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无边细雨

戒了烟瘾,戒不了宿命

不得不舍把亲爱的你给送走,卢卡

你是妈妈的温度计、晴雨表,巴黎的无边细雨

就这样飘洒,当你不在妈妈身边

那个挚爱男人却是妈妈过去的荒唐与沮丧

妈妈从不后悔生下你,却后悔把你送走

送到那个挚爱男人身边,希望他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繼續閱讀

歌手传奇

也许我生前是不如意潦倒的歌者,一直到死也未能成名,将一把好声音给彻底埋没了,只能在这辈子偿还拼命地挖掘,那些其貌不扬但确实感动在心而纯粹的声音。可是太多歌唱选秀让人觉得疲劳,能够打动人心屹立不倒并且跨越时代的也绝无仅有,唱片专辑太花俏了,听听几下就觉得沉沦了。偶像风潮比实力唱将还要谄媚,他们卖的是声也是色,他们卖的是才艺音乐,但总是被吹捧而彻底迷失了自己。不知江山几代,起起落落,能够折叠远远被传唱的真的没有几个,那属于代表性而传奇的部分,那些让人一听就觉得绵绵无绝期的真的须要时间来应征,也许《中国好声音》要甄选要应征的也是这点吧! 繼續閱讀

性教育不是狗男女

 

 

 

 

 

 

 

 

 

 

很少看清谈节目了。看了陶晶莹主持的《姐妹淘心话》,赫然发现节目视频播出了大马教会曾经一度给小学生灌输的性教育,它的讯息强调了婚姻正常的性关系,不正常(没有婚姻基础/法律保障)性交就是一对狗男女!我听了觉得匪夷所思,节目来宾也很诧异大马现阶段的性教育模型,竟然关系到了男女社会伦理而不是身体构造卫生保健和普遍性知识。 繼續閱讀

君从哪里来?


——北城别,回眸三生琥珀色;西城诀,转身一世琉璃白

你说我淡忘,我不能不承认
因为心已经空空荡荡,可以放下一座城
太多悲叹岂不折腰,不如
忘记最[好。天涯近在咫尺
伸手就能触及,这样不遮掩就能
亲近吗?我们未必如此,不如辗转离开
离开这乳白小城,陌上青苔,我远远看去含烟如水
就像你微笑!故事说了又说
只有我能意会,这破旧双城
还隐藏着过去明媚春光,不是你落魄
也绝非我的怅惘,而是心碎的秘密,像指环
镂刻相思,欲寄从何寄 繼續閱讀

恋之火、砂之堡

 

青春不仅是一张暧昧的脸,身体的欲望触摸和内心层层叠叠的骚动也是戏码,心猿意马的赤裸裸和率真引人入胜!这样的挖掘和讨论在东方社会还是趋向保守,至少不是公然的挑战和勇敢地探索,可是在欧美代表的西方爱欲已然涨潮,再也无从禁锢不让它发生,性行为来自青春期的发育成长,性的启蒙就是性教育的展现,透过电影显然更顺理成章地完成了青春的梦想。它不见得如洪水猛兽的可怕,而是有必要尝试去理解,包括性别性向和自我的面对,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友情与爱情的颠覆使命!据我所看它一点也不晦涩或淫秽,而是选择性的自然,独立完成自己的走向,当青春走过年华似水,想必你会更筹谋,至少它不是悔悟。 繼續閱讀

董培新画说金庸

我已经节制买书了,除非是先睹为快,可是看到《董培新画说金庸》的增订本我毫不犹豫就买下了,这是我难得看到喜欢而买下的画册之一。我记得之前买过几米和马荣成的画册就无下闻了,对了还有一本邮购的《爱经》,价钱不菲,纯粹是为了收藏,虽然我不是古董漫画家。

董培新我提过吧!早期岑凯伦报章最新连载的文艺小说都是董培新先生的插画,几笔勾勒的线条就画出了人物的神采。虽然那时的董培新还没有深厚的国画根基,为了讨生活也画过《波士周时威》有色作品。但我看过最多的就是我为环球出版社出版的一系列文艺创作和武侠小说的封面书皮,其中有很多依达、亦舒、古龙、卧龙生、诸葛青云的作品,我自己珍藏上官庸著作的《小鬼子传奇》系列也是董先生心血佳作。环球出版的古龙武侠小说系列是我认为最经济实惠的文化产品,虽然字体很小,纸质容易泛黄,但看起来很轻便,大部分已然成为绝版,只有旧书报社或图书馆还保留一些残破的遗漏。我自己收藏的古龙作品也仅得《绝代双骄》、《萧十一郎》和《浣花洗剑录》,也许那时候比较喜欢楚原改编的电影多过文字小说吧!我不知道原来写过很多鬼魅故事和迷离境界的张宇是董培新的太座,更不知道原来在董培新的心里早就酝酿了无数金庸武侠的绝世豪情,这才有了这本《董培新画说金庸》撒泼的淋漓尽致,堪称侠之大者的江湖。 繼續閱讀

出谷黄莺回来了

台湾七、八十年代的四大天后邓丽君、凤飞飞相继过世了,就留下甄妮独唱《Love Is Over》,精选集遍寻不获的黄莺莺(黄露仪)终于回归出版了她的《Tracy Lullaby》,也许这是她的最后一张专辑大碟了,极难得演绎了邓丽君的古诗词〈但愿人长久〉和凤飞飞的闽南语歌〈心肝宝贝〉,算是一种回顾和眷恋吧!对有了沧桑之故的歌迷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回眸和告别,至此天涯。 繼續閱讀

游灯河

中秋节前夕如往常一般,没有太多的欢腾喜庆,女儿一个人也很孤单地提着仿纸灯笼,看着小小灯泡闪烁,发着荧光。因为下雨的关系,这几晚的月亮虽然浑圆,鹅黄清晕,总有欠缺。我们都不吃月饼了,太甜腻,只是买来送礼。柚子一箩筐上市,我买了,看到乌漆靓丽的菱角,我也尝试买来祭祀,月光光,照地堂。拜月娘还需要一盒双妹唛的胭脂水粉,掏钱买了一个小灯笼给侄女,可是她还在吉隆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