪落了吗?


加州阳光海岸的妩媚成了一缕相思


酷寒始终在你心中


你披了一身雪纺向我走来。


 



这里依旧绿草如茵


风飞散发的赤热、火烤


岛国的夏日海风和诗意如你想象


明亮酒馆咖啡座并没有诗人的畅快一见如故


十年青春甚远


二十年枕边如晤


你也只能委屈把长发剪短把短发留长


各自嫁娶各自回味绝了思念把诗的精致美丽酝酿成河


珍重而藏之,细细微笑的水纹吻着


加深了夜和窗外的晓雾浓霜。


 



你说寂寞如诗


痒痒地撩人耳语:你好吗?


(这是最普遍的牵挂,有人只是淡淡告白或当着应酬话


天涯是你再也听不到嘘寒问暖而感觉寂寥。)


我从来不曾离开过俗事


这窃听的墙,和陌生人的叹息。


 



你突然给我来信,把往事给勾勒住了


独立自主是现代女性的出走


自由不再是莳花悲秋


男人早就弃甲归田,温柔是致命伤


也许在婚姻里一败涂地,也许他在寻找第二春


失意、茫然成了那个年代的幽静风景


我继续吐纳,你隐喻未眠


偶然的恋旧情结,可以书写一段浪漫然后分道扬镳。


 



这是西雅图,或


密西西比的已凉天气


谁在露台吹风在火炉边取暖在书房贴心营造温馨的圣诞卡


唱诗班的星眸婉转悠扬


雪人不见了,雪人怎么不见了?


 


睡梦里的倾城雨季


 


职场上的勾心斗角我并不在意,态度决定了一切,我在乎的是人情世故,也时刻要求放宽心思,何必为难自己。一乍眼就入暮了。每一天有每一天的功课和自我承担,就当是每一天的脾性和禅来修,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尝试化解,睡也睡不安宁。我每天都在学习隐忍,不乱发脾气,不动怒,可以淡然处之那最好,毕竟过了年少气盛的张狂时代,不与人一般见识,争执,不肯轻易妥协,很累不是吗?何况我也不觉得他人欠我什么,睿智、成熟、不过是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立场说话。朋友,也不必掏心剖腹,可以正视交流,不多余揣测,我认为那就是了。


 



江湖上的患难与共只有在武侠小说的朗读声中把酒言欢,我相信激情,在那一霎时,如明月来相照。朋友,远远就像那黑夜里的篝火,虽然无声无息,但隐隐炙热,他就在那巍巍的阳关道等待天亮奔螣的马嘶!


 



此刻的我就像那奔腾的马嘶,天已经亮了,睡梦里的煤油灯恍惚熄灭了,醒来是来势汹汹的倾城雨季,不眠不休地起草告示,什么是水深火热泛滥成灾!现实的悲天悯人并不是我们可以逃避的生活态度,当我们睁开眼睛,我们就必须去面对这灾难始末。政治英明有时候也无法解救人民于水深火热,只有祈求宽容谅解和寻求对策,就像写作必须身历其境才能适时得到舒缓而不受现实的压迫,自我理解,安然受命,孤立无援是更深刻的体验和认知,不必诲人不倦,望而却步。


 



小时候的我一派天真,不知何谓人间疾苦。看《白蛇传》水漫金山导致生灵涂炭只是为了成就一段爱情。看《朱洪武》的洪水猛兽翻搅只是为了展示人定胜天抑或刘伯温的法术无边给皇帝找到了定位。转眼间我也在这滔滔的洪流里翻滚,躲也躲不过的哀乐中年。看湄公河尽在漂流,人在飘航,看滚滚红尘淹没了佛像浮屠,毒蛇、鳄鱼伺机放生了可是为了修炼,而我仿佛也在修炼,不想就这样为了人性枷锁被镇压在雷锋塔下。


 



嘿,谁何曾看过大禹治水,三峡截流,那种艰巨天人交战和岁月的搬迁,或许我们欠缺的就是这样大环境底下的人文历史,不能进一步提升磨砺给我们大智慧,我们只是蝼蚁小民,时刻跟文明搏斗,望天打卦,是气候暖了吗?是冰川消融了吗?是氧气层破洞了吗?是地壳震央移位了吗?还是我们的愚昧无知!对于环保课题,古迹保留,能源消耗,城市规划,我们一直都在演练,可是更大的破坏即将来临,这是我们可以预知的后果,就像人心渐渐的变得麻木不仁,及时行乐成了当下的遗愿。


 



小时候不以为苦,因为有父权顶着,社会有宪法依据,古厝废墟有灵魂,可是渐渐的为了不落人后,我们会卖命赚钱,抛弃纯朴而走向华丽都会,希望拥有一座凭窗的海景公寓,可是虚了。我们想要拥有的太多太多,有点痴人说梦,就像全世界的雨下着、下着。我不爱怀旧,但雨落在锌版木屋的频率也是历历在目的咏叹调,那阔叶包裹着雨声,溅起的黄泥巴仿佛还带着热带季候风的气息,沼泽泥鳅娓娓迤逦细说着晚潮,将昨日风浪给搁浅了。我当然也有青春和叛逆期,虽然没有iPad愤怒鸟的轰炸式,但也有玩具奇兵的突围和总动员。雨季就像沉浸在漫画世界形形色色的浪漫悲剧和超现实主义,偶尔把睡梦里的你给惊醒,不觉弄湿了枕头,丢了魂魄!


 



也不是没有过这种危机意识,漫天风雨如晦的绝望境地,那不是淋雨和放纸船的心情。只是灾难来时我们有了承担的勇气,就像日本人那样缓缓而行,历尽风雪而知严寒,展现高度文明的气魄。日本国历来长寿,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活得心安理得。我们学习高科技,享受文明的自由幅度,可是心灵往往放不下物质生活,这个、那个,纠结成梦魇。即使婚姻、爱情,也不会有两全其美的退让,如你所愿,你只能选择彼此容忍、保全,或某方面的牺牲。你只能选择在倾城的时候,有一个人奋不顾身,向着你(和孩子)狂奔!


 



在睡梦里,即使天打雷劈,我们姑且相信雨势豪情,满是江湖诗意,就像白娘子和许仙来相会!


 


迷失的天堂乐园


 


一天一天一天


时间时光时空尽情迷失了


找不到思维找不到原则找不到聚焦点


我迷失了我


被放逐了


在紫色在羽翼在漠然的城池


天堂静了近了


我倾读我聆听我祷告


那是谁的神秘谁的弥撒谁的安魂曲


我该黯然还是亮着灯火


我该靠近还是独自离开这孤独的星球


真实真相真我就像一块飘浮的陨石幽幽发亮


它在坠落的弧度迷失了天堂


我在人间寻找你的乐园


错过塔罗牌的提示戴着面具的虚假


你看起来是多么忧伤可是我却想挽着你一直走下去


那是一只蓝眼睛的泡沫绚烂无比想象


像衔风的斗篷隐藏着幻化的白鸽


自由和约束在心灵在消失了的黑白琴键如猫的灵敏走过街角


突然的仰望南十字星和猎户星座


也许这是我该徜徉的黑洞而不是拥挤的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