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城

乌克兰的遗址成了神秘边陲
人类亵渎了上帝的能量,核辐射泄漏了生物危机闻之色变的死寂
二十七年我们凭空想像死亡是一座城的回归,我们都被放生了
除了黑夜守护者,除了宽耳蝙蝠,老鹰,野狼和山猫
除了遇难者的遗骸和四季风雪埋葬的腹地,谁来聆听?
在这里咆哮如雷,在这里堆积如丛林,亲吻微生物繁衍和流域的苏醒
我们早已退场,不是隔离就是被撕裂,不时地祷告弥撒
我们的灾难冰河期。记者说我发现了一只灰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