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影迷VS老戏院


槟城还有几间大戏院、旧戏院、老戏院可供凭吊,其实不多了,像我这类走过岁月沧海桑田的戏迷影痴来说,都不复存在了。硕果仅存的惟有奥迪安戏院,处在槟榔律交通繁忙的上环,面对着旧式的东方酒店旋转霓虹灯上映着宝莱坞生死恋。走过一片殖民地没落的人潮,我愈发怀念当年属于嘉禾院线的空前盛况,《唐山大兄》、《马路小英雄》、《鬼马双星》都是一等一的戏码,如今都成了萧瑟的明日黄花。



槟榔律从双程路改成单行道,看戏的人潮早已萎缩躲在家里看盗版数码光碟,年轻人周末赶上迷你戏院或综合电影院线的热潮,这才感觉有那么一点大时代的歌舞升平,享受着五花八门的娱乐人生。那天约了不是标准影迷的妻子去合您广场黄金院线看奇洛李维斯的《驱鬼战神》,偌大的银幕舞台,倾斜弧度的观众席情侣座看起来有点宏观,观众的热情共鸣让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当年辉煌的看电影时代,那时我专用袖珍的日记簿记录大大小小看过的电影场数备注:好看不好看,看了几次。用报章戏名广告来做标签,平均一年两百多部电影的战绩,最高纪录一天赶五场电影,有时看得浑浑噩噩,有时候越看越起劲。



是的,那是我黄金时代标榜的戏梦人生,像那些走江湖跑码头的歌伶戏倌,咿咿呀呀的骑马走唱,像布袋戏的唱双簧,戏班歌台的跑龙套显声艺,大银幕大戏院的声色犬马,仿佛都有我漂泊动荡的灵魂。虽然那不是战乱时期,然而我是三岁定八十,对看戏或演艺艺生涯早已痴迷,大时代的明星偶像于我如沐春风的陶醉在那一隅街角向晚的梦魂中。最初是拖着父母的衣角到柑仔园的联邦戏院观赏凌波、乐蒂主演,李翰祥导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与你海誓山盟情已定,我心中只有你祝英台……“,楼台会一曲未完我早已泪眼如倾,那年我才读小学一年级,不知情为何物,对黄梅戏曲早已情深意重,仿佛是生在古代的扬柳岸晓风残月的兴叹!



柑仔园那头挂着画匠的电影海报彩色看板,那是一幅巨大摹拟的明星剧照油画。从前流行明星随片登台造福观众,就像阖府统请那样举家看戏,顺便到柑仔园灯火通明的大草场逛夜市场买日常用品吃宵夜。中南、国宾戏院在上,从柑仔园到阿依淡路不远,都是半新不旧的老牌戏院,观众不多最早被拆除,我印象最深是看李丽华主演的《白牡丹》,黑白片染成一片血花,像戏院的前身,军阀时代的一幕红伶泪,我只是偷偷的舔着柠檬奶昔香草冰淇淋,因为看不懂而吃吃的笑。柑仔园再下是星光戏院,那些年台湾文艺爱情电影大行其道,双林双秦就此打下一片江山,我们的爱情观是如此唯美浪漫,讲究三厅式的琼瑶对白,除了拍拖看电影漫步沙滩也没有更迷幻的了。我记得有一次在星光戏院看半夜场电影,看张玲的武侠剧《保镖》,结果半途电流中断,看得人仰马翻,散场已是凌晨两点半,如星星在点灯,马路上流水一般突然静止。



高中时代乔迁至霹雳冷的巷口木屋区,似乎看电影的热潮已过,但总喜欢独个骑着单车到大路后的唱片行购买录音卡带,那时流行台湾民谣风,流行着刘文正的刘氏唱腔《三月里的小雨》和恬妞处女专辑《我骑着一部单车》,大路后就只有那么一间美都戏院上映着过去式的爱情文艺影片,像刘文正、吕绣陵、云中岳主演的《云且留住》或归亚蕾、恬妞主演的《蒂蒂日记》,而今洗尽铅华成了白色教堂。我想最卖座也比不上坡底大戏院那样的得到观众影迷的捧场,碰上好戏更是场场爆满必须排长龙预购门票,半夜场还有黑市的黄牛票。我说的是新春满园的新都戏院,上映的卖座电影计有《人蛇恋》、《刘伯温传》、《老子有钱》、《负心的人》(拷贝重映)、《搭错车》、《欢颜》等等温情鬼怪武侠文艺爱情大悲剧,在电影低潮期还会安排陈惠珍领导的玫瑰艳舞团给观众振奋士气压压场,当然我们学生哥还是会觉得儿童不宜,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总在夜黑风高时一个人赶着半夜场,看王钏如主演的《子夜歌》感觉那样的鬼影幢幢。七八十年代的电影院也许并没有数码的立体身历机那样的音响效果,然而电影始终是普罗大众最佳的娱乐,票价更是大众化,从三号位的65分,二号位的1块钱到1号位特别位的块四两块钱不等。每个影迷观众都有权利享受他们的消费娱乐,享受空调冷气的情绪波动,随电影剧情高潮迭起或泪眼盈眶。那时候我的读书零用是一块钱,我拼命储蓄也只是为了多看几场电影,买一些精致的电影杂志,像《银色世界》、《银河画报》、《中外影画》、《香港画报》或《MOVIE NEWS》等等,或到旧书摊购买旧时代的《南国电影》,看得入迷入戏。比今时今日的偶像更值得回味,因为有一种时代的传奇色彩。



有人说林青霞是中国最后一个女明星,说得也是,没有多少人看过她的处女作琼瑶小说改编的《窗外》,我也没看过,因为台湾禁演,电影不能发行。我观赏她的第一部电影是刘家昌导演的《云飘飘》,男主角是谷名伦,在槟城莲花河的京华戏院上映,你一定不知道。星槟日报旧报社你知道吗?文秀汽车有限公司你知道吗?现在的城市海湾酒店你知道吗?不妨上酒店的旋转餐厅享受一顿烛光晚餐,喁喁细语倾听菲律宾驻唱歌手的怀旧西洋乐曲,迷人的萨克风,居高临下眺望槟城的夜色,不一样的灯火阑珊。京华戏院倒成了旧时代的春梦,了无痕迹,我在这里看过甄珍、邓光荣最红时期的许多电影,像《白屋之恋》、《天使之吻》、《一帘幽梦》、《浪子与女学生》等卖座电影,邓光可是当年女学生的最佳白马王子,一身的白衣白裤,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在大戏院的没落时期,唯一的高潮是戏正上映着嘉凌主演的《妈祖》,之后躲不过城市规化发展的命运,就像KOMTAR摩天楼的堀起,多少大戏院、旧戏院、老戏院被轧、或倾倒坍塌了,前尘旧梦都成了眼前的迷离,唯一的惟有我还在观影怀旧。



不是门前冷落,就是已成废墟,不是改成教堂礼拜,就是成了露天停车场,成了最新的商场购物中心,或空置在那里,等候新的发展用途,像中路的嘉宾戏院、车水路的丽士戏院、调和路的大华戏院、汕头街的中山戏院,佐达广场楼上的迷你戏院,都曾经有我观影的足迹,有我的欢笑和娱乐,伴着我不致于孤独的成长。嘉宾戏院最喜欢放映一些异国情调的惊栗性电影,像当年轰动上映的《人蛇情仇》、《蛇魔女》、《虎妻》之类的电影,有点勾魂摄魄的捉住观众的冷然好奇心,有点异类的民间传奇故事。丽士戏院最精彩的就是放映一些灾难片,像《海神号历险记》、《大地灾》、《九霄惊魂》及后期的印弟安那琼斯探险片《夺宝奇兵》,那是好莱坞电影最卖座的全盛时期,大华戏院是长城电影的主要院线,时常有优待学生或节庆的免费早场电影可看,你知道吗?和同学们齐齐排排坐看电影是一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这以后毕业不会再有的情景。电影《上海越剧红楼梦》、《刘三姐》、《少林寺》、《中国北京杂技团》是我看过印象难忘的,值得咀嚼回味。而中山戏院看起来有点老旧,当年一起放映成龙的《蛇形刁手》、《醉拳》多少造成轰动,致于佐达广场楼上的迷你戏院专门放映兴都片及淡米尔影片,多少是因为宝莱坞电影线关闭后衍生出来的支线,为了慰藉印度同胞的观影娱乐口味。



我们姐弟总是跟着房东太太和她的女儿匆匆的吃过午餐随后赶一出五点场的兴都电影,你知道一场载歌载舞东方文化浓郁的宝莱坞电影历时三个小时是多么的值回票价,连晚饭也可以省略下来不吃了,港仔乾的百乐门戏院、乐宫戏院是印度电影市场的大本营,充斥着鲜艳的花卉粉末和宗教色彩,加上殖民地的外文色彩淡米尔文化的传薪,兴都片和大宝森节也是槟城人的余兴节目之一,在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增加一抹缤纷的流行色彩,更何况宝莱坞的明星风采一点也不落人后,轮廓分明绝色渗杂着大英列国的欧陆文化而显得时尚,当然还是离不开印度阶层的宗教传统文化意味。我们欣赏的还是它的独特电影风格,像《我的朋友—象》、《人间地狱》、《儿女情长》都是教人难忘的经典电影,观众不分种族阶层前来捧场,打破有史来的票房纪录。



都说过了,童年唯一的观乐就是看电影买票看戏,从大世界游乐场的廉价电影院重映的邵氏出品必属佳片的电影看起,入门票一角可以站着围睹观赏影片,也可以买票进场观看一出精彩的邵氏旧片,像林黛赵雷的《江山美人》、郑佩佩岳华的《大醉侠》、《五虎屠龙》、《毒龙潭》、李丽华的《观世音》、姜大卫狄龙的《拳击》、《叛逆》、《年轻人》、王羽的《独臂刀》、何俐俐金汉井莉杨帆李嘉的《船》、乔庄方盈的《寒烟翠》、李菁的《鱼美人》等等早期电影,那是六十年代初期的伊士曼阔银幕的声色绯彩,那些明星风华正茂绝代无双而我们能够捕捉的也惟有他们的演艺风采,在我们成年以后写下难忘的篇章,像林黛的红颜薄命,也因为这样而沦为不朽。赵雷是皇帝小生,但有没有皇帝的福份不得而知。郑佩佩是一代侠女,看过的武侠片当然不只以上的几部,但之后复出的《七小福》、《卧虎藏龙》也让人觉得她的神采飞扬一点也不减当年。



就像当年一天可以赶五场电影那样的魄力,因为戏院都靠得很近,东方戏院就在大世界侧旁,百乐门过去就是首都戏院,走过槟榔律就是国泰戏院和奥迪安戏院,不同的戏不同的片种都在不同的院线放映,周末假日圣诞节农历年都有强片上档,加映早场及午夜场电影,通常我都会提早预购门票计划时间院线然后看得不亦,通常赶场没有时间吃饭就买热狗带进场或吃麦当劳汉堡包。有时候睡过笼忘了午夜场电影隔天只好再赶早场,每一间戏院都有它的拥趸只要戏好,没听过戏好看但不卖座,就像看周星驰导演的《功夫》,就是一出卖座的娱乐片,它使我想起我所看过的许许多多精彩电影,像《铁金刚》,《七十二家房客》、《精武门》、《如来神掌》、《双旗镇刀客》、《倚天屠龙记》、,《卧虎藏龙》,彷佛借镜重温旧梦,这里头有许许多多70年代遗落的漫画影子,像黄玉郎的《小流氓》、《龙虎门》代表的火云邪神,梁小龙的秃头也像,真是绝顶。



大世界游乐场、东方戏院是新光大广场的前身,七八十年代放映的佳片有《十四女英豪》,《方世玉与洪熙官》、《彩云飞》、《海鸥飞处》、《神打》、《流星蝴蝶剑》、《楚留香》、《乾隆皇下江南》、《赌王大骗局》、《刀马旦》、《东方不败》等等,九十年代虽然力挽狂澜,但观众群开始转向电视小荧幕看周润发郑裕玲谢贤汪明荃的无线电视连续剧,《亲情》、《千王之王》、《上海滩》是颠峰之作,我还着实看过《上海滩》浓缩的电影版,之后周润发也就红透半边天,代表作是《英雄本色》、《碟血双雄》、《等待黎明》、《秋天的童话》。吕良伟也演了《跛豪》、《西楚霸王》等巨片。我在光大楼上的达利戏院看万梓良、赵雅芝、徐少强主演的《疯劫》,也觉得新浪潮的电影始于香港,也终于香港,像《蝶变》、《烈火青春》、《忌廉沟鲜奶》、《男与女》、《碧水寒山夺命金》、《父子情》、《爱杀》、《笼民》都有其可看性,但之后也就越拍越烂越低糜。



槟城的国泰戏院曾经是好莱坞西片的重要院线,卖座鼎盛观众如潮,像当年上映的《星际大战》、《风月俏佳人》、《铁达尼号》都有口皆碑,角楼有银座酒吧,门口有生果档口,凉茶铺、热狗小档、花生果仁都有生意可做。冷气够冷,座位舒适,电影不俗,观众大众化,各阶层人士都有,就像槟榔律上闲逛的游客人潮那样络绎不绝。想吃天津炒粟子就到对街买个半斤八两边看电影边吃个开心,然后的几年当我们高唱毕业骊歌离乡背井为学业为事业奔波的时候,对看电影的那股狂热也就慢慢消减。那些年我在吉隆坡也没看过几部好电影,《末代皇帝》、《蚊子海岸》、《印度之旅》、《法柜奇兵》就这几部,槟城的大戏院、旧戏院、老戏院也跟着陆续的停业,我每次休假返乡也只是躲在家里看录影带连续剧,还好那些年有《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中国历史经典连续剧可看,不致于淡出鸟来,不致于忘了所谓的艺术人生。国泰戏院至今已是MYDIN集团的百货批发市场,看电影也惟有Golden Screen Cinema及Mega Pavillion的综合电影院线可供选择。



渐渐的大部份时间我都在收集读书写作的资料,经营爱情生活也经营中年危机,虽然国际电影出品还是很多很多,像《玫瑰情美国心》、《廿一世纪杀人网络》、《天使爱美丽》、《魔戒三部曲》、《花样年华》、《英雄》、《女人四十》、《小鞋子》、《生死谍变》、《少林足球》、《魔法公主》、《鬼妻》、《小孩不笨》、《卧虎藏龙》、《无间道》等好的电影,但我已经改变了看电影的习惯,不再留恋电影院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不再迷恋明星偶像的周边产品。我看了很多日剧韩剧以及中港台的电视连续剧,几乎都堆满了角色影像特技,即使成龙、李连杰、周润发也不复当年之勇,是的,英雄迟暮。我的英雄早已故逝或落魄江湖,我的江湖路早已隐没在潇潇的雨夜里,就像未来那样莫可名状!


(光华日报/新风    浮世绘/钟可斯     31/08/2006 & 01/09/2006  星期四、五)

13 則迴響於《旧影迷VS老戏院

    • 对不起,慧羚,从前还没有流行数码相机,录像也不是很方便,这类档案照片也只有在报馆的资料室才找得到了,而这些戏院的外观印象只有存在我们的记忆中了。很遗憾呐!

  1. 谢谢回复。可以多聊一聊国宾 中南戏院的点点滴滴吗??我记得小时候父母长带我们到那两家戏院看秦汉 林青霞 林风娇 秦祥林的电影。还有大路后的美都,莲花河的京华 连进都没进过就关闭了, 我是1977年的,京华戏院应该很早被拆除, 我完全没印像, 我懂事后的戏院就只剩下联邦 奥迪安 国泰 首都 丽士 达利 而大华 新都 中山也是在1988,89年重新营业的。

    • 不客气!国宾、中南戏院的观众都是属于阿依淡、升旗山、打枪埔的居民,不必大老远跑到坡底看戏,上映的都是一些二轮电影,还有加映(双影片)的旧戏,相对而言,票价也比较便宜,除非错过了首轮电影,不然我们也会很少搭巴士去到那边看戏,还要拖着几个大小不良的小孩子上路,是很难忘的回忆。是很少人知道京华戏院,全盛时期最多上映台湾中影的文艺、神怪和武侠片,最卖座的应该是嘉凌主演的《妈祖》了,还有邓光荣、甄珍主演的《白屋之恋》、《浪子与女学生》、《天使之吻》等等,这里的地段属于黄金地皮,电影没落时最先被转手兴建城市海湾酒店,隔壁的星槟日报旧报社也是我难忘的旧式建筑物,如今这里成了古迹区,可是莲花河的路名很多人不知道它就是Faquahar Street。

  2. 每逢周六下午2.30在ntv7播放的邵氏电影以前通常都在那一家戏院放映呢??好像今天播放李丽华的杨贵妃是在什么戏院放映呢??还有朱红的画皮,邵氏后期的电影是不是变为广东话啊??我看过邝美宝的“风流冤鬼“1984年的, 你记得是在那家戏院放映吗??请问你有收藏以前的戏票吗??还有旧报刊登那一间戏院上映什么戏??如有我会感激万分。

    • 慧羚,你是在写论文还是专题报导啊?早期的邵氏影片尚未重新拷贝,也无电脑数码修复,所以感觉很残旧,你说的《杨贵妃》也只能在大世界的中央戏院上映,完好无缺的都会在隔壁的东方戏院或中山戏院放映,都是邵氏院线,从前我们看的都是华语配音,除非是粤剧,如《帝女花》或《辞郎洲》。电视(NTV7)播映的主要是后期完成的修复了,粤语配音是为了重播和市场观众的要求吧!主要是针对香港影迷的口味和吉隆坡的观众吧!自从香港电视剧流行到大马,他们也以为观众都是广东人为主,我想如今为了适应中国大陆的影迷不久全部都会恢复成华语配音,不过我买的光碟DVD都是华语版本。戏院广告我早期还有收藏一些,偶尔翻翻旧书还会看到一些,戏票就没珍藏,如今都遗失了吧!很多电影杂志都被迫卖掉、丢掉,不是不心疼的,那是我整个人生的历史。而今只剩下回忆的文字了。

    • 那时候相机很贵重,不是每个人都有,不像现在的IPad、智能手机轻便携带,可以随身拍个不停,戏院文化就像怀旧电影那样等待复修重现它的光芒。从前娱乐少,电影最廉价,现在的年轻人比较喜欢上网,看戏不再是唯一了。想看,在家也可以看。重要是喜欢看戏看电影,喜欢收藏电影光碟DVD,戏院始终是我们那个年代最美好的回忆了!

  3. 还是没人把以前国宾,中南戏院的照片放上网,还有京华,乐宫,百乐门,东方,美都,星光,联邦,嘉宾等等。

    • 没有,没有了,只有那一代人才有的缤纷烙印,光影世界与大戏院的没落,失去的美好时光,只有在文字堆里再起风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