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谁也赢不了和时间的比赛


谁也输不掉曾经付出过的爱


                                ——侯德健



你我都欠缺


像时间的完美


也不怨


过去走失了


你若清楚记得,那素颜


我也会感动在心。


 


虽然苍白,但真实、活跃


像坦克轰炸的自由


我们都投奔去了


爱国、爱情、婚姻、自由


视死如归的慷慨就义


如肩上红星闪亮


世界之大


也不能将未来踩在脚下。


 


我们如斯迷惘


像风沙一样吹乱了发


你泪光如洗,


我也依旧恍惚


那伤痛的历史,张三李四的歌,


是我们拥有过最美好时光


信誓旦旦用肉身青春来交换那无言的诗


一起将火花给点燃


黄昏熄灭了。


 


你犹在城里守候


谁的幸福可以如此执迷不悔


或将错就错到底


不必等到海枯石烂才来拥抱白首偕老?


原来恩爱也是一种负累


无法偿还而必须先行一步


离去的人最后凝眸


就是情深缘浅。


 


来不及借尸还魂因为不再眷恋红尘


时间薄如纸云烟


答案缕缕飘散


我爱你


永远说不清楚


这惊心动魄的许多愁。


 


仓促的时代只能仓促地做梦


仓促的时代只能仓促地做爱


其他都是空白


其他都是空洞


鬼画符一样空灵,自以为是!


 




歌手资料


侯德健(1956101日-),台湾知名作曲家,现为《易经》研究者,出版自己的一些研究成果。

  侯德健祖籍四川1956年出生于台湾高雄冈山镇,从小在身为国民党军老兵父亲的“咱们是四川人不是台湾人”的教育中长大,他在《归去来兮》中唱道:“归去来兮,田园将芜/归去来兮,青春将芜……”就表明了他对大陆思念的急迫。


 



《三十以后才明白》


词曲:侯德健

三十以后才明白,要来的早晚回来
三十以后才明白,想爱的尽管去爱
三十以前,学别人的模样谈恋爱
三十以后,看自己的老婆只好发呆
三十以后才明白,多少童年往事只不过愿打愿挨
三十个春天看不到第三十一次花开
三十个秋天收不到第三十一箩小麦
三十以后才明白,变化比计划还快
三十以后才明白,一切都不会太坏
三十以前,创东南和西北异想天开
三十以后,把春夏和秋冬全关在门外
三十以后才明白,大江东去浪淘尽
一代一代又一代,更有新一代
谁也赢不了和时间的比赛
谁也输不掉曾经付出过的爱,嘿
三十以后才明白……



  侯德健在大陆流行音乐发展史中的地位是尴尬的。他定居大陆时提出三个条件,“不公开”、“不接触官方”、“找到亲属”,事实上只有第三个条件完好地执行。1945年后台与大陆一直互为敌对,侯德健的到来成为官方文章的极好素材,“不公开”是不可能的;在泛政治化的环境下,不接触官方是不可能的。但这反映出他与大陆音乐界不同的文化观念。
  侯德健在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侯德健不是作为大陆肌体上的音乐文化现象出现的,而是一种异质文化在政治利用下在大陆的超常发展。侯德健来自当时流行音乐文化较为发达的台湾,因为特殊的身份,他成为官方的座上宾,在各方面都可以享受到特殊的照顾。侯德健进入东方歌舞团担任艺术总监,带来了可以真正编曲的电子合成器,当时不少的音乐家(如大名鼎鼎的郭峰、毕晓世、黑子)都是从他那里学的合成器;顺利成立了“花果山”乐队(主要成员王彦军、郭峰藏云飞等以后都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主力人物);传授电声乐队即兴演奏方法、录音技术。侯德健影响和带动了一大批流行音乐人的成长。1983年,由“花果山”乐队领衔的“东方之夜”晚会创下了在全国巡回演出百场的纪录。另外,他还帮助程琳以《熊猫咪咪》、《新鞋子旧鞋子》成为那个时代中国流行歌坛的骄傲。
  侯德健这个名字之所以有分量,还因为:
  侯德健给中国大陆带来了不同的音乐,现代和声,电声乐器,清新的非学院化的嗓音。1983年的中国流行歌坛还在《姿三四郎》、《什锦菜》、《北国之春》的外国歌曲模仿中度日;1984年流行的《妈妈的吻》、《踏浪》也脱不了“抒情通俗民歌”的套路,传统民族音阶加中西混合乐队随腔伴奏还是主要的音乐形态……
  侯德健还给大陆的流行歌曲在歌词上提高了一个标准,就是对人内心奇妙触摸的文学性(人家毕竟是中文科班出身)和对一切保持警惕的批判性。在当时大陆流行歌曲狭窄的“思乡”、“想亲人”、“歌唱青春时光”的主题中制造出文学性来是困难的,而文人的批判色彩更是奢望。这种情况一直到1986年崔健横空出世的《一无所有》才有所改观——而崔健得以崭露头角,也可以说是和侯德健不遗余力推广流行音乐理念分不开的。
  这反映在他在北京出版的两张专辑:《侯德健歌曲精选》和《三十以后才明白》。大陆听众终于有幸在清一色的“让世界充满爱”(不是说此歌不好,而是说流行歌曲只有一种风貌是奇怪的)中听到《未来的主人公》、《喂,老张》、《一样的》等不一样的声音。


15 則迴響於《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 谢谢雪茶。三十以后勇往直前,最重要就是信念和勇气,不要回头看,过去的永远是未来的沉淀物,虽然惶恐,但不至于悲哀,该懂得的最终会明白,生命存在就是尽情地付出,并且永不言悔!

    • 谢谢风子。年龄是岁月的佐证,三十来了,四十在哪个榻榻啊?是犹豫还是惶恐都不言而喻,只能勇往直前,永不退让,不是说三十而立,立就是基层了!

    • 认识侯德健是因为李建复唱了他创作的《龙的传人》,因为这首歌他与台湾妻子离异投奔中国去了而引起轰然的回响,跟大陆歌手程琳结婚也是出乎意料的事件,事隔多年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也算长了见识!滚石三十年演唱会在中国开跑,侯德健是关键人物,他、罗大佑、李寿全、李泰祥、崔健都是摇滚时代的见证,影响我们这一代人甚远,或许《新鞋子、旧鞋子》对年轻一辈的人比较有印象吧!我买过他很多卡带专辑。

  1. 我還以爲這篇《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與憂客李林有關。

    網上找來《三十以後才明白》聼,好聽。
    聼起來,梁文福的有些歌與候德健的曲調相似。

    • 谢谢行者。这两首歌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可以拿来听听!他的歌跟梁文福一样有说唱逗趣的道理,有一些个人感悟和历史的回顾,却是那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和文化素养,虽然苍桑,但永不显老,这就是我们时代的歌。

  2. 候德健,那天在星洲廣場出現了他,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人。
    嗯,年輕輩出果然還是推前浪。
    留不住歲月,但刻骨民心的歌曲將一直傳唱下去。
    :)

    • 子扬,会的,你也会慢慢的体会刻骨铭心的情感,在忧伤中蜕变成长,继续完成你的梦想和进一步跟社会接触,成为中坚人,成为文艺复兴的中流砥柱!

    • 谢谢曼溪,就让我们一起来怀旧侯德健的经典创作吧!

      归去来兮
      词曲唱:侯德健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
      是多少年来的徘徊啊
      究竟苍白了多少年
      是多少年来的等待啊
      究竟颤抖了多少年

      归去来兮 青春将芜 青春将芜
      当年我离开家乡 他才二十五
      挥一挥衣袖是多少寒暑
      想要再见一面要走上几里路
      春去啊秋来整整三十五
      想要再看一眼要等上多少年 多少年

      归去来兮 老友将芜 老友将芜
      一去便不堪回首 转眼就白头
      握紧双手吧 紧紧地握
      让你真挚的手臂温暖我的手
      你想高哭就大声地哭
      让我思念的热泪和着你的泪 你的泪

      归去来兮 心琴将芜 心琴将芜
      是谁忘记了你们 任你们荒芜
      放声高歌呀 拼命地唱
      让我沙哑的歌喉洗净你的愁
      拨拨心弦吧 重重地敲
      让我满手的厚茧磨尽你的锈 你的锈

      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新鞋子旧鞋子
      作曲:侯德健 作词:侯德健
       
      新鞋子还没有缝好以前
      先别急忙着把旧鞋子脱
      旧鞋子还没有穿破以前
      先别急忙着把新鞋穿上
      老先生老太太都这么说呀
      从前的生活呀就是这么过
      老先生老太太都这么说呀
      现在的孩子们不会过生活

      旧鞋子穿过了留它干嘛
      还不如光着脚凉快的多
      新鞋子缝好了不穿为何
      等等等过两年又穿不下
      小弟弟小妹妹都这么说呀
      青春的好年华不能错过
      小弟弟小妹妹都这么说呀
      老先生老太太他们太罗嗦

      旧鞋子还不是新鞋穿破
      新鞋子也会有穿破的时候
      老先生老太太也这么说
      青春的好年华也不能错过
      小弟弟小妹妹也这么说呀
      新鞋子旧鞋子都是过生活

      龙的传人
      作曲:侯德健 作词:侯德健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它的名字就叫长江,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河,它的名字就叫黄河,
      虽不曾看见长江美,梦里常神游长江水,
      虽不曾听见黄河壮,澎湃汹涌在梦里。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叫中国,
      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
      巨龙脚底下我成长,长成以后是龙的传人,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

      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巨变前夕的深夜里,
      枪炮声敲碎了宁静的夜,四面楚歌是奴才的剑,
      多少年炮声仍隆隆,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巨龙巨龙你擦亮眼,永永远远你擦亮眼。

  3. 台湾目前有个话题炒得很热。
    某台湾文化人移居大陆,最近返台,带来中国化调调,被某大学院长斥为“可耻”。
    文化交流,不能做到“共赏百花齐放”的境界,还有什么文化?

    • 谢谢扇语。中国大陆与台湾同胞本是同根生、一家亲,因为政治历史背景而分化,如今又因为世界大同的经济体系互利互惠唇齿相依。当然台湾的人权言论要比大陆开放许多,这是文明进展和资本主义的体现,也是现代学者文化人所捍卫的民主自由思想和幸福的所在。可是落入政权腐败的社会总会引起尖锐的言论冲击,无他,那是某一部分人秉持的教条和偏激理论,也是光怪陆离的众生相,就当是笑话来看!我们也在测试何谓人性法则的宽容度!而你所指是否就是台湾文化第一人的高希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