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症

伦敦,雾冷冷
湿透坟场,死了睡还是睡了死?
沉默是最好的答辩,格雷厄姆也不知为何
流连忘返,也许这里更接近天堂。
这里是我的墓志名,快活永远浑然忘我
脑叶开花,幽寂如水仙
再也不肯吞噬断肠的蜥蜴只留下尾巴,或许我就是
植物人,没有偷渡的时间表,只有剥落的河床
只有森林和鸟巢在安抚我的死亡。
丧失遗忘是最好的自由,自由了,自由
你有你的封锁和古堡,我们都拒绝说话与晚餐
只是阅读黑色小说无有的泛滥,淹没了
我的脸孔你的毒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