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光吃

观光槟城,少不了观光吃。

地道的小食,无论清蒸炒辣、冷热冻品,还是酸甜味素,花样名堂可多,也很地道的精彩;就是好瞧又好吃,总之,吃不完兜着走!

 

但何谓清、蒸、炒、辣?

 

清即是清汤挂面,哪,像馃条汤、云吞面等熟食汤面;蒸是包点、饺子、糯米鸡;炒即属炒河粉、福建炒、炒馃角等即炒卖炒之类;致于辣嘛非咖哩、辣沙(Laksa)莫属。但其中味道如何鲜明则非周游于吃的槟城人才能辨解,或有异于他乡小食!

 

吃这回事我倒不讲究,我讲究的是地道的地方小食。像吧生肉骨茶、怡保炒河粉、吉隆坡的面粉糕都有它们各别的特色。

 

当然最讲究色香味全的还是槟城小食。吃过吉隆坡的咖哩辣沙、酿豆腐、啰喳(Rojak),总归是三种食物。在槟城咖哩面是咖哩面、辣沙是辣沙,可不能混为一谈呵!再再,猪肠粉清一色是猪肠粉,酿豆腐专门卖酿豆腐,啰喳纯粹是虾膏水果杂拌,可不是“鲜鱼”呵,算起来一共是六道美食。

 

所以说嘛,吃在槟城,可一点也不含糊。即使亮招牌做生意的小贩们,也得打起精神来,方有作为。举凡福建面、福建炒、广府炒河粉、咖哩面、潮州炒馃条、海南鸡饭都是很籍贯的家乡食,就像印度面要像印度人那样的炒法才好吃。

 

到底印度面要怎样炒才好吃,也许你这就懂了。通常是一碟一碟的炒,红火黑镬,面条蒸过湿漉漉的洒在镬里,济公扇泼泼的扇着,火燎起来了。随手放点油、咖哩辣椒、酱青、再敲蛋下去;然后切块老鼠煎、苏冬、马铃薯下去炒,等差不多火候了,再洒点糖、花生米,还有青菜点缀,简直美味可口。

 

就是要那种传统的手势,调味,甜不甜辣不辣的,闻起来香喷喷的,这才好吃。

 

当然每样小食都有它的色香味美,尤其槟城小食之与众不同,最精彩要属正宗的福建面了。吃过十档,也许就有九档味道不同处。但然最重要是好吃,虾面有虾面的甜,卤面有卤面的香。

 

槟城人多数操福建口音,不懂福建话还挺吃亏的;就像在吉隆坡那样,不懂广东话就找不到吃。为了解决一日三餐还比手划脚呢,简直露了外乡人的马腿!“老板,烧饭一碟。够糗了吧!

 

福建人操福建话,广东人也操福建话,这就是所谓的乡音。在吉隆坡工作逗留了五年,虽说梦里不知身是客,但听到乡音感觉还蛮亲切的,就是吃不到一碗正宗的福建面。

 

我记得小时候最爱吃街角摆卖的一档福建面,他的招牌老字号就叫“乌箸”,黑筷子的意思,当然他用的筷子清一色是黑色的。那时一碗面才不过34角钱。他的档口就在自家的门前,他的几个儿子都是他的好帮手,还送外卖呢!

 

只因为他的福建面是最好吃最正宗的老字号。也许你不知道最正宗是什么?不要紧,来一碗试试,也尝尝看,然后你就知道了。

 

对了,忘记问你,要米粉面参还是纯粹米粉或面条?要不要豆芽?要汤要卤还是汤参卤?对不起,请问要不要辣椒,要嘛辣椒油?大碗还是小碗?

 

一碗面看起来是那样精致的,腾腾热气袅袅上升,味道是刺辣浓郁的。仔细瞧瞧,小虾是用刀薄薄的切片,几块强猪肉,一小片熟蛋,还有金黄色脆卷的油葱、肉油渣,一小汤匙的辣椒,嫣红油腻的汤加卤。福建面的汤汁通常是用虾(不剥壳的)和猪骨加辣椒干熬煮的,炖上好几个时辰。

 

咸咸辣辣蛮刺激性的就是它的最佳味道。

 

这其中的佐料可没有半丝鸡肉片,纯粹以虾、猪肉、小粒葱作点缀。

 

不然,虾面就以虾为主,卤面则以卤、蛋为主而少了汤油。也许今天你在槟城作客,他日在吉隆坡旅居时,不妨亲口尝尝所谓的槟城福建面,看看这式样、味道如何?

 

当然,除了福建面,其他的面食如馃条汤、云吞面、咖哩面,也以各别的调味,不同的配料来吸引人。民以食为天嘛,这句话是中国人说的没错,然而在我们这里(南洋一带),饮食渐渐变成了一种技艺,一种生活上的技能,也是每当我们流落异域时所思念的另一种乡愁!

 

“左手锣,右手鼓,手拿着锣鼓来唱歌,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只会唱首凤阳歌,得儿铃铛飘逸飘。。。”这是我小时候最熟悉的《凤阳花鼓》歌,也是那些走江湖卖艺人的心声;靠着生平技艺表演糊口,也靠四面八方的人来捧场。

 

而做小贩也是这样,凭着勤快的手脚买卖赚钱。虽说吃在四方,可是管吃的东西还真多,有牌照无牌照小贩到处都是,你有你做,我有我赚。一碗一碗,一碟一碟的,馃条汤、云吞面、炒河粉、鱿鱼蕹菜、薄饼、红豆雪、辣沙、炒馃条、爪哇面、鱼丸汤、“鲜鱼”等等。有时想到吃,还真不知吃什么才好!

 

每一样小食都有它的精彩配搭,譬如说馃条汤吧!它的配料是馃条或青面加鱼丸、肉丸、鱼饼、猪血片、豆卜、鸡肉丝、青菜叶,还有肉油渣,绝对清淡;像古代书生的淡泊和社会炎凉。有雨,但不是鱼跃龙门的鲤鱼,有鸡有肉,但不是最丰富那餐;猪肺切薄,青菜浮泛,代表着面薄青衣,世态炎凉啊!

 

譬如云吞面又叫馄钝面,在槟城地方性叫“剁剁面”。倘若听到家门外有敲竹板的声响,便知道适时有卖云吞面的流动小贩沿街叫卖。我想喜欢吃云吞面的不乏其人,原因是它的名字取得漂亮,也很馋人,吃了有一片浑沌之意。那弯弯曲曲的面条着实玲珑剔透,它的配料是云吞包肉馅,不管是清蒸还是油炸都是那样的香脆可口,还有叉烧兼菜心梗的画龙点睛。

 

我想这是最地到的云吞面了,叫云吞面汤会给你配上青醋辣椒,干捞云吞面额外送上一小碗汤水和两粒炸云吞,还有一小碟Sambai,够精彩了吧!

 

致于较有异域风味的要属咖哩面和辣沙,这两样地方小食并不祖传中国北方,而是地道的南洋美食。现谈美味且有印度风味的咖哩面吧!

 

鲜红色的椰浆汤最多彩艳丽,不够再加上一汤匙的红红辣椒酱,当然不是那种罐头辣椒酱啦!它的配料是猪血、豆卜、鱿鱼切片,还有豆芽薄荷,吃起来很过瘾。当然啦,槟城的咖哩面和辣沙可说是闻名遐迩,在其他地方未必吃到此等绝佳风味。

 

“嘿,来碗辣沙!”这是槟城最闻名的小食之一,当然要尝尝。可惜我的朋友不属猫所以不敢吃鱼。可惜啊可喜,无法尝到辣沙的辛辣滋味,吃过的却赞不绝口,只因为它的独特美味。这其中有甘梦鱼的甜,阿桑的酸,长茅的辛,辣椒的辣,还有虾膏的咸腥,薄荷的沁馨。

 

我想喜欢吃辣沙的人一定是幸福之人,像娘惹与巴巴那样,那属于传统的东方,但却是异族联婚,而又能和平共处。通常喜欢吃甜的人不一定喜欢吃辣,可是吃辣沙不同一般,它是搅和的肠胃,酸甜苦辣一起来,蛮刺激性的食物。还有一点特别的是,它是圆滑的;我指的是辣沙条不像其他吃食的粉面那样粗糙。

 

 我就听说过有人要乘飞机打包槟城辣沙给他的枕边人吃,因为她刚刚害喜,想要吃酸性食物,特别是辣沙。

 

槟城是吃的天堂没错,街头巷尾买的卖的都是日常小食。早餐午餐晚餐宵夜,到处都是档口林立,还有流动性的小贩面档。即使坐在厅堂不出门口也知道外面有什么买卖的流动小贩。喇叭吹号的是鱿鱼蕹菜,现在倒是很少听到号角声。原因鱿鱼蕹才并不是一道平民小食,而是餐馆的列牌小菜。一听到占板声便知道是卖“鲜鱼”的来了,敲竹筒的是卖云吞面的没错,当当当,碗碟敲击的叫卖馃条汤。

 

在槟城比较特别的是蚵仔煎、鱼丸汤、黑汤圆,还有我小时候最爱吃的豆干煎。其实卖蚵仔煎的不多见,而且要新鲜的蚵仔炒起来才好吃。最著名的是杳田仔一间餐室卖的蚵仔煎,想来我也吃不上几回。从前看青蚵嫂撬蚵仔的情景,那一网青青涩涩的蚵仔,原是堤岸墩旁化壳的青石苔,却原是海浪奇珍,那是有生命的贝壳类!而且身价不凡呢,一斤蚵仔比起甘梦鱼还要贵上几倍。

 

蚵仔煎我吃过好几回,粘粘稠稠就像纠缠的梦,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它的美味,所以暂且表过!那么接下来的冬粉鱼丸汤、黑糖姜花生汤圆,我想你大概也吃过吧!

鱼丸汤的内容计有鱼丸、肉丸、冬菜、冬粉,还有几片油炸鬼。每当节庆酬神锡的街边摆档必有卖鱼丸汤、卤肉炸虾卷、卖四果汤的(吉隆坡叫六味汤)等等,颇受欢迎。而吃汤圆的岁月却是我小时候的甜蜜美梦,不必等到八月中秋,月圆人亦园。

 

时代不断推前进步着,旧日景象都不复存在了。那个年代生活的人最是朴实无华,做买卖的做买卖,不偷不抢,生活实实在在;做小贩的都是小本经营,但也足够挑起了整个家庭生计。每家每户并手抵足的过着清苦日子,也容易满足。

 

卖豆干煎的有之,卖曼煎糕的有之,卖芝麻糊、豆腐花、豆浆、干冬、红糯米等糖水的到处都有。清晨推着摊档到巴刹社尾买卖,或沿街做生意。卖豆干煎的看似简单,只要一块一块的放在镬铁上煎成金黄色,然后配上一小碗的辣椒酱。这里面有蒜、芝麻、碎花生,单是那辣椒酱就够考功夫了。吃虽然普遍,但在清晓推磨白豆黄豆这等清苦耐力你懂吗?

 

还有那挑着肩挡卖各式各样娘惹糕点的印度人,也挣那一点一滴赚来的血汗钱,日后衣锦还乡。在槟城,印度人除了理发,做报摊,送鲜奶,收购旧瓶樽,卖面包之外,还有买MayungTupu PiringApung Malik这等馋人小食,相信你也吃过吧!

 

当然印度人Mamak档最著名的小食要属Roti Canai 了,我称之为锅贴面包。简单的吃法是沾糖,丰富一店的可以用大葱、鸡蛋作配,加上黄豆粕,印度风味的咖哩辣椒酱料。这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我本身最爱吃印度人卖的椰浆绿豆汤,加上些许的糯米团。

 

也许这里有很多小食名堂是你不曾听过或尝过的槟城风味,但却是我小时候最值得回味的地方小吃。譬如社尾的花卷油炸鬼、咸浸饼,五盏灯老妇人卖的岁月汤圆,以及走街串巷买卖的乐乐、黑糖黄豆糕,还是“武莫查查”,就是用椰浆来煮糖水的杂锦一锅;这里头有番薯、芋、碗豆、白薯粉等遗落的梦。

 

也许现在变得不馋不那么喂食,也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了,虽然还在发育期(第二度发育?)。我们兄弟姐妹最期待的就是等爸爸买宵夜回家,到紫罗兰酒楼买“大板”炒面回来,好好享受丰富的宵夜,毕竟这不是常有的事。就像平常那样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只有节庆或祭祀时才有大鱼大肉。

 

然而现在即使天天吃快餐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我喜欢旧日的心情,偶尔到平安路吃一客红豆冰加雪糕那样的赏心乐事,但那样的心情可遇而不可求。

 

快餐是舶来品,是西方速食,讲究包装、广告宣传;为适应社会变革,科技发展而产生的饮食文化,不单只是做到投资经营,而是企业化。

 

在大马,在吉隆坡城市各地,还有饮食天堂的槟岛,快餐服务已成了商业竞争,各出其策,各出其谋的尝试吸引现代的饮食男女。像肯德基家乡鸡,麦当劳汉堡包那样的连锁经营,不但在电视大打广告,什至广告心理学都用上了。其他还有Pizza HutWhite CastleSatay RiaA&W陆续开张的饮食产品,什么美味炸鸡、披萨蛋塔、萍果派饼、咖哩油炸面包、沙爹、炸薯条、冰淇淋、冻热饮品排山倒海式的涌入市场,一想起就让人垂涎,食指大动。

 

这些或多或少都影响到槟城的小贩生意,这些传统的街头小食不得以也要硬着头皮作战,也许该讲究点卫生,也许推陈出新,把食物弄得更好吃,也许价钱合乎一般生活水平。槟城小食档不但没有关门大吉,反而更蓬勃和旺盛,就连高级知识分子也要放下文凭加入小贩的行列。

 

快餐饮食虽然享受,但也只能偶尔为之吧!吃炸鸡吃多也会腻,冰淇淋汽水吃多喝多也会生病,更何况我们一日三餐吃的是白米饭,所赚的钱毕竟也有限,总不能一日三餐像外国人那样把汉堡包当饭吃,汽水当白开水喝。

 

而且槟城小贩食物的多样化至终是教人难忘的,从我小时候成长到我离开故乡,再从都会吉隆坡辗转回来,月始终是故乡园。槟城小吃始终是馋人的美食,夜晚新观仔角的海岸堤边总是教人流连忘返,不但门庭若市,还星空璀璨呢!几乎所有的槟城美食都在这里传开来。

 

我喜欢小时候街头巷尾的景象,一切事物都是那么平凡深刻。清晓的街角有卖福建面和咸蚵粥,早餐都是父亲从社尾巴刹买回来得的。正午时分有一对姐妹花开市卖芋头饭,就在一家面包店隔壁的小档口,好多干粗活、踏三轮车的都在这里吃饭。晌午的风闲闲吹过,三点过后便会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卖米粉糖水的老妪来了,卖“鲜鱼”、辣沙、馃条汤的也来了。卖云吞面的就停在家门口不远,隔街有卖咖哩面的排挡,对了,今天卖红豆冰、罗渣的怎么没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