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志


 


感情是一点一滴累极


爱情是一点一滴升华


从来没有的想法自由到灵魂的飘荡


像海一样平静下来抹香鲸的眼泪有你的


渴求和骚动


谁都没有把握为了一棵树而放弃


整个森林,只是尝试不孤单


用身体说话依偎着体温


温柔月光下念起诗来是多么清凉


透明


 


可以不要有孩子如果不要像葡萄累累


如果穷一辈子是否还可以


白发人间。没有小说也


就不会有甜蜜对白


也许鲜花解语巧克力窝心


也许记得也许忘记多年以后茶米油盐的


争吵怨怼,不管是不是冷冻期


抑或七年之痒仍必须


坚持走下去


仍必须同床


共枕


 


有些事隐瞒不了有些话太残酷伤人


像野兽失去毛发魂梦依依


你会感觉有点冷


当你回头看我一眼寻求慰籍


当我还是你的另一半身体


不完美的结构


就像爱与欲


夫与妻


 


睡梦里总有一些缠绵或悔意独自守候


就像门前的落叶随风起舞


我也想尝试说给你听:


十年修得同船渡


百年修得共枕眠


也许平凡最好就这样一辈子清清淡淡


就像喝一杯白开水


就像吃一碗白粥


 


生平没有太大的惊讶或惊喜


蓦然巧遇风雪冷


我赶在早春赴你所约想象你脸上绽放的花季


敢情花开羞涩


爱情有点腌味


我愿意沾上过年的喜庆


办一场白纱的


婚礼。


 


(南洋商报/南洋文艺  /钟可斯  17/04/2004  星期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